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生活守则(小甜饼,一发完)

唧唧歪歪的日常,来吃点糖哇。

...........................

1.

Bucky觉得自己需要一些命令。


Steve坚持这不是命令,是一些他们要遵循的生活守则。


守则和命令有什么不同?Bucky心想着摊开笔记本,你不告诉我,那我就自己总结吧。




2.

第一个命令,疼要说出来。


新手臂跟神经的对接很疼,但比九头蛇给他装上的那个要好的多,痛感维持在可忍受的范围之内。


Bucky清醒过来活动着眼球,透过半垂的睫毛看到Steve小心翼翼的摸摸金属臂和肩膀的接口。


医疗队可能把所有的后遗症都告诉美国队长了,不然他不会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露出这种紧张又可怜的表情。


“疼的很厉害?”他半扶着Bucky坐起来,在他腰下塞了软枕。


“不厉害。”Bucky想尽量坐直一些,但没一会儿脊背都开始发木,细密的疼痛沿着神经元扩散,让他被子下的躯体想要哆嗦。


“医生说你可能会很疼。”Steve不确定的盯紧他的脸。


“可能,”Bucky强调道,“事实上我没有那么疼。”


他调整了呼吸频率,调动面部肌肉露出一个有点古怪的笑:“你能帮我拿杯水吗?”


“当然。”Steve没有疑心,被轻易的转移了注意力,他拿回温热的白水喂到Bucky嘴边,开始谈论今天的晚餐。


接下来的几天疼痛都没有尽数散去,它们像是转变成间歇性出没的毒蝎子,时不时的出来蛰他一口,疼的冒冷汗。


Bucky精神一直不太好,大多时候都委顿的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Steve问了几回,都被他含糊的敷衍过去。


Steve这个电话接了至少有十分钟,等他回到沙发上,电影的结尾已经演完了,开始出现冗长的职员表。


Bucky缩了缩,蠕动着挪到Steve腿上,和着片尾曲听他絮絮叨叨的讲上午在推特上看到的一个小奶猫视频,他的声音低沉又柔和,像一张羽绒被把他严实的裹住。


Steve甚至还学着叫了一声,但这一声实在失败极了,两人都笑起来,Bucky逐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昏昏欲睡的听他说话。


“Bucky,哪里疼?”讲了一会儿Steve突然开口问道。他的语气平稳,像是还在聊那只猫。


“肩膀……”Bucky下意识小声嘀咕了一句,才猛然发现自己上了当。他有些恼羞成怒地睁开眼睛,还没爬起来就被Steve抱在了怀里。


他喘着气,铁了心要从这个庇护所一样的怀抱里退出去。Steve紧紧的按着他,把他箍在身前。


Bucky又挣扎了两下,不会挑时候的疼痛重新扑上来席卷了全身的神经元。他疼的软下身子,躺到Steve怀里不动了。


Steve喉咙发涩,嘴里都泛着一点苦味。他摸索着把手掌贴近Bucky的肩膀慢慢的揉着,把掌心的热度揉进去,企图把冰凉的金属也暖热了。


“我原来的时候,我是说没注射血清之前,什么病都有可能找上我。”Steve一边让手指顺着脊椎往下揉,一边故作轻松的开口。


“我总是生病,还到处打抱不平,很多时候浑身没有一处是不疼的,”他感受到Bucky属于人类的那只手悄悄附在他的腰上,忍不住把他搂紧了一些。“我从来没能成功的瞒过你,也没想瞒你,因为只要你在我旁边,我就觉得不那么疼了,就算你一边涂药一边生气,还敲我的头,也拦不住我这样想。”


既然我瞒不过你,你又怎么能瞒住我?Steve几乎叹息着揉着掌心下颤抖的肌肉。你的面颊苍白,呼吸时浅时深,目光也刻意避开我。你抓着沙发枕的手指关节突起,疼的时候会咬住饮料吸管,把手贴过去悄悄揉。白天你离我很远,夜晚入睡后却靠过来发出轻声的呜咽,我把你使劲儿锁在怀里,还能听见你咬着牙齿的细小哀鸣和疼痛减缓后疲累的呼吸。


我的Bucky,你不能保护了我的前半生,却把自己藏起来独自忍受这些,Steve忍着胸中酸楚,手臂用力,将他上半身托起来,在他的肩膀上落下一连串的吻。


“没什么是我们两个人解决不了的,Buck,”Steve侧头吻住他颈脉。“疼就告诉我,可以吗?”


Bucky安静的听着这些故事,想起一些画面,和Steve的声音融汇在一起。潜伏在身体里不消停的疼痛被赶回原来的地方安分下来,整个人也变得暖和。


Bucky点点头,又想起Steve看不见,提起音量说了一声“好。”


后来Steve给他揉着肩膀,又拿来拧干的毛巾热敷。他伸着一根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笔记本电脑打字,搜索着减缓疼痛的好办法。


看着靠谱就试一试,不靠谱的就当做笑话念给他听。


再后来,再后来就不疼了。


疼要说出来,Bucky补充着写上,Steve会治好它。





3.

第二个命令,不能跟踪Steve。


Bucky总是悄悄跟着Steve,Steve没找到他的时候悄悄跟着,找回来后还是悄悄跟着。


可能他只记得要照看他的后背,保证队长的安全;可能根本没什么理由,他就是喜欢跟在Steve后面观察。


又被发现了,Bucky在巷子口压了压帽檐,看着Steve提了两个装满的超市袋子朝他走过来。


“抓到你了。”Steve把左手的袋子也换到右手提住,伸出手指弹了弹他的帽子。“下次跟我一起出门。”


“我们先去前面的蛋糕店买椰蓉酥再回家,”Steve 说着,握住Bucky露在衣袖外的右手,“他们家做的特别好吃,每天都在排队。”


Bucky点头,抢过一个袋子提在手里,跟着Steve走出巷子。


不能跟踪Steve,Bucky补充着写上,出门的时候就一起去。






4.

第三个命令,选择喜欢的东西


Bucky习惯接受,在成为冬兵的七十年里,他确实对强制接受更为熟悉。


即使现在他脱离九头蛇被找回来,也仍然不善于选择自己想要的,或者是根本不需要,他开始习惯Steve的面面俱到,把他认为好的送到自己面前。


他要做的就只是接受,简单明了。


“中午加一个蒜蓉焗虾怎么样?”Steve在厨房里转了一圈,打开冰箱门拨弄着里面的原材料,他看着满满当当琳琅满目的食材,心情很好地考虑午饭加个菜。


“好。”Bucky很快回答他。


“或者煎三文鱼?”他兴致勃勃的看到接下来的一样。“还是来点别的?”


“好。”


Steve拿起食物的手顿了顿,目光从冰箱里移开,转到Bucky身上。


他看起来温顺又舒适,穿着Steve买的棉布睡衣,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看他推荐的电影,手里捧着一杯冒热气的拿铁慢慢喝着,那也是三分钟前Steve塞给他的。


Steve敏锐的发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并在几分钟内察觉到问题所在。他大致明白这是Bucky正常的状态,毕竟他很清楚九头蛇都干了什么好事,清楚Bucky在那里遭受了多少难以忍受的折磨,以至于忘记了一些本能。


他转回头,把手里的食材扔回去关上门,发出“砰”一声金属闭合的闷响。Bucky也听到了,他抬头看着Steve从厨房走过来站到他面前。


“你想吃哪样?”Steve笑着打破沉默,语气轻快的问道。


Bucky愣了愣。


“都行。”他说。


Steve的笑容因为这个回答僵硬起来,他证实了自己几分钟前的想法,胸口因为难过骤然紧了紧。


“蒜蓉焗虾?或者煎三文鱼?”他再次问道。


“我不知道。”Bucky低头盯住手里的马克杯边缘,杯里的液体喝了一半,遗留的咖啡渍粘在杯壁上,干成褐色的纹路。“我是说,你决定就好。”


“不,”Steve摇摇头,坚持着抚上他半长的头发,托起后颈让他重新抬起头来。“选一个吧,Bucky,我想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那道菜。”


Bucky就着这个姿势往后靠了靠,枕在Steve温热的手上,他看着那双满是诚挚关切的眼睛,犹豫的开始认真思考,即使他大脑现在一片空白。


Steve没有催促,安安静静地等待着,十分钟后他觉得Bucky可能有点紧张,就思索着小声地开口:“蒜蓉焗虾,你知道的,柠檬汁腌的那种,撒上蒜蓉和黑胡椒煸好的汁。还要加上手撕奶酪烤,你上回说它太甜了,我这次买了新的奶酪。”


Bucky跟着他回忆了一下,有了一点印象。


“煎三文鱼更简单一点,用白葡萄酒和黑椒粉什么的一起腌一腌,放进锅里煎熟就好了。”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道。“我没有做过,但我猜可以这样吃,如果你愿意我们就试一试。”


“蒜蓉焗虾。”Bucky又想了几分钟才不太确定的开口。


Steve倒是很高兴,弯腰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吻:“你选的可真好,等着Rogers大厨的大餐吧。”


Bucky看着Steve回到厨房,把注意力转回电影上,抿着嘴摸了摸额头。


这是一个开始。


下午他们按计划去超市买快用完的日用品,Steve不再囫囵的把东西扔进手推车里。他把Bucky推到货架前,跟他说每一种产品间的区别,一起看产品说明,选洗发水的时候还把脑袋凑到一块儿,在密封的出口处仔细闻他们的味道。


Bucky有时候要选很久,Steve就在一边等着,偶尔提出一点建议,等到他作出决定,就笑着把东西递过去,再由他放进推车里。


Bucky适应的很快,犹豫的时间也开始减短,他选了一些零食,不同口味的饮料,还有买一赠一的蓝莓味沐浴露,甚至自己自主的把一只接近一米长的河马抱枕塞进车子里。他抬头瞧着Steve,用眼神询问他的意见,Steve察觉后弯起眼睛摸了一把河马的头,说了一声“cool.”


他们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还去看了新上映的电影,失败二十次后抓住一个美国队长玩偶,并在外面吃了晚饭。这所有的一切都是Bucky做出的选择,踏进家门的那一刻他觉得筋疲力尽,也隐隐的觉得高兴。


他们分开洗澡,Steve帮他吹干头发后跟他道了晚安。


Bucky每天都在进步,他总会适应好现代社会的一切,适应大家的善意和Steve的爱,他会重新理清自己的记忆和思绪,体验来不及享受的人生。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在此之前这些充满希望和一点点坎坷的时间里,他都会陪他度过。


Steve心想着,又听见卧室的门被敲响。他翻身坐起来,看着Bucky推开门停在门边,金属臂下夹着河马玩偶。


“怎么了?”他问道。


“我想要的,”Bucky眨了眨眼睛慢吞吞的开口,“我想和你一起睡。”


“行吗?”他看着Steve发呆的模样,犹豫了一下继续问道。


Steve从怔忪中回过神来,也对着Bucky眨了眨眼睛,像那只河马一样笑起来,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非常愿意。”他张开手臂,等着Bucky和玩偶一起爬进他的怀里,然后躺到松软的床上。


睡得迷迷糊糊时,Bucky感觉到腰间搭上一只暖和又结实的手臂,他扔掉抱枕,往热源处靠了靠。


选择我想要的,Bucky补充着写上,我现在都能得到它。





5.

第四个命令,给结束任务回家的Steve一个拥抱。


Steve甚至没骑自己的哈雷,他搭了Natasha的顺风车,从任务地点出来就回家了。他累坏了,全身都是泥土和干涸的血迹,制服的好几处还撕破了,露出已经愈合好的肉粉色伤口。


“麻烦快一点,Nat。”Steve按了按嘴角上的伤口,嘶了两声说,“Bucky还在家里等我。”


“拖家带口的感觉还不错?”Natasha调整了后视镜,从中打量着Steve困倦又柔软的神色。


“很不错,”他放松了肌肉靠倒在椅背上,“有时候我们一起出任务,有时候去出自己的单体任务,忙透了。不过只要闲下来,就可以一起去趟公园,看个电影,或者打新出的电子游戏。”


“听上去挺无聊的,”他忍不住笑了两声,“不过这是我一直期望的生活。”


“你知道,”Natasha挑起眉哼笑着调侃他,“想找一个有共同生活经历的人可不容易。”


“噢,得了。”Steve有点脸红,一路上都没再说话。直到到达目的地Steve从车上下来,Natasha才把车窗降下来重新开口。


“是挺无聊,”她说,“不过感谢James,终于把你的住所变成家了。”


Steve笑了笑跟她道别,然后走上台阶敲门。


屋里响了两声,他听见细细嗦嗦的声音,Bucky从沙发上跳下来,踩着拖鞋穿过客厅,门在他面前打开了。


“Hey,Buck,我要在五分钟内躺到床上。”Steve和他交换了一个轻巧的吻,从他身边往里挤,被挡在门口的拖鞋绊了一跤,身体失去平衡往下扑去。


Bucky吓了一跳,神色紧张的甩上门,伸出胳膊去捞他,两人卷成一团狼狈的摔在地板上滚了两圈。


“小心点,Bucky。”Bucky被结结实实的压在下面,Steve护住他的头,皮革手套磕在木地板上发出轻响。


说的像是我先摔倒的一样,他不满的哼了一声,伸手去捏Steve肩膀把他推开。


“让我抱一会儿,”Steve叹着气把头埋进散发着沐浴露香气的脖颈里不肯起来,“你不知道,那群外星鸟可凶了,飞的比Sam还快。”


“你受伤了吗?”Bucky推他的手停下来,迟疑着放在他的背上。


“有,它们啄人特别疼。”Steve听着有点委屈,他把手臂收紧,侧头在Bucky耳边落下几个湿热的亲吻。


Bucky躲了躲,没躲开干脆由他去了,他翻出舌尖舔了舔嘴唇,犹豫着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Barnes中士会怎么做?他努力的想了想,抓住几个一闪而过的画面。


“你可真棒,我的队长。”他凑近Steve耳边轻声说。


Steve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从他身上爬起来坐到一边。他还穿着破破烂烂的制服,看起来被催泪弹击中了,正使劲儿的把眼泪憋回去。


“当然了Barnes中士,”他冲着地上的Bucky敬了一个潦草的军礼,手放下去捉住他的握在一起。“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跟着这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


几天之后,Bucky在睡梦里被拖起来去参加一个任务,他走的时候Steve还没有晨跑回来。


等他回家已经晚上了,路灯把街面照的透亮清晰,月亮弯弯的挂在天上,像香蕉派。Bucky踩着自己的影子从路口转过来,邻居家的狗在栅栏里冲他摇尾巴,家里的厨房亮着灯,Steve的身影转来转去。


他从花坛下摸出钥匙开门,Steve正端出晚餐。


“你回来了,Punk,”Steve把罗宋汤放到桌上就开口抱怨,“下次好歹给我留个字条。”


他从厨房里把菜一道道的往外端,最后一趟时打开Bucky正在偷吃的手。“我跑步回来你走的连影子都没了,还是寇森打电话告诉我的。”


他一手端着蔬菜沙拉的碗,一手把Bucky圈过去抱了抱:“没受伤?”


Bucky咀嚼着嘴里的牛柳摇头,敷衍的回答了他。Steve神色放松下来,笑着伸手擦掉他鼻子上的灰:“做得好Barnes,现在去换上睡衣,我们要开饭了。”


给任务结束的Steve一个拥抱,Bucky补充着写上,他也会给我





6.

第五个命令,Steve画画的时候不可以动。


Steve有时候会去离家不远的公园里写生,画风景,画卖棉花糖的商店,或者踢足球的小孩子。


Bucky坐在他旁边打哈欠,百无聊赖的看Steve调色。


“画我吧,”他突然开口道,“你以前也老是画我,我记得你有一整个本子。”


Steve转头看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笔:“你得保持一个姿势不动。”


“可以。”


Steve笑了笑,换上新的一页画纸,扬起下巴指指对面的长椅:“那你坐过去吧。”


Bucky可能坚持了有五分钟,他更无聊了,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照在身上,暖洋洋清亮亮的,他好像还闻到了刚刚晒过的新被子的味道,那种新鲜的温暖的棉花味,顺着鼻腔窜上去,让大脑迷惑然后下发指令。


想睡觉。


他的睫毛亲热的对剪住,又使劲儿睁开眼睛,迫使自己集中注意力盯着Steve脚边的颜料盒,又转头去看几个穿花裙子小姑娘在草地上扑蝴蝶,还有个金头发的小个子在旁边的小路上遛狗,那只拉布拉多快赶上他大了,呼哧呼哧的往前跑,小个子被拉的上气不接下气,脸都涨红了。


跟Steve似的,他忍不住抿住嘴唇笑起来。


Steve也跟着他勾起唇角,跟七十年前一模一样,Bucky从没有完整的保持过一个姿势等他画完,好几次还倚着窗台睡着了。


不过等他再抬起头,Bucky倒是保持一个姿势很久了,他顺着他专注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了一个卖卷筒冰淇淋的小推车,一些孩子呼啦啦的围在那里排队。


Steve放下手里的画板,翻出钱包走过去排队,买了两支大号的蛋卷冰淇淋,把它递给Bucky,两人并排坐在长椅上吃着。


Bucky舔着自己手里的草莓冰淇淋,懒懒散散的靠在座椅上,伸腿碰碰Steve:“你的是什么味的?”


“芒果的。”Steve把手里的冰淇淋也递到他嘴边。


Bucky就着Steve的手舔了一口,仔细尝了尝,又把他推开,继续吃那只草莓味甜筒。


“抱歉,”他挤了挤Steve的手臂,紧挨着他坐进阳光里。“我动了很多次。”


“没关系,我早就猜到了。”Steve笑着眯起眼睛,指指对面长椅上的画板。“我根本不需要看,闭着眼睛就能画出来。”


“噢......”Bucky吃完了冰淇淋的部分,开始咔嚓咔嚓的咬着蛋卷。“那你怎么还一直抬头看我?”


“因为我爱你,所以看不够。”Steve耳朵有点红,他吃了一口冰淇淋,让奶油掺杂着色素的甜味融化在口腔里。


“记不记得你原来有个女朋友?”他压低声音飞快的开口,“金色头发,很瘦,个头小小的,脸上有点雀斑,你成天都看不够她似的。”


“不记得。”Bucky盯着快吃完的蛋卷撇嘴。


“Karen.”Steve提醒他,“住在学校对面那条街上。”


“你记得可真清楚。”Bucky干巴巴的开口,声音难得的有点恼怒。


“听起来一只大猫就能把她踩扁,”他把最后一口蛋卷塞进嘴里用力咬碎。“谁知道我当时为什么喜欢她?”


Steve耸耸肩:“难说,我可能记得你约过的每个女孩。”


“快别提了,说的好像哪次我没带着你去一样。”Bucky放弃的小声嘟囔着,“我能再吃一口你的冰淇淋吗?”


“当然,不过有点化了。”Steve把冰淇淋递过去。Bucky没有接,他犹犹豫豫的看了一眼芒果甜筒,把它推开,凑上去吻住Steve的嘴唇。


Steve愣了一下,手指插进他的头发,按住他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我可没跟姑娘们做过这个。”亲吻的间隙里Bucky说道。


Steve没有答话,他笑起来,探出舌尖触碰Bucky水润的嘴唇,连眉眼里都带着得逞的笑意。


Steve画画的时候可以动,Bucky补充着写上,不过小心被他绕进陷阱里。





7.

第六个命令,


Bucky想了想,又把这句话从笔记本上划掉。


没有命令,也没有任务,Steve说这是他们生活要遵循的一些守则。


他考虑了一会儿,重新在笔记本上写到:


Bucky家的生活法则第六条,和啰里八嗦还坏心眼的Steve一直一起生活。


写完后他把笔帽扣上,听到客厅里开冰箱的动静儿,从被拆开的包装纸声音来看,是他们上午买的布丁。Bucky把笔记本扔进抽屉里锁上,拉开椅子去和Steve抢东西吃。


第二天,他发现日记被偷看了,因为它就摊在桌子上,页脚被风吹的翘起来。偷看别人隐私的凶手嚣张的很,不仅划掉了“啰里八嗦还坏心眼的”这一行,还在昨天那一页最下面写了几个字。


同意,后面跟着签了Steve的名字。


Bucky用力合上日记本,有点想打人。不过他很快注意到本子的旁边还有东西,是一枚银色的素环戒指。


“你愿意吗?”他听见Steve在卧室门边问。


Bucky捋了一把头发,拿起戒指抛给Steve,看着他抬手接住,无名指上闪亮亮的。


像小时候在布鲁克林,他们坐在房顶上等流星,Steve裹着毯子,没到时间就靠着他睡着了。小 Bucky困的揉眼睛,还是坚持着等到第一颗滑过去的星星,嗖的一下,就像刚刚的戒指,拖着银色的小尾巴。


他在困意里挣扎着许愿,要一直和Steve在一起,就算要分开,也只能是一小会儿。


“快点答应我吧,Buck,”Steve几步走过来,抓起Bucky的手指把戒指好好的给他戴上,“八岁的时候我就决定要和你在一起,我都等了九十年了,你愿意吗?”


“愿意,”Bucky说,“你这个傻瓜。”


谁叫你等九十年啦,他打量着手上的戒指心想,跟着Steve一起笑起来,你要是九十年前这么问我,我也愿意啊。


评论(82)

热度(2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