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The Future (4)

从这一章开始养吧唧,我要写恩恩爱爱的日常。

........................

(五)

“不行Nat。”Steve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脖子之间,从壁橱里拿出一只碗放在料理台上。

 

“我不能让他现在就回忆在九头蛇的那些事。”

 

“你只需要问问他关于rumlow的部分,我们必须再次确定他的身份。”Natasha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

 

“他逃脱了,这对Barnes也是危险。”没有听见回应,Natasha再次开口道。

 

“你知道Bucky都遭遇了什么。”Steve靠在料理台边上,盯着那锅冒着热气的蔬菜粥。“我尽力而为,但不能向你保证。”

 

挂断电话,Steve把手机扔在一边,端着那碗蔬菜粥回到卧室里。

 

冬兵又坐了起来,正盯着墙上的一幅画出神。

 

“那是我画的,你觉得还不错?”

 

冬兵听见声音把眼神飘过去,突然想起了之前关于休息的“命令”,不安的动了动,拉起毯子的一角想重新躺下。

 

“Hey,不要躺下了,你得吃点东西。”

 

冬兵舔了舔嘴唇,又坐了回去,机械的吞咽着Steve递过来的粥。

 

“我刚刚在厨房尝了一口,觉得味道还可以。”Steve坐到离床几米远的椅子上,保持在不会让冬兵紧张的安全距离里。他开口说话,没有得到回应也不怎么介意,自顾地往下说着。

 

“你原来总是怕我食物中毒,还说我做的所有饭都一塌糊涂,然后把我抓到你家去。”

 

冬兵吞下嘴里的粥,鼻尖萦绕着蔬菜粥咸香的味道。Steve像是陷入了从前的回忆,目光柔和的看着他,但冬兵觉得他只不过是透过这幅皮囊在看那个已经死去的灵魂。

 

没有用了,你只有我了,他突然这么想到,心里泛上一股不明不白的恼怒和快意,手里的粥变得寡淡无味。

 

冬兵把碗扔到桌子上,翻身躺回去。

 

“Bucky?”Steve站起来看着碗里剩下多半的粥。

 

冬兵哼了一声,转过头来。

 

“我不是Bucky,不是原来那个。”他说。“你给我的任务是变回原来的Bucky吗?”

 

Steve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听着冬兵细微的呼吸声。他的眼睛像原来一样,眼角微微有些下搭,眼珠是漂亮的灰绿色。眉尾处有一处细小的疤,淡的看不太出来了,那是二战战场上被流弹碎片划伤的。他的嘴角就像七十年前的Barnes中士一样,紧张的时候会抿起来,等着Steve的回答。

 

Steve低下头笑了笑,眼里闪着细小的光芒。

 

“不,Bucky。”他开口说道。“我从没有想让你变回七十年前的你。”

 

“战争分离了我们,让我们的故乡面目全非。我还能奢求什么?我只是太渴望了,渴望你活着,渴望你在我身边。我悔恨七十年前没有抓住你,悔恨我的鲁莽,这些悔恨每日每夜都腐蚀我。”冬兵静静的听着,Steve的声音像被拨动的琴铉,带着劫后余生般的喟叹,传到他耳中。

 

“我活着,让你高兴?”冬兵盯着他,绷紧的身体放松了一些。

 

“是的,你是……是独一无二的。你还活着,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不是你的错。”冬兵再次出声说道。“七十年前,不是你的错。”

 

Steve愣了愣,在床边坐下来。

 

“是我把你带到危险中,没有阻止这一切发生。”

 

冬兵慢慢的挪动着,把头靠近了Steve的腿边。

 

“不是你的错。”他重复着。

 

Steve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轻轻摩擦着他露出的后颈。

 

“我不是你的接管人Bucky,你是自由的,你可以做你任何想做的事,只要你觉得正确。但是我恳求你能留下,我愿意把我的生命托付给你。七十年前我就该告诉你了,我爱你,超过我的生命,超过这世间所有的一切,谁也不能说服我放弃,谁也不能。”

 

“这是我的恳求,你能留下来吗?”Steve看着他的眼睛。

 

冬兵侧过头,把脸埋进毯子里,只留下耳朵漏在外面,Steve等待着宣判。

 

“可以。”好一会儿冬兵开口发出一个模糊的音节,他的金属臂从毯子里悄悄伸出来,揪住Steve睡衣的衣角,又被他握住抓在手里。



 

(六)

冬兵的情绪平稳了很多,Steve半哄半骗的让他把剩下的半碗粥都吞进了肚子里,为此他甚至磕磕巴巴的讲了一个童话故事。

 

“你还想睡吗Bucky?”Steve抽出一张纸巾擦掉他嘴角的粥渍。

 

冬兵摇摇头,他睡得已经足够多了,超级士兵本身也并不需要这么多睡眠。

 

“那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做点什么?”Steve说。“你愿意和我一起看个电影吗?我上周买了很多DVD,都还没来得及看。”

 

冬兵没什么意见,他努力的想了想电影是什么东西,但没想起来。他抓着自己身上的那条毯子,跟着Steve来到客厅里,坐到沙发上看着Steve蹲在电视柜前翻弄那些DVD。

 

他打量着四周白色的墙壁,印着蓝色花纹的灯罩,窗台上的花瓶里有两支黄色的花朵,被风吹的来回摇晃。他身下的布艺沙发柔软的陷进去,让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些织成的纹路在他手下略过去,带着凹凸不平的触感。

 

冬兵裹紧了毯子,目光转到沙发前的茶几上,那上面有一个果盘,一杯冷了的咖啡,褐色的液体沾在杯壁上,旁边还有一把有点钝的水果刀。

 

这里很干净,也很安全。

 

Steve在一堆DVD里来回挑着,他看着手里的《泰坦尼克号》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看这类结局不怎么好的爱情片了,当然像《七宗罪》之类的惊悚悬疑片也不在考虑范围内。他把花花绿绿的DVD封面拨开,拿起了一张《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37年发布的,我们还一起看过。”Steve回头扬了扬选中的光盘,把它塞进放映机里,然后回到沙发边。“我能坐在你旁边吗?”

 

冬兵向旁边缩了缩毯子,给他腾出一小块地方。

 

电影画面随着音乐开始播放,开头冗长的字幕让冬兵有点走神。

 

Steve很香,他心想到。又悄悄地吸了吸鼻子,那是一种混合着阳光和洗衣液的味道,这种暖烘烘带着生气的味道从四处飘进他的鼻子里。

 

“你想吃点水果吗?来点苹果?”

 

冬兵的注意力重新放回了电视上,没理他,Steve默认他同意了,从果盘里捡起一个苹果,兴致勃勃地开始用水果刀削着果皮。

 

“她在跟几只鸽子唱歌。”冬兵开口道,Steve抬头看了一眼,看着屏幕上的白雪公主正揪着裙角和几只鸟在一起跳舞。

 

“大概鸽子可以听懂她在唱什么吧。”Steve含混着说。

 

冬兵张了张嘴想反驳,又觉得麻烦而没有意义,干脆缩着毯子朝沙发边靠了靠,离Steve远了一点。

 

Steve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到了一点嘲笑,有点委屈的继续削那个苹果。

 

两个人相安无事的看这部动画片,直到故事进行到猎人奉命杀掉白雪公主那一段。

 

“她没死,是吗?”

 

“你记得?”Steve把果皮丢进垃圾桶里问道。

 

冬兵看着他,然后摇摇头,示意他看着屏幕。

 

“这种愚蠢的手法杀不死任何人。”

 

Steve有点失笑,但他觉得这是从他被解冻以来最幸福的时刻,Bucky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看一部无聊又可笑的迪士尼少儿电影,温言软语地讨论里面的杀人手法可不可行。他甚至屏息了一小会儿,才止住鼻腔酸胀的感觉。

 

他把苹果削成小块,到厨房里找了一只碗把它们放进去,浇上一些沙拉酱,拌了好一会儿,让乳白色的酱汁均匀的包裹在果肉上,才拿上勺子走回去,把它递到冬兵手里。

 

冬兵没有拒绝,从毯子里伸手接过来,慢慢的往嘴里送着那些苹果块。

 

“我以为你会给我留一块儿?”Steve眯着眼睛笑道。

 

冬兵愣了愣,停下咀嚼的动作,看着碗里所剩无几的水果,用俄文嘀咕了一句什么。Steve听不懂,但觉得不是什么好话,他期待的看着冬兵,期盼着他能用勺子喂给他一块儿。

 

他想多了。

 

冬兵拿起勺子飞快的把剩下的几块水果塞进嘴里,然后把碗扔给Steve,他手忙脚乱的接住,看见碗里果然只剩下了一块拇指大小的苹果。

 

他哭笑不得的接受了来自冬兵的好意,把碗放回茶几上。

 

电影播放到皇后制作毒苹果的剧情,冬兵的目光游移到刚刚的果盘上,Steve考虑自己要不要跟他保证下他绝没有往里面下毒。

 

“她死了吗?”Steve听到声音回过神来,看到白雪公主被小矮人们放进了水晶棺材里。

 

“没有Bucky。”

 

“但是她被放进棺材了。”

 

“爱她的人马上就会来救她。”

 

“她就可以活过来了?”

 

“是的。”

 

冬兵不再说话,两个人安静的看着电影的结尾。英俊的王子骑着白马来到森林里,他看到白雪公主的棺材,悲痛万分,忍不住俯身吻了她的嘴唇。白雪公主从昏睡中醒来,跟随王子离开了森林。

 

电影里的童话书慢慢的合上了,屏幕上出现了“剧终”。冬兵舔了舔下唇,扭头看着Steve。他穿着和他身上一模一样的睡衣,金色的头发像是布鲁克林十月份的阳光。

 

布鲁克林十月份的阳光?冬兵对自己脑子里出现的形容有点疑惑,他似乎想起了些模糊的画面,几条街道和一个小巷子。他盯着Steve,猛地伸手掐住他的脖子。

 

Steve吓了一跳,又不敢贸然还手,只能僵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但冬兵的举动过于出乎他的预料了,他凑过来,吻住了他的嘴唇,虔诚的,小心翼翼的,就像电影里王子吻向公主的画面。Steve怔愣着接受了这个带着苹果味,干涩的吻。

 

这个短暂的吻很快就离开了,冬兵放开Steve的脖子,看着上面的红痕有点心虚。他坐回自己的毯子里,盯着Steve的眼睛。

 

“对不起。”他说。“希望你的Bucky也能活过来。”


TBC

评论(41)

热度(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