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Sugar(小甜饼,一发完)

说好的冬吧唧的甜饼,黏黏糊糊的日常

.....................................

1.
纽约冷起来的时候,空气里都带着冻人的寒意。Steve还是坚持每天早上起来晨跑,Bucky有时不愿意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就在Steve叫他的时候把头深深的埋进枕头里,假装听不到。Steve也不强求,由着他睡到自然醒,然后打着哈欠出来吃早餐。

这是他的家,他想做什么都行,想做什么都是最理所当然的。

Bucky从卧室里出来,就看见Steve坐在沙发上披着一条空调被看电视,他斜着眼睛瞄了一眼电视画面,果然看到上面正播放着舔爪子的小猫。Steve最近沉迷每天早上定时播出的一档宠物真人秀,并且坚持里面常驻的一只布偶猫和Bucky长得一模一样。

Bucky慢吞吞地走到地毯边上,把鞋子甩掉,光着脚踩在地毯上,几个脚趾小幅度蜷缩又伸展感受着脚底下的柔软,然后走过去坐到Steve腿边,把头靠在他的大腿上。

“坐到沙发上来Bucky。”Steve伸手摸摸他的头发。

“沙发太凉了。”

Steve没办法,只好朝Bucky的方向挪了挪,把空调被拉起来,连他一起裹在里面。

Bucky猜到他会这么做,笑着仰起头靠在沙发上看他,被低下头来的Steve吻住嘴唇。

柠檬剃须水的味道,Bucky舔舔Steve的嘴唇心想。

“我把早饭放到桌上了,你得再去热一下。”唇分后Steve提醒道。

“有没有多加培根的三明治?煎蛋的边要焦一点。”Bucky眼睛弯弯的带着笑意,让Steve忍不住收紧了被子,把他整个人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你昨天晚上可没告诉我你想吃这个。”

“你不能自己猜测一下吗Stevie?”

“我就是这么做的,”Steve得意的给了他一个很不美国队长的wink催促道“现在快去厨房找你的培根三明治吧。”

Bucky每一天都比之前的恢复得更好,Steve看着他踩着拖鞋往厨房走的背影心想。

最初他们只要有一句话说不对,就在家里扭打在一起,一周时间里Steve家所有东西几乎都换了新的。接着情况好了一点,他们遇到问题不再需要动手解决,但Bucky把所有人挡在外面。开始恢复的记忆让他头疼也筋疲力尽,他质疑自己,质疑Steve的感情,质疑这一切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那段时间难熬的让人心力交瘁,Steve有时候彻夜难眠,他坐在Bucky卧室门口,听见里面传来小声的呜咽就冲进去,好让他从那些磨人的噩梦里快些醒过来。

后来Bucky的记忆开始重组,他渐渐理清了错综复杂的时间线,从他们认识的公园开始,从春游的一朵小花,从他们打架的小巷子,从下雨天的一次耳鬓厮磨。Bucky灵魂里炙热而柔软的部分重新被找回,被填满。

他不纯粹是七十年前的Barnes中士,也不只是冬兵,他们本就是一个人,现在融为一体,成为一个新的,鲜活的生命。

“我想回布鲁克林看看,”Bucky叼着三明治回到客厅里,看着正把空调被叠整齐的Steve。“你知道,我最近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

Steve后背僵了一下,转过身听他继续向下说。

“我猜我还能想起点什么”Bucky耸耸肩。“如果让我故地重游之类的。”

“你不用必须想起那些,”Steve想了一会儿回答,他拿起桌上的燕麦倒进杯子,用热水冲好递到Bucky手里。“我们不需要通过什么方法刺激你想起来,可以慢慢来。”

“我想我早就说过,我爱你,布鲁克林的时候,二战时候,现在也是一样。我爱Bucky本身,而不是特定的某个时期的你。”

“那些都是我。”Bucky喝了一大口燕麦嘟囔着。

“当然。”

“但我想知道,我想记起来。”





2.
Steve很犹豫,但他们最终决定出门转转,Steve看着窗外被风吹的摇晃的树枝,从卧室找出一个棉织的帽子,企图把它戴到Bucky头上。

“离我远点Steve。”Bucky偏头闪过Steve伸过来的手。“老实说,这真的不是你从门口垃圾桶里顺回来的吗?”

“美国队长才不会做这种事。”Steve反驳。

“冬日战士也不会带这种帽子。”Bucky从衣架上取下衣服穿上,嗤笑着回绝道。

“可是它很暖和,Natasha说这是羊毛的。”

“我才不管它是什么毛的,总之它不会出现在我头上。”

最终谁也没能说服谁,两人露着脑袋出了门。

纽约的大街上冷极了,他们并肩走在路上。Steve穿了一件翻毛的大衣,英俊的像一个从时尚杂志封面上走下来的模特。Bucky左手带着手套,右手插进口袋里,但那个口袋很浅,以至于他半个手腕都露在外面。

Bucky朝Steve身边靠了靠,把右手插进他的大衣口袋里。

“Hey!你把凉气都带进来了。”Steve小声的抱怨着,抓紧了口袋里的那只手。

他们顺着布鲁克林的街区慢慢走着,在大街上争夺一杯只插了一只吸管的热豆奶,途中还一起分享了两只热狗。

“你记不记得这个地方?”Steve在一片广场的边上停下来。广场上没什么人,天气太冷喷泉也早停止了喷水,露出地面的水管生了锈,在阳光下呈现一种斑驳的黄色。

“有点眼熟。”Bucky向下扒了扒围巾,他没有戴帽子,所以Steve坚持让他戴上了围巾,用一种在推特上学来的方法,严严实实的一直把他裹到了下巴。

“我们好像在这里约过会?”Bucky皱着眉仔细回想着。“一个什么展览?还是别的?”

“对,一个展览。”Steve笑起来。“也是个约会,可惜是四人的。你总是想介绍女孩子给我认识,即使姑娘们都是冲着你来的。”

“我一定把我能认识的最好的姑娘都介绍给你了。”Bucky跟着挑起唇角。“我那会儿觉得只有最好的姑娘才能配的上你。”

“即使我还不到一米七?”

“阿汤哥也不到一米七。”

两人坐到花坛边的台子上笑了一会儿,Steve眼睛里都是Bucky的笑脸,他太喜欢看他笑了。这会儿Bucky的眼睛浅浅的眯着,睫毛翻卷着翘起来,五官都舒展到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

他笑起来像一个童话里的小王子,浑身都散发着友善又温暖的气息,就像加了蜂蜜和奶油的红茶,香甜醇厚的味道顺着空气包围住你,没有缝隙,让你沉醉其中。

“我现在后悔那么做了。”Bucky笑着出声,“我真是个傻瓜。”

“我也后悔极了。”Steve说。

“你后悔什么?”
 
“后悔没在那天晚上吻你,”Steve轻轻碰了碰Bucky的腿。“你走的前一晚,还让你去跟别的姑娘跳舞,我都要气死了。”

“你知道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会留下来的。”

“我以为你更想和姑娘们跳舞。”

“你该问问我,说不定我更想和你跳舞Stevie。”

Steve忍不住凑过去吻住他,两人黏黏糊糊的吻在一起,又笑着分开。

“jerk。”

“punk。”

 

 

 

3.
他们在花坛边聊天,Steve一点点引导着他往记忆里的布鲁克林走,他们回忆那会儿尴尬的四人约会,回忆展览上失败的悬浮汽车,回忆家门口几美分一把的彩色气球,还有街角每次都给他们多装一个牛角面包的安德森太太。

后来在广场上溜达时,路过一个小小的儿童乐园,两人磨磨蹭蹭的凑过去,在长长的平衡木上来回走着。

这对Bucky是难度为零的项目,但前提是Steve不坏心眼的站在平衡木另一头使劲儿晃。

“快停下Rogers!你今年只有七岁吗?”Bucky有点生气的抱怨,慢慢的来到平衡木的中间。

“快离开那里!”

“No,Not without you。”Steve凝视着他的眼睛低声说。

Bucky在平衡木上愣了愣,尘封的记忆又被翻出来。Steve的脸开始重合,在爆炸声中,在火光里,傻小子Steve让他离开那儿,他是怎么回答他来着?

“No! Not without you !”

Steve有点忐忑的从平衡木上下来,看着Bucky站在上面发呆,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让他想起来别的不太好的事,但Bucky缓慢地眨了两下眼睛,平静的走完最后那一段,从平衡木上跳下来。

Steve托了一把他的手臂,帮他稳住身形。

“该死的红骷髅,是不是?”Bucky握住他的手笑了笑。“你后来把他打的屁滚尿流了?”

“是,让他再也没机会毁灭世界了。”

“做得好,Stevie。”Bucky拍拍他的肩膀,走到一边的秋千上坐下。“你可真让我骄傲。”

“你也是我的骄傲。”Steve跟着来到秋千架旁。

“让你骄傲?你是说我搞砸的那些事?”

“Bucky!”Steve听着他的话皱起眉来。

“其实我并不很清楚。”Bucky垂着眼睛,眼角柔软的细纹清晰可见。

“清楚什么?”

“我值不值得你这样做。”

Steve的嘴紧紧的抿起来,下颌绷的有些发抖,这是他生气的前兆。

“那七十年前的我呢?”Steve问,“身体又弱,脾气又怪,还喜欢去街上管闲事,到处惹是生非把你拖进浑水里,那时候的我值不值得你那样做?”

“别这么说,”Bucky抬头看了他一眼。“那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Steve说,“而且是我的爱人。”

“我是。”

“那么别说这些让我生气的话了。”

Bucky喉结动了动,应了一声,Steve叹了口气,走过去让他靠进自己怀里。

“他们都不了解你Bucky,说真的他们了解什么?”Steve低头看着Bucky头顶的发旋,把手指伸进他的头发里摩擦着。

“只看到了表像,就以此去判断一个人。他们谴责你,构陷你,攻击你,却不知道你才是被折磨最久,最孤立无援的那个,这绝不是正义的,而是对真正罪恶的洗地。”

“他们看不到你的善良,你的正义,尽管这些就存在在你身上最显眼的地方,但他们都不愿意多看一眼。这是他们的错,也是他们的损失,因为他们会为此错过这世界上最好的人之一。”

Bucky听到Steve心跳的很快,呼吸也变得急促。他抬起头,拉住Steve的袖子让他到另外一边的秋千上坐下。

“Hey,Steve,Stevie。别生气,我不是故意说起这些,我……我只是随便说说。”

“其实也不全是这样。”Steve脚抵住地面慢慢晃着。“对我唯一重要的就是你Bucky,我不能失去你。”


Bucky像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笑着低下头。


“抱歉,我不会再这么说了。”他安抚的隔着秋千握住他的手。“你值得,我也值得。”




4.
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转过街角的时候,看到有街头画家在作画。

“我能给你画幅画吗?”Steve问。

“为什么不回家去画?”

“我想在这儿给你画。”Steve说。“如果我没成为美国队长,说不定我就在这儿和他一样成为一个画家。”

“去吧。”Bucky说,“就按照你期待的样子画。”

Steve笑了笑,跑过去跟那个画家说了几句,指了指Bucky的方向,画家点点头,好脾气的让出了画板。

他没画多久,但Bucky看着他想起来一些别的。

Steve的艺术天分是与生俱来的,七十年前在布鲁克林的时候,Bucky就笃定将来Steve会成为一个画家,国际知名的那种。

但在那之前,他还得去街上写写画画,在经济大萧条的时代尽量贴补家用。

Steve不爱跟Bucky一起去卖画,有时候他甚至会赶在Bucky来找他之前,偷偷摸摸的带上画板离开家,去寻觅一个新的地方。

他们为此还吵过一架,倔的像牛一样的Steve最终也没有松口他这么做的原因,吵架从没赢过的Bucky只能不甘愿的妥协。

直到有回Steve因为重感冒起不来床,Bucky去他家照顾他,才发现了他的秘密。

在人们都不富裕的年代,Steve的生意无疑是冷淡的,在没人光顾的时间,他在纸上涂画着各种各样的Bucky,满满两个本子的画像,他的眼睛,鼻子;他的脸颊,脖颈;他的手臂,脚踝……

傻瓜,七十年前的Bucky心想。

傻瓜,七十年后的Bucky也这么想。

“给。”画纸出现在他眼前,Bucky抬头看到Steve笑的弯起来的眼睛。

“你跟他说了什么?”

“我说想画张画送给你,看能不能约到你吃午饭,”Steve顿了顿。“怎么样,接受我的邀请吗?”

“让我考虑一下。”

“Come on Bucky,say yes。”

两个人笑起来,Bucky接过那幅画打开看着。

画上的线条很清楚,也流畅极了。和他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漂亮的眼睛,不像Barnes中士那么神采飞扬,也不像冬兵那样死郁阴沉。画里的Bucky围了一条暗花色的大围巾,手插进口袋里,挺拔笔直的站在街边,他睁着滚圆的眼睛,温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看的勾起一点唇角。

这是我,我是Bucky。他想着,小心的把画折好塞进口袋里。




5.

他们一起离开的时候,那位画家还悄悄朝Steve竖了大拇指,Steve则回了他一个“Thanks”的唇形。

有一阵凉风吹过来,Bucky往围巾里缩了缩。Steve停下来,伸手捂住他被冻得有一点发红的耳朵搓了搓。

“谁叫你不戴帽子。”

“如果你下次买一顶好看点的。”

“那我们改天一起去挑。”Steve捉住Bucky露在外面的手。

“回家吧,晚上还有一场球赛。”Bucky回握着他的手。

“我必须得说我们明天还有个任务。”Steve忍不住插嘴道。

“所以呢,你要放弃这场直播?”

“当然不,但我们看完就得睡觉,你不能再看别的什么东西,比如恐怖电影之类的。”

“成交。”Bucky哼哼着答应,和Steve靠的更紧了一点,他们走在七十年后布鲁克林的街道上,走在回家的路上。


评论(44)

热度(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