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情书(小甜饼,一发完)

雷霆刊虐炸了,我要甜一甜。

今天写一个恢复好的冬。

......................

1.

神盾局的医疗队认为Bucky已经恢复的足够好了,但应该减少摄入碳酸饮料,为此Steve把家里最后一瓶气泡草莓汁藏了起来。


趁着他出门晨跑,Bucky翻箱倒柜,全面分析了家里的结构布局和Steve的行为习惯,最后在书房的柜子顶上,一个隐蔽的小箱子里找到了它。


他得意的给草莓汽水插上吸管,随手翻看着箱子里的东西。这些大多是群众寄到神盾局,再转交给Steve的感谢信,当然里面也夹杂着几封女孩们表达爱慕,粉红色勾花边的情书。


Steve给我写过一整本的情诗,Bucky咬着吸管心想,我也得给他写一封情书。





2.


他一直盘算着情书的事儿,直到吃完午饭都在思考。


Bucky盘腿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头发松散的在脑后扎成小揪。这个姿势有点别扭,压得他腿麻,血液流动减缓,从脚趾到小腿都痒,细小的触感让他不太高兴的动了动。


他用麻了的那只脚踢了踢Steve的腰,等着Steve好脾气的往旁边挪开,腾出地方好让他哼哼着伸展开腿。


“我就跟你说不能这样坐。”Steve扬手把剥好的橘子扔给他,抽出一张纸巾擦干净手指上残留的汁水,捉住那只脚捏了两下,沿着脚踝的骨头往上按,给他活络经脉。


Bucky假装没听见他的抱怨,他痒的不行,把橘子大口塞进嘴里,绷直了脚背往Steve肚子上蹭。


“老实点,”Steve作势要去挠他的脚心,吓得他往后缩了缩。“说真的,你做十个俯卧撑就好了。”


“得了吧,我才不。”Bucky哼笑了一声,把目光从电视屏幕上转回来,学着偶像剧里的男主角曲起一根手指,在自己脸上点了点。


Steve停下手里的动作愣了好一会儿,忍不住一直去瞧那双带着温存笑意和一点期待的眼睛。


算了,我要给Bucky所有他想要的,他镇定的心想,耳朵发红的撑住沙发凑过去,在Bucky的唇上留下一个吻,尝到了橘子果肉的香味儿。


“电视上都是亲脸。”Bucky卷出舌尖舔了舔嘴角。


“Steve Rogers就要亲嘴巴。”他目不斜视的捏着手里的脚。


Bucky嗤笑着动了动恢复好的脚趾把它抽回来,翻身把Steve按到沙发上又亲了一口。Steve接受了这个吻,两人紧紧贴住重新粘糊在一起。


这种感觉不好形容,血液滚烫,像被沸腾发酵的酒气熏醉了,沉迷在一只酒精坩埚里。Bucky在咬他的嘴唇,他伸出舌尖去舔他的牙齿,接着舌尖碰触,追逐吮吸着纠缠在一起,隐隐泛着水光。指尖顺着纯棉的睡衣下摆滑进去,抚摸着腰线尾端微陷的腰窝。


很难相信他在梦里都不敢去想的所有事情现在成为日常。他半托着Bucky的腰,闭上眼睛想着他现在所拥有的。温热的躯体,甜腻的亲吻,就像蹉跎在干涸无望的沙漠里,濒临窒息时重获了氧气,丰沛的氧气让你重获新生,接着万物生长,沙漠变成绿洲,你所能想到的一切便都跟着来了。


唇分后,Bucky从他身上跳下来,踩上拖鞋走进卧室里换衣服:“我要出门了。”


“可我一会儿得去开会。”Steve跟着他走了几步,靠在卧室门边为难的开口。


“我记得回家的路,也不会走的太远。”Bucky甩掉睡衣换上一件灰色的套头毛衣,想了想又补充道:“要是走丢了就给你打电话。”


“路上小心点。”Steve被轻易的取悦,他点头同意,出门前给他围上一条绘着暗色条纹的围巾。





3.

Bucky从一个狭小拥挤的饰品店里买了信封和卡纸,在家附近的星巴克坐下,掏出笔来琢磨情书的内容。他仰面靠倒在松软的布艺沙发上,让身体陷进咖啡色的布料里,卡纸举到眼前,看着左下角的的印花发呆。


写点什么,好一会儿他坐直了心想着,灵活的把马克笔转到中指和无名指间夹住,拿起小叉子吃了一口芝士。


不能用夸赞姑娘们的方法,想想看,他给 Steve 的情书里写着,你是我的小蜜桃。


就算在他眼里Steve真的又甜又好看也不行,那太可怕了,世界上哪有这么大只的桃子,Bucky用力的吞下嘴里的蛋糕,忍不住笑了一声,划掉已经写好的一行字。


或者回忆回忆过往的事儿,尽管我记起的不多,他在划掉的开头下写上另一句,读了读又觉得太过文艺。


如此反复十几分钟之后他开始觉得暴躁,想着干脆搜索一首情诗抄上,找了几页又嫌他们并不如Steve写的好。


不如最简单的,Bucky喝掉最后一口拿铁,在纸上潦草的写下一句话,把它折好装回信封塞进口袋里,临出门前买了一支一美元的棒棒糖,希望能在Steve收到这封糟糕的情书时弥补一下。


从店里出来正是下午的好时候,阳光把云彩的轮廓清清楚楚的勾出来,它们蓬松柔软,白晃晃亮堂堂的飘在天上,像烧了糖边的炒酸奶,也像裹了锡纸的花生牛扎糖。


棒棒糖的包装纸也很诱人了,Bucky把糖从口袋里掏出来看了几眼,又看了看,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吃了它。




4.

情书没有在当天下午被送出去。


Bucky回家,正听到Steve在书房接电话,他们又有了新的麻烦,任务棘手,他在电话里和Natasha讨论了几个方案,逐一分析利弊和成功的可能性。


Bucky把那封情书塞回口袋里,坐到沙发上等他们讲完。


“好的,我们明天会和。”Steve挂断电话,筋疲力尽的揉着太阳穴,拿起杯子去客厅接一口水喝。


他太专注,甚至没听到Bucky回家的开门声,以至于在打开书房门时怔忪在原地。


“你回来了Buck。”Steve很快反应过来,舒展开紧皱的眉头笑了笑,穿过客厅在饮水机处接了满满一杯水灌下去。


“明天有任务?”


“对,”Steve喝水的动作顿了顿。“一个小麻烦,没什么危险。”


“我跟你去。”


“不行。”他把杯子放回桌上,僵硬的转过身来看着Bucky重复道。“不行。”


“你说没什么危险。”


“不管你刚才听到了什么,相信我能解决他们,”Steve说,“你现在没有完全恢复……”


“我早就恢复了,Bruce也说我恢复的很好,”Bucky挑着眉打断他。“你现在不一定打的过我,Captain,想过两招试试看吗?”


Steve并没有跟着他难得的玩笑话往下走,甚至没有流露出一点笑意。他喉结滚动两下,才缓慢的开口:“不Buck,我是说你的精神没有完全恢复。”


空气里的气氛沉下来,开始变得尖锐,Bucky听到他第一个音落目光就冷了。


“你不相信我。”他难以置信的开口,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冰锥扎进Steve的心肌,让他疼的哆嗦。“你担心九头蛇留在我脑袋里那些该死的东西会让我失控,你担心我会再次变成武器?”


“不!当然不!Bucky,”Steve皱起眉摇头,两步跨过地毯走近沙发,伸出手指摩擦着细软的发丝。“你怎么会这样想?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你。”


“那就让我去。”


“我只是不想你太早参加任务,Bruce说过一些画面可能会刺激你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它们会让我精神崩溃?”Bucky笑了一声,抓住他的手臂甩开。


“我不会,Rogers。”他一字一句的说,“我会最高强度的完成任务,你以为我没有遇到过?那些血和脑浆粘在我身上,到处都是尸体。不管你给我什么见鬼的任务,我都能完成它。”


“最高强度,这正是我最害怕的,”Steve绷紧了下颚,为Bucky完全没有理解他的意思感到焦躁。四倍的自制力一到Bucky面前就统统消失了,他现在像是16岁的傻小子一样易怒、委屈,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强硬。


“你必须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再去完成任务,”他盯着Bucky的眼睛说道,那双眼睛一直很漂亮,像白桦树的树汁一样青翠的绿色,笑起来跟人们所能想象到的天使绝无出入,而现在它们危险的眯着,里面燃烧着怒火和焦虑。“你能保证吗?”


“滚你的,”Bucky大声的反驳了他,“说得就像哪次你保证过一样!你七十年前每天钻进巷子里打架的时候怎么不保证?你把炸弹当气球冲进包围圈的时候怎么他妈的不保证?”


Steve开始意识到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他企图转移话题,便努力的笑了笑,重新抚上他的头发:“好了Bucky,我们不要吵了,都是我的错,让我们说点别的。”


“我杀过很多人,”Bucky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沉默一会儿才压下声音继续说,时间久到让Steve几乎以为他要妥协了。“我知道该怎么找到他们的弱点,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找机会偷袭你。没人比我更合适照看你的后背,你七十年前就该知道。”


“是的,我知道。”Steve立刻回应了他,并补充道:“那并不是出自你的个人意愿Buck。”


“我做了,他们告诉我这会让一切变得更好,我不知道.......但我做了。可现在我想起很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顿了顿,“我记得说过得跟着你。”


“是的,你说过。但不是现在,”Steve小心翼翼的按住他的肩膀捏了捏,试图让他放松下来。“至少不是明天。”


反着光的金属一闪而过,Bucky从沙发上弹起来,迅疾的扑上去,拳头擦着他的耳边落在靠背上。Steve没想到他会动手,打从Bucky的记忆开始恢复之后,他都温顺的像一只懵懂的幼虎。


Steve没有还手,甚至没有动,在Bucky没什么力道踢上他膝关节的时候顺从的倒下去。Bucky用力的把他按进沙发垫子里,看起来气急了。他使劲儿咬着牙,鼻翼翁动,气息不匀。


“你要让我等在这个房子里,让你一个人去跟可能长着八只脚的怪物打架?”Bucky把目光从茶几上那把锋利的水果刀上移开,嗓音沙哑,像吞了磨人的砺石,“让那些鬼东西都有机会偷袭你的后背?让我在这个房子里没有一点办法?让我从新闻上或者Natasha的通讯器里知道你是不是活着回来了?”


Bucky的眼神太凶狠,也太委屈,他整个眼眶都红了,里面蒸腾着水汽,眼珠一动不动,急促的喘息着。Steve有些缺氧,忍不住移开目光,难受握住始终没有用力的金属臂,把他按进怀里整个的抱住。


“七十年前107步兵团被俘虏的时候你为什么来救我?两年前我脱离九头蛇逃走之后你又为什么来找我?”他听见Bucky嘶着嗓子问。


“我必须这么做。”Steve压下胸中酸楚低声道。


“那么我也一样。”Bucky把头靠在他的肩窝里:“即使这样你也不让我去吗?”


Steve沉默着,他们对峙,互不相让,摸索着用自己的方式想把对方护在方圆之地。


我只想用骨肉建起铜墙铁壁,用血脉劈出河流,只想握着你的手,把你跟阴诡的恶意和腥躁的鲜血都隔开。我只想把你藏的严严实实,让那些操蛋的东西都找不到你,让你离它们都远一点,再远一点。


“是的。”Steve说,“你不能去。”


他们谁也不敢开口了,安静的压抑着呼吸。Steve尽可能的让Bucky和他靠的更紧一些,直到金属手臂搭上他的肩膀,缓慢的注上力把他推开。


Bucky没再和他争辩,绕过沙发转进卧室扣上了门。




5.

Steve把手臂横在眼睛上,直到六点才从沙发垫子上爬起来去做晚饭。


他心不在焉,切土豆块的时候划破了食指。他盯着渗出血的同时以肉眼可见速度开始愈合的伤口,心烦意乱的把土豆丢进垃圾桶里,翻开手机通讯录订外卖。


他滑动着屏幕,看到一家标了星星的披萨店,记起昨晚他们还讨论过这家店的芝士配料味道有多醇厚。


Steve叹了口气,编辑短信订了餐,备注加了两人份的芝士。


他在逐渐昏暗下的客厅里坐着,电视柜上摆着他和Bucky的合照,照片尺寸明显和镜框不太相符,镜框里被他塞上纯色的卡纸做背景,照片立在正中。


那不算是一张真正的合照,有人在七十年前保留下的视频中截出他俩的画面,调了色发到推特上。他暗搓搓的存进手机里,在商场的免费打印机处拿到了实物。


镜框里的Bucky唇边微微翘起,双颊笑的泛起红色,睫毛的影子闪烁着投在眼下,目光像清静氤氲的汤泉,带着暖和的温热星星点点落在Steve身上。


…………

“我就快赢了。”Steve丢掉手里的垃圾桶盖子,拍拍身上沾染的尘土没好气的说。


“是,是,我知道。”Bucky懒散的拿腔捏调,把尾音拖的老长。“你要是叫上我,我们早就赢了。”


Steve抬头瞟了他一眼,脸上都是打架落下的灰,眼神跟一头小倔驴没什么差别:“你不用每回都来找我,那些混蛋也沾不到便宜。你要是总带伤回去,Barnes夫人会担心的……”


“闭嘴吧Stevie,”Bucky耸耸肩,不在意的打断他,揽过他的脖子把他紧紧的抓进怀里。“你要是总带伤回来,小Barnes先生也会担心的。”


Steve含糊的发出了一个气音,火气也不旺盛了。Bucky得逞的笑起来,眯着眼睛凑到他的脸边,曲起手指点点唇角:“快来谢谢Barnes骑士的救命之恩。”


“别人都是亲脸,”Steve嘟囔着说。


“Bucky Barnes就要亲嘴巴。”他浮夸的哼哼着开玩笑,被Steve抓住领子揪下来吻住嘴巴。


这是一个急切的吻,他们莽撞的吻在一起,还让牙齿磕到了嘴唇,但这个吻又像松饼里带着果肉的蓝莓果酱,在巷子里斑驳的阳光下融化了,炙热的鲜美的全溢进口腔,甜的要命。


“要是被看见就完了。”Bucky耳根有点发红的对Steve眨眨眼睛。


“我才不管,”他抬头笑了笑,把自己的领带重新系整齐,“爱情是没错的,不接受任何质疑。”


Bucky舔舔唇边,把他的Steve重新揽回怀里,下巴搁在怀里骨头硌人的肩膀上,等着他抬起手拍拍自己的后背,才嬉笑着开口:“你可真甜,像玉桂面包上的焦糖一样甜。”


“喜欢吃那些乱七八糟甜品的人是你,别把它赖在我身上。”


“好吧,”Bucky想了想妥协道,“我们都很甜。”


“但这是最后一回Steve,”他清了清嗓子安静下来,盯住Steve不动,眼角悄悄的耷着。“我急坏了,要是再有下回......”


“知道了,叫上你一起,”Steve顺从的截住他的话说下去,转头按住他的手臂,“我保证以后打架都叫上你,Bucky。”


“让我们称霸布鲁克林,”Bucky弯起眼睛,和他一起往巷子外走。“回家吧小队长,保护世界和平之前我们得先填饱肚子。”

..............


外卖送达的门铃声惊醒了Steve,他茫然的盯着发出声音的大门,从回忆里脱出身来去拿外卖,同时开始后悔刚刚的争吵。


把披萨放到桌上之后,他犹豫的站在卧室门口,弯起手指敲门,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轻轻推门进去。


Bucky半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端着笔记本电脑看一个情景喜剧。


“Bucky,”Steve走近床边,“我.......”


他停了下来,目光落到压在台灯下的一个信封上,简单的木纹封面,露出来的部分隐隐可以看到他的名字。


Bucky几乎同一时间察觉到,他愣了愣,“啪”的合上电脑起身去夺,Steve比他更快,先一步把它抽出来,闪身避开Bucky伸到眼前的手指,几步退到门边,手脚麻利的拆开了信封。


Steve,


我有一句话一直想告诉你,你是我的小...


一个人一辈子会遇到很多人,


我他妈的我


其实我今天早上看了


我爱你,晚上想吃披萨。


Bucky


一封情书,出现的时机很不凑巧。


Steve抓紧了手里的卡纸,左下角用马克笔仔细描过的印花让他眼睛发疼,有那么一会儿他站在原地动不了,脑袋里一团乱。


他听到Bucky来到身边,呼吸声轻轻的。


“对不起,Buck,”他抬起头对上Bucky 的眼睛。“我必须为我刚才所说的一切道歉。”


“不全是你的错。”


“你现在还愿意把它给我吗?”


“愿意,”Bucky低声说。“你是......是我的Steve,我一直都愿意。”


Steve鼻腔发酸,宽厚的肩膀沮丧的垂着。他看起来可怜极了,Bucky迟疑的往前靠了一步,摸了摸他的胳膊。


“对不起,”他张开双臂穿过Bucky的腰把他搂进怀里闷声说道,“我只是太害怕了,怕你回到战场上,就在我的眼前受伤,我不敢想象这一切会再次发生。”


“但我不该这么做,”Steve补充道,“你能原谅我吗?”


“能,”Bucky想了想,安抚的拍拍他,手指摸索着探进Steve的金发里,“我原来也企图阻止你到战场上去,现在我们扯平了。”


太好笑了,我原本只是想用最好的方式来保证你的安全,但却偏偏选了最笨的一种。想想看,还有什么比把你带在身边更让我觉得安心?因为我只相信我自己,会不惜一切代价护你周全。


Steve握住划到他脸颊上的手,拉到唇边吻住,Bucky像是笑了,小幅度的吸了吸鼻子。


“我好像闻到披萨的味道了,”他开口道,“你真是我的小蜜桃。”




6.


冬兵加入了队伍,他和美国队长配合默契,队伍的战斗力增强了不止一点。


任务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那么危险。


复仇者们休息的空档里,Steve翻一张小卡片递给Bucky。简单的白色卡纸,手绘了几个小小的图案,还有两个傻不拉几的卡通人物。Bucky猜这两个四周围满了红色心心,垂着金属臂和背着盾的小人就是他俩。


他把花里胡哨的卡纸翻过来,上面写了几行字。


Bucky,


很高兴我早就找到了能共度一生的人,我也爱你,全世界最爱最爱你。


Steve


真老套,Bucky心想着笑了笑。他抬头瞧着Steve,两根手指夹住卡片边缘,放到唇边亲了一下。


Steve又要脸红,他垂下眼晴盯住地面上一只爬走的蚂蚁,跟着他一起笑起来。


真难得,七十年后他们好不容易穿过苦困腐朽的时空规则,跨过艰险厄人的命运陷阱,在飘着玫瑰油香气的土地上都收到了喜欢的人递来的情书。


接下来就只是遵守爱情的法则了,相爱的人得永远在一起。


评论(55)

热度(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