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 By Your Side


1.
Diary
还有九天Bucky,我真高兴得知这个消息,还有九天我就能再次和你相见。其实这么说并不准确,在你做出选择的379天中,我几乎每一天都能见到你。我感激陛下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他是一位慷慨又英明的领导者,我们在这里的生活十分不错。

你做出决定那日我站在窗前,看着瓦坎达基地外的密林。纹理交错,薄壁组织明显的塔利树错落的布满了山脊,杜松灌木丛中的石块上长着苔藓,有些被雨水消溶,露出比灰色更浅裸露的石面。顺着石块的痕迹,我猜在这片森林的中间或许会有一片湖,岸边有木屋,有美妙的阳光和松鼠。我幻想我们会在那里跳一支舞,划一只独木舟或者看一只路过的小花鹿。

我曾这样幻想过无数次,但迎接我们的命运还是让它们凋敝。我站在那里,视线的尾端都是山界,但最中央的部分却是映在玻璃上你模糊的脸。这一切已经到达了我的临界点,快要逾越我的忍耐限度。我愈发觉得自己像一个快要发病的病人,因为那时我已经十分肯定,你下定决心要再一次离开我。

直到今天,我仍不敢相信自己当初接受了你荒唐的决定。也许是因为我那些时日刚刚历经了一场对抗世界的战争,太过疲累而停止思考,也许是我根本无法拒绝你的任何请求。

前两日陛下问我,如果有一天面临最极端的选择,世界和你,我会怎么选。尽管这是一个带有玩笑性质的问题,但说实话我并不知道答案,人们需要美国队长,而队长需要他的中士。我猜如果真的有这一天,我会在最后一刻选择这个世界,但自此之后世界上就只剩下美国队长,再也没有Steve。

我不该这样纠结于一个根本不会存在的选择,如果你知道了,恐怕又会说我太过执拗和幼稚。

我想听你这么说我,期待与你重逢的那一天。


…………………
“这对所有人都好。”Bucky抬头冲Steve笑了笑。

Steve不做声的站在原地,看着Bucky的唇角像他记忆里一样拉开。唇边抿成一条细线,缓慢地弯出弧度,眼睛很圆,目光柔软又坚定。他的视线落在这个熟悉的笑上,又看着它快速消失。Steve转开视线,觉得鼻子开始阻塞,肩膀也垮下来。

“不好。”Steve说,在心里补上后半句,这对你不好,对我也不好。

“我不相信我的大脑。”Bucky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拧住眉头低声说道。他发出一声叹息,伸出仅剩的右手朝Steve探过去,像小时候他们常做的那样轻轻抚摸着他紧绷的后背。Steve不为所动的摇摇头,捉住那只还打着点滴的手,把它小心的握在手里。

“Bucky……”他捂住因为液体流入而变得冰冷的手背,指腹揉搓着让它们温热起来。

我相信你,我可以帮助你,或者我们干脆离开这里,随便去到哪儿,我都无所畏惧。

这些话在他嘴边转了几圈,又生生吞回。它们在喉管里下落时变成冰冷的利刃,颤抖着贯穿了他的五脏六腑。

“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或许就是今天,或许是明天。”Bucky抽回手偏了偏脑袋,扎到脑后的头发有几缕散开掉在他的面颊上,他耸了耸了鼻尖,低下头任由它们去了。

Steve头疼的要胀裂开,只觉得必须先离Bucky远一点。胸腔里沸腾翻滚的怒气让他想要徒手撕碎些什么东西,比如身后那张暗色纹路的桌子,比如墙壁上色彩燥人的壁画,比如墙角指针转动的钟表,比如房间正中已经准备待续的冷冻仓。

他不怪Bucky做出这种决定,但他得冷静一下。Steve退了两步,走到擦得铮亮的落地窗前,一言不发的跟自己较劲儿。

Steve在生气,Bucky心想。

左臂曾经的接口处开始疼痛,创口被包扎好,麻药的药效随着时间增加而消退,幻觉让他认为那条和肉体融汇在一起的机械臂依然存在。他凝视着Steve的背影,感受若隐若现的酸疼正顺着血液循环涌上他的心腔,每一条神经都跳的疼痛,跳得让他心烦。

“别这样,Steve。”他低声说着,Steve僵直着身体没有回应,舒展的手指攥紧垂在身体两侧。Bucky等了一会儿,有点委屈的抬头看了一眼只剩下五分之一药水的液体袋,把针头从手背上拔下来扔到桌上,扶住椅背站起来。

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步,失去金属手臂让他一时掌控不了身体的平衡,险些摔在地上。Steve听到声音就转过身,在他试图迈出第一步之前把他扶进怀里。

“才三天。”他哽咽着开口,手指扣住Bucky的后脑,把他狠狠的拉近了一些。“我才找到你三天。”

“你得相信瓦坎达的科学家们,他们过不了多久就会找到办法。”Bucky把手指插进Steve凌乱的金发里,抚摸着垂下去落在他的后背上。“只要你需要我,我就醒来,好吗?”

“我永远都需要你,Buck。”Steve闷声开口。

他的声音听上去沮丧的像是把刚刚出炉的苹果派全部扣翻在地上,Bucky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忍不住轻轻哼笑了两声。

Steve被这轻快的笑声从必死的悬崖边上拉了回来,暂且恢复了理智。他脸上还带着战斗中染上的灰尘,蓝色的眼睛里闪着没有藏好的水光,他勉强挑了挑唇角,低下头亲昵的蹭了蹭Bucky 的鼻尖。

“别睡太久,好吗?”

“我保证。”





2.
Diary

还有八天。

今天烤了华夫饼,浇在上面的果酱是Wanda新做的,瓦坎达特有的一种树莓,味道酸极了。Sam试吃的时候,忍不住大叫着把整块华夫饼扣过来,红色的果酱弄脏了他新买的裤子。

我已经可以想象如果Bucky吃到它会有怎样的表情了。眉头皱成几道浅浅的沟壑,整个脸蛋都因为这酸味儿缩到一起,他会用力的吞下那口华夫饼,抬起眼睛找我要一杯水喝。接着悄悄的伸出手去,翘起一根指尖把面前的盘子推远一点,然后告诉我很好吃,他非常喜欢。

这太好笑了,我几乎可以看到Bucky就在我眼前,他吞咽口水的样子,他吸鼻子的样子,他眨眼睛的样子,他讨饶的样子。

这太幸福了。

期待我们重逢的那一天,我会烤出酸甜度最适中华夫饼,才不让他露出委屈的眼神。




3.
Diary
还有七天。
我忍不住想把所有新鲜的事物和他错过的风景都给Bucky看,我得多念叨一些,好让他的梦里多点内容,别再是呼啸着寒风的雪原,任务地点或者战争现场。

曾经我带着Bucky的速写去看了大峡谷,现在他真的在我身旁了,又轮到我把峡谷带到他的眼前,所以拜托了,下次就让我们三个同时在场,亲眼看看吧。

我画了大峡谷,画了瓦坎达的瀑布(它的名字太过拗口让我拼写不出),新上映的电影,还有稀奇古怪的非洲植物。我画它们的时候想象着Bucky就在这里,每一笔落下时他也在看。

Wanda是个好姑娘,人们对她的误解并不比对Bucky的少。对于力量的恐惧会让他们揪住过错不放,哪怕这些错并不是你的本意。她比我想象的更加坚韧,她在成长,在调节自己,在对世界表达善意。

但我总是不善言辞,如果Bucky能跟她聊聊,或许情况会更好一些。

期待与他的重逢。

ps.今天画了一张Bucky的画像,自己十分满意,要夹在日记本里。

......................................

“cap,Sam要去试他的新装备,你去看看吗?”

Steve停下手中的画笔,笑着对门口探进头来的Wanda点点头:“马上就去。”

“你在画什么?”Wanda把门完全推开,凑近Steve身边张望。“Sam说你一早就过来了。”

“一些风景,就只是随手画画。”Steve好脾气的把笔插回笔筒里,往Wanda的方向推了推画板,好让她看得清楚。那张画纸上画了半立的棕熊,一只爪子可爱的縮在胸前,另一只伸出去扑蝴蝶,黄色的蝴蝶萦绕在它身边,像一簇簇细小聚集的阳光。

Wanda眼睛发亮的接过来,又往前翻了几张,最后停在一张风景画上。

“你去过这里吗?”她用手指磨擦着纸面边缘。“看着是个很棒的峡谷。”

“是的,我去过。”

“有没有一位美丽的女士同行?”

“你知道没有。”Steve笑着摇头。“女士们总是觉得我没有什么浪漫细胞。”

“我一个人去的,”他说着顿了顿,抬头看向房间正中的冷冻仓。“也可以说是两个人。”

“我画了Bucky的速写,假装他能看到,毕竟一直吵着嚷着要去看的人可是他。这个傻瓜对自己太不好,总是错过机会,我现在把它画下来,假装他能梦到。”

Wanda愣了愣,拉下嘴角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安静的坐在Steve旁边,把手搭在他的手上想了一会儿。

“我和Pietro从小就在一起,从我们有意识的时候开始。一起被做实验,一起被训练,一起接受命令去做坏事,一起回过头来和真正的正义站在一边。但我从没想过他会这么早就离开我,我以为他会粘在我身边,感受任务以外的世界,说不定还会赶走我的追求者。”Wanda温软的声音开始哽咽,尽管她故作轻快的挑上几个转弯的尾音加以掩饰。“他离开我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我们说好要做的事,那么多事。”

她把腿收回来屈到身前,下巴搁在上面:“我放弃了,我觉得我自己做那些没有意义。”

“够了Wanda,别再想了。”Steve皱紧眉头,回握住那只手柔声说。“我很抱歉让你想起这些。”

“不cap。”Wanda转过头来,抬了抬手像要抓住什么似的。“我后来不这么想了,我为什么不去做呢?Pietro说过他会永远在我身边,永远跟着我。瞧瞧这个世界,外星人入侵,神和魔法师都出现过,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或许只是我看不到他。”

“他们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别难过了Steve,等他醒来,你就带他去所有的地方。”她笑着吸了吸鼻涕,朝Steve眨眨眼。“我帮你们过所有的守卫关卡。”




4.
Diary

还有六天,我将与我的Bucky重逢,我想象着那一刻的到来,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欢腾。

很不幸我失眠了,数羊没有用,看星星没有用,读故事书没有用,听音乐也没有用。或者我该想想Bucky,得了吧,我会把刚酝酿出的睡意全丢到大西洋去,精神的可以上战场。

我溜到他沉睡的地方看了一会儿,在心里背诵了几首情诗。

我觉得他睡得还不错,这让我想起之前Bucky做噩梦的那个夜晚。

他经常做这种梦吗?他都梦到了什么?他多久没有安安稳稳毫无防备的休息过?Bucky总是不愿意告诉我。

但他早该知道,Steve是个倔牛一样的傻瓜,我总会搞清楚它们,让它们从此离你远远的。

....................
Bucky从梦里挣扎着醒过来,抬手打碎了床头亮着的台灯,明亮的房间让他觉得自己暴露在危险中。


他全身僵硬,恍惚的看着整个房间,听到门外传来动静的瞬间从床上翻下去。


“Bucky?”门外的人几经犹豫,轻手轻脚的敲了敲房门。“我听到声音,能进来吗?”


Steve,Bucky目光里的戒备少了一些,在慢吞吞的思考后消散,他没有应话,在几分钟后的开门声中把自己缩紧了一点。


Steve等的心急如焚,他估算了Bucky在冬兵状态下的思考时间,试探的推开了门。满地狼藉的台灯碎片,乱成一团的毛毯堆在床上,Bucky坐在床头柜旁的墙壁边,耷拉着头。


“做噩梦了?”Steve跨过碎片走到他跟前,在相对安全的距离里盘腿坐下,拉过床上的毯子试图给他盖上,但被金属臂挥到一旁。


“给我讲讲?”Steve伸过手去轻轻握住Bucky的右臂捏了捏,活动着僵硬的肌肉。


Bucky安静又沉默,Steve并不在意,一点点朝他挪过去,顺着手臂的肌理纹路慢慢的按摩,让他渐渐放松了不少。


“想不想听首歌?”Steve捡起毯子搭在他的腿上,顺着月光把他的头发揉了揉。“我刚学会的,每天都想唱它。那会儿你一直嘲笑我文艺演出的录像,又遗憾没能看到现场,这回你可如愿了,待会儿不能说的太难听。”


Steve开始小声哼哼着一支没什么调的旋律,眼角的余光看到Bucky笑了一下。


也没有那么难,Bucky说服自己完全冷静下来,揪起地上的毯子盖住全身,想想又分给了Steve三分之一。他闭上眼睛听着走调的歌,朝身边的热源靠了靠。


“你一直在这里吗?”他问。


Bucky突然出声吓了Steve一跳,他松了口气,舒展开紧皱的眉头,让两个人靠的更近一些。


“我永远在这里。”




5.
Diary

还有五天我就可以见到你,自你沉睡后的每一分钟都度日如年,希望任务会让时间过得快一些。


.............................
“走吗,Captain?”

“马上就到。”Steve大声回应着,把钢笔帽扣回去,和日记本一起锁进抽屉里。

他拿起桌上的头盔戴好,出门时下意识寻找星盾,又在看到沙发边没有任何色彩的金属盾之后愣了愣。

有什么不一样了,但本质却没有变化。

Steve把盾拎起来举了举,满意的挑挑眉,出门与队伍会和。

“说真的,让陛下给你在盾上喷点什么吧。”战场上,Sam把Steve甩出去的盾丢给他时抱怨。“我总觉得你举着一个垃圾桶盖。”

“我也不是没举过。”Steve掀翻扑上来的敌人后回应他。“或许可以只喷个星星。”

“Barnes新手臂上那种吗?”

“对。Branes手臂上那种。”



6.
房间里很暗,只开了一排橙黄色的地灯,堪堪照亮整个房间的全貌。柔和的月光从窗户里透进来,打在地板和灯光混为一体,让房间不显得冷清。

随着脚步声走近,门口传来急促却断断续续的开门声,钥匙插了两回才合进锁眼。Steve风尘仆仆的开门进来,把钥匙和盾一起放到桌上,他脸上带着尘土,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揪在一起,制服上满是干涸的血迹。

他没有去他经常停留的沙发或者长椅,径直走到了冷冻仓前。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把手指贴到仓壁上。

“Bucky。”他小声呢喃了一句,又像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样停下来。Steve看着冷冻仓内冰冷的霜花,叹息着笑了笑。

“七十年前你说的约定还做不做数?”他闭上眼晴,疲惫地把头也一起抵在仓壁上,“这次任务很难,但我毫发无伤的回来了,一点都没有受伤。要是我们的约定还有效,我的愿望是你能快点醒来,还有三天Buck,别再离开我了。”

“我需要你,我很想你。”


.............................
“Fuck!”

Bucky低声嘟囔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匍匐在石堆后,用手中的狙击枪瞄准Steve身后的敌军。而下一秒Steve所在的位置突然有炸弹引爆,纷乱的石块,美国队长,还有那个该死的偷袭者都被爆炸产生的热浪掀飞出去。

Bucky有点哆嗦的直起身体,看着Steve混在石块中摔出去至少有五米远,像一条鳗鱼一样啪嗒落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他没跟着Steve那些部下一起冲过去查看他的伤势,事实上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场景了,但每次他跟死过一回似的耗尽所有力气。简单点来说,他生气了,一直到回到营地都没有搭理他的队长一句。

“敬美国队长!”士兵们在酒馆里把Steve围在中间,举起啤酒为胜利欢呼。Steve在拥挤的人堆里使劲儿往外瞧,最后隐隐在吧台边上看见Bucky 的半个后脑勺。他别扭的在人群里往外挤,并承诺了这一轮的酒他都请之后才顺利的离开。

“Hey,Bucky。”他坐到Bucky旁边,正看到Bucky仰头喝完最后一口啤酒,把杯子砸到桌子上,连一个眼角都没分给他。

“那一下摔得够呛,但我没怎么受伤。”Steve有点窘迫的开口。“明天就可以痊愈了。”

“你怎么会受伤?你可是美国队长。”Bucky从喉咙里挤出一种嘶哑的笑声。

“我下次会更小心的......”Steve说的未免过于小声了,或许他也想起不是第一回这么说过了。

他干脆闭紧了嘴巴,趁着四下无人,把搭在桌上的手朝Bucky移过去,眼疾手快的在他撤走之前勾住了他的小拇指。

“对不起,Bucky。”他诚恳的盯着两人勾在一起的小指道歉。

谁能拒绝这样的美国队长?他眨着那双要命的蓝眼晴,跟一条撒娇的大金毛一样。Bucky半气半笑的把手拿到桌下,让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你完全可以发现那颗炸弹,你能躲开它。”他短促的笑了一声,转过头来专注的凝视着Steve。“四倍血清只能加速愈合你,但不能把你从地狱里拉回来。明白吗,Steve?就算为了我,再他妈的小心一点。”

“我保证Buck,我保证。”

Bucky没什么立场的原谅了他,笑着扬起下巴,扯扯军装的衣领,吊起眼角瞧着Steve。“瞧瞧我的小Stevie,都追到战场上来了,我得给他点奖励。”

Steve看着Bucky翻出舌尖,极缓慢的把嘴唇舔的泛起水光,忍不住红了脸。

“下次毫发无伤的回来Steve,我答应你一个要求,什么都行。”



7.
Diary

真不敢相信这次我休息了这么久,我几乎不需要这么多睡眠。明天Bucky将从他的沉睡中醒来,我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我打扫了房间,准备了一套睡衣,还给客厅的金鱼换了水。下午我在花店里买回一大把百子莲插进花瓶的时候,Wanda跟我说这种花是爱情花,寓意爱情降临。

老天知道她当时的声音可真大,屋内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我从他们的目光里看到了祝福和善意的调侃。我为拥有这些朋友感到幸福,但我猜我的脸一定红透了。

非常,非常非常期盼明天的到来。




8.

Steve一大早就在等了,但真正解冻完成,看着Bucky睁开双眼时,他又像是被哽住了喉咙,红着眼睛没说出话。

“Hey,pal.”Bucky笑着动了动嘴唇,还没恢复好的嗓音显得有些沙哑。

“Hey.”Steve伸手扶住他,发现他还站不太稳之后索性把他半搂进怀里。Bucky靠着他走了两步坐到椅子上,抬头舒展开一个暖烘烘的笑。

Steve也随着他扯出一个笑,伸出一只手抚上他还冰冷的脸颊。

“瓦坎达的医疗团队找到了去除口令词的方法。”

“我猜到了。”

“陛下给我制作了新的盾,还有你的新手臂。”

“那很棒。”

“你还冷吗?”

“有一些。”Bucky怔忪了一下回应道。Steve慢慢俯下身,把他整个人揽进怀里,下巴磨擦着他的肩窝。

“没有下回了,好吗?”他说,“完成我们对彼此的承诺。”

“当然,Till the end。”Bucky抓住Steve的后衣领,把他拉进一个冰冷又逐渐温热的吻里。

我会陪着你,爱你,一直到世界的尽头。


评论(30)

热度(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