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寻人启事(下)

想让Bucky再主动一点,不管是七十年前的布鲁克林小王子还是现在的冬兵,他都好的让人想叹息。

我们的Bucky和Steve,一直这么聪明,温柔又善良。
........................................
6.
Bucky很容易就注意到站在人流中的金发男人,他的身型过于强壮,看上去正无所事事的寻找什么目标。

Bucky向下拉低了帽子,保持着均匀的速度从他身边绕过去。

“Hey,伙计!你想试试吗?”Thor拉住Bucky的手臂,感觉到掌心下的肌肉瞬间绷紧。

他看着冬兵回过头来,露出帽檐下的眼睛,那和Steve形容的并无不同,形状流畅圆润,眸色是清浅的湖绿色,像浸透了苹果汁的苏打汽水,柔软的让人很难把他和九头蛇战无不胜的杀手联系起来。

“试什么?”他平静的开口,眼睛的颜色加深了一些。他盯着Thor的手极力忍耐着,眼中闪过焦躁、不安的光。

Thor警惕的察觉到冰冷的气息在包围他,立刻放开Bucky的手臂,甚至倒退了一步,举起了双手。

“放松点,我没有恶意。”他快速的说道,手指指向不远处的转盘。“就是那个,第一次免费转,可以得到美国队长的周边产品。”

Bucky看了他半晌,把目光转到那个流动摊位上,美国队长的产品充斥了整个摊位,他的紧身衣和蓝色眼睛无处不在。

“试试吧,机会难得。”Thor再次开口。

Bucky没理他,只看着摊位最外侧悬挂的美国队长等身抱枕,好一会儿才犹豫的点点头。

他用属于人类的那只手拨动指针,没怎么用力。

十几秒之后,那根罗盘指针堪堪要停在谢谢惠顾上。但他有点奇怪的预感,指针仿佛窥视到他的想法,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继续前进。

如果是炸弹,Bucky心想着向后撤了一步,皱起眉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以最快的速度制定了逃脱路线。

没有爆炸,指针停在了大满贯上。

“Wow!”Thor惊讶的拍拍他的肩膀。“我们一天只送出一个大满贯,你可真幸运。”

“幸运。”Bucky低声重复了一遍。

Thor眨眨眼睛,伸手把摊位上的东西网罗起来塞进Bucky怀里。

“总之拿着吧,等身抱枕,高清海报,星盾毛毯,签名明信片,珍藏套卡,噢,别忘了一张博物馆的门票。”

Bucky没有拒绝,僵硬的把东西抱在怀里,伸手摸了摸那条绘着星盾的长毛毯子。

“它看上去很棒不是吗?”Thor注意到他的目光。“我们的毯子都是定做的,纯手工,来自新西兰的羊毛,你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儿吗?其实我也不知道。”

“你知道它的价格吗?作为一条毯子,”Thor兴奋的说着,突然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停了下来。“它的价格,嗯……你知道,毕竟是赠品,嗯……很便宜。”

Bucky不明所以的瞧了他几眼,低声道了谢,慢吞吞的抱着那堆东西往回走去。

“我真不敢相信你差点搞砸它。”等Bucky彻底走远之后,Sam从街角转出来。“它的价格,你为什么不干脆告诉他那就是美国队长专门给他定做的?”

“Wow!”Scott猛地变大了身形,站到两人的中间。“Sam说的很对,如果有下次,能不能把指针稍微做的细一些?我推它的时候差点滑下去!最好罗盘也做得再小一点,你知道James的指针离大满贯那格有多远吗?我简直负重跑了一个马拉松!”

“James,你已经叫他James了?”Sam忍不住说。

“看看Cap的架势,他早晚会回来的,Captain的老情人嘛,我们得友善点。”Scott得意的笑了两声。

“我只是不太明白Steve为什么要用这样复杂的方式把东西给他。”Thor耸耸肩,把摊子收起来。

“他情况不稳定,Steve好不容易找到他,不能贸然行动。”Sam撤掉微型通讯器塞进裤子口袋里。“谢了,我可以回去跟Cap交差了。”




7.
第二封寻人启事了,Bucky把卡纸从宣传单里抽出来。

像昨天的那封一样,没有照片,只留下几行正文和联系电话。

寻人启事:本人走失一位挚友,男性,具体特征如下,

睫毛很长,额头饱满而且宽厚,下巴上有一条美人沟,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和唇边会浮现很浅的皱褶。

我必须得说,我的挚友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看的人(至少在我心中没人比得上他),如果你见过他,会明白我所说的句句属实,毫无夸张的地方。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爱上他呢,他同我一起长大,与我在战场上互通心意。我们在东河边上看烟火,他能用口哨吹出一整支舞曲,我们在酒馆的二楼做爱,在行军路上传递一两个罐头或几个酸果子,然后偷着亲吻。

我们那时约好了要一起跳一支舞,再去大峡谷度假,我们会在那里扎营,度过一个美好的晚上,看星星,聊天,做爱,然后回家里去。

我猜你应该知道了,他不仅仅只是我的挚友,还是我的情人,是我生命中最不可缺少,最本质的一部分。

如果你见到他,请告诉他家中所有的一切我都准备好了,同我们当初所畅想的绝无出入,请让他等等我,我马上就到他的身边。

重要线索拨打电话:xxxxxxxx,定有重谢。


Bucky垂下眼睛读着那张卡纸,手指用力的压在纸面上划过去,感受着指间下轻微凸起的花纹和文字痕迹。

有什么地方不对。

这种材料是一种不便宜的卡纸,他曾经在皮尔斯的家中见过,它们更多的会被用来制作请柬而不是需要大量印刷的寻人启事。

他缓慢地转动着眼珠,目光停留在桌边的垃圾桶上,那里面还装着昨天蛋糕的包装盒,新鲜的奶油溅出来粘在垃圾桶的边缘上,此刻变得发黄。

Bucky站起来,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昨天蛋糕店的号码。几分钟漫长的彩铃过后,电话由于无人接听转接到语音信箱。

“你好,我是Sam Wilson,我现在不在家,有事请留言,如果我看到,会尽快回复你。”

Bucky的喉结上下滚动几下,把电话挂断,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还是把卡纸同第一封一起夹进了日记本里。
 


8.
Bucky下午去参观美国队长博物馆,出来后去了有代金券的那家餐店。

他沉默的吃着晚餐,把最后一块牛油果沙拉塞进嘴里后叫住餐厅的侍者。

“您好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我想问一下,”Bucky开口道。“你们餐厅的代金券,嗯……就是我刚刚使用的那种。”

“是的先生。”

“它们的获取方式有哪些?”

“获取方式?”年轻的侍者稍稍顿了一下想了想。“我们餐厅的代金券一般只有两种获取方式,现金购买,或者充值会员卡赠送。”

Bucky沉默的望着手中银色的叉子,把它放回餐盘里。

“那特殊方式有什么?”他说。“比如和宣传广告一起赠送?”

“没有,先生。”侍者肯定的回答了他。“除了我刚刚所说的两种方式,我们餐厅还会在每年圣诞节随机向老顾客寄送代金券。”

“谢谢。”

“不客气,希望您用餐愉快。”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Bucky紧闭嘴唇,神色复杂的看着餐厅墙壁,那整面墙壁都是镜面的,清晰的反射出他的面容。

棕色头发,绿色的眼睛,睫毛,额头,眼角的细纹,布鲁克林的童年,战争时期的挚友和情人。

Steve Rogers的寻人启事,从开始就是在找他。

Bucky从餐厅走出来,看着街道上行走的人流愣了一会儿,才慢慢往安全屋的方向走去。

位置暴露,这对一个逃亡中的杀手是最糟糕的情况,他必须得走了。

Bucky回到安全屋中,砸破地板拿出他的背包。

美国队长真是固执且无所不能,他把手搭上安全屋门把的时候心想到。他看着贴在墙上的海报,沙发上的等身抱枕,茶几上冰淇淋店的代金券,还有那条柔软的长毛毯子。

舍不得走。

Bucky站在客厅,手里握着门把,听着门外传来的交织在一起的声音。风吹过树叶发出的呼噜声,汽车的鸣笛声,男人的咳嗽声,女人高跟鞋踩踏地面声,孩子要吃糖山楂的哭闹声。

Steve曾经穿过它们,走上破败的台阶站在他的门外,把订好代金券的宣传单和寻人启事混在那堆广告里,也许还曾在哪个他没有注意到的角落偷偷看他。

他想着在博物馆里看到的小Steve和美国队长,想着他的故事,他们的故事。

Bucky把手放了下来,靠着沙发坐到地上,他拽了拽背包,面对着那扇门,嗓子干哑。

我等等他,他心想,等到明天早上六点。

 

9.
Steve这两天神清气爽。

他每天早上起来晨跑,路线就是去Bucky在的那片街区转悠,搜罗那些看上去很不错的店,然后进去尝尝,味道不错就买些代金券钉在广告单上放在安全屋门口。

至于毛毯抱枕之类不太好送的,只能通过幸运抽奖的方式,他准备过两天拜托Scott(Bucky还没和他打过照面)去Bucky经常去的那家超市假装营业员,让他成为超市的第一万位顾客,好把他新买的榨汁机和床上用品三件套给Bucky送过去。

这很棒,我可以先改善改善他的生活,Steve高兴地心想。上次的蛋糕做得太匆忙了,他没想到Bucky会这么快打电话来,结果他紧张极了,把蛋糕做的一塌糊涂。

下次他要去彩印一张熏肉汉堡的餐厅传单,昨天他先自己试过了,味道相当不错。至于价格,还是照市面上的价格来,免的Bucky疑心,等他付完账,他就给他一张可以刮出一千美元的假发票,他相信Bucky应该不能分辨发票的真假。

可惜他从没有拨打过寻人启事上的电话,可能他根本没看见?Steve跑到安全屋门口,轻手轻脚的停下,他今天决定把寻人启事黏在Bucky的门上。

Steve抬手看了一眼表,五点四十,这应该是人睡眠最沉的时候。

他小声的哼着歌,把钉着代金券的广告塞进Bucky的门缝里,今天的代金券是在一家墨西哥餐厅买的,他们家口味不错,而且炸芝士条好吃极了,他为此还把这道菜从传单上标了出来,在旁边打了“特色菜”的标注。

接下来他从运动裤的口袋里拿出一小瓶胶水,开始往门上面抹着。

但门在他面前被打开了。

Bucky站在里面,眼眶周围带着明显的黑眼圈,神色不善的看着他。Steve大脑停止了运转,他保持着着涂抹胶水的姿势,粘稠的液体拉着长丝滴在地上,才勉强让他回了神。

如果我说“好巧啊,原来你住在这里”会被打出去吗?Steve心想。



10.
Steve的表情看上去糟透了,就像做错了事被抓了现场,他紧张的模样就没有变过。

Bucky和他对峙了几秒,Steve还是站在那里,他低头看着立在门缝边的代金券,从Steve手里拿走了第三张寻人启事。

寻人启事:本人走失一位挚友,性别男,具体特征如下,

左眉骨处有一道向右倾斜的疤,那是战场上他为了护住我被弹片划伤的,他总记不住我有了世界上最牢固坚硬的武器,他总不放心我,就像我总也不放心他。

他还有个习惯性的小动作,总是不停地舔着嘴唇,我是多么羡慕他的舌头,能够在每一个它想的时刻触碰到他的嘴唇,但更羡慕的是它能永远的在他身边,与他一体相连,融汇于骨血。

我都想好了,如果我找到他,就带他离开这里,至少离开一段时间。我们就去看大峡谷,去钓鱼,去兜风,去吃世界上最甜的巧克力,然后回家去,坐在布满落叶和苔藓的台阶上接吻。

假如,我假如他不记得我了,我想说那没什么要紧的,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只有一个人记得就好了。如果他想知道,我就讲给他听,跟他一起去找那些回忆,如果他不想知道,我们就去创造新的回忆。

与能再次和他生活在一起相比,这些根本微不足道,不足以称之为问题。

如果你见到他,请告诉他我爱他,我太爱他了,请他等等我,我就要到了。

重要线索请拨打:xxxxxxx,定有重谢。


“Bucky。”

Bucky从那页寻人启事中抬起头来,凝视着Steve的眼睛,Steve的眼眶都红了,连带着鼻子都有些发红。

“你是在找我吗?”Bucky开口问,他没等Steve回答,顿了顿继续向下说。“你上面写的,我符合一部分,头发,眼睛,美人沟?”

他伸出手指迟疑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探上去摸了摸眉骨。

“这里有一道疤。”

Bucky抬头抿起嘴唇冲他笑了一下“我记起一些,但是不多。你鞋子里的报纸,你的画板和画笔,还有一些战争。”

“是我吗?”他再次问道。

Steve险些落下泪来,耳鸣声持续了很久才逐渐平息。他攥紧了右手的手指,手臂上冒起青筋。Bucky就在他的眼前,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努力证明着自己就是他要找的人。

“是的,是你。”他哑着嗓子说道。

“你说的重谢是什么?”Bucky抬起手里的寻人启事。

“一大笔钱。”

“有多少?”Bucky听到回答后有点失望的舔了舔下唇。

“很多,我不确定。”Steve伸手接住那张纸,顺着卡纸摸上Bucky的手,“大概是我一辈子能赚的所有钱,陪在我身边,我分期给你,好吗?”

Bucky被握住了手,下意识地想挣脱,但他最终没有这样做,小幅度的捻了捻手指,放松了肌肉。

“但我想起的很少。”他继续说道。

“没关系,”Steve缓缓地开口。“如果你想,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我是Steven Rogers,今年九十七岁。”

Bucky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Steve。

“James Buchanan Barnes。”好一会儿后他低声说道。

Steve僵硬着笑了笑,手指痉挛的颤抖着,他使劲儿咬着牙,强迫自己继续说话。

“你能跟我走吗?”他问,“去做我们说好的那些事,我们回家,然后再也不让你走失了。”

“好。”Bucky回答他。“但我得拿上我那条毯子。” 

 

 

 


11.
我叫James Buchanan Barnes,你可以叫我Bucky。

Steven Rogers,叫我Steve,刚刚谢谢你。

以后我保护你Steve,要是谁欺负你我就去踢他的屁股。

那等我长大一点,我再保护你。

好,我们互相保护。




12.
Steve。

我在。

我们到未来了吗?

到了Buck,这就是我们的未来。 

 

END

评论(83)

热度(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