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寻人启事(上)

一个大甜饼,大概还是Steve怎么把Bucky找回家的故事吧。
...........................
1.
Steve被击中的时候,正处于他记忆中最奇妙的时刻。

尖利的箭擦着耳边射中身后偷袭的敌人,Steve回头,看到Clint挑着眉换上一支新的箭,朝他敬了一个军礼。

时间恰恰停在这里,他像被沸腾的时空火焰打了个正着,暂时忘记了陆地上正在进行的战争,错觉让他回到了一九四几年二战的战场上,年轻的Barnes中士隐没在石碓后面,他警惕的紧绷起身体,像一只豹子匍匐在狙击枪后,照看着他的后背。

Steve的盾落在地上,发愣的时候被来不及躲过的激光枪击倒,血肉也和那面星盾一起委之于土地。他在地面上挣扎着爬起来,激光射穿了他的肩胛骨,让他的行动变得迟缓。

我的Bucky。他靠到墙壁边喘息着,心里涌上模模糊糊的疼痛。




2.
Peggy的情况变得不怎么好,Steve刚刚结束任务就收到了简讯,Peggy想见他一面。

他来不及回家,草草包扎了伤口,就赶到了医院。

“你来了。”

Peggy老了。她不再是年轻时那个玫瑰花一般娇艳又火辣的女人,她变得消瘦而憔悴,干枯的聚起茧皮的手臂上插着维系生命的管道。她的头发细脆灰白,眼睛深深的陷下去。

“真不想让你看到我这副样子。”Peggy轻声说道,她的眼睛很亮,隐隐折射出年轻时的美艳模样。

“你怎么样都是最美的,我的女孩。”Steve凑近病床,笑着为她掖了掖被角。“你会好起来的Peggy,还记得我们有一支舞没跳吗?”

Peggy随着他弯了弯眼睛,似乎想起来七十年前那些战事和悸动,然后目光停留在他从领口露出的绷带上。

“你又受伤了?”

“一点小伤。”Steve坐回椅子上,看似不怎么在意的回答。“任务的时候分心了。”

病房里变得安静,他们的呼吸声变得清晰可闻。

“你找到他了吗?”好一会儿,Peggy开口问道。

“没有。”Steve干涩的笑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或者我该发个寻人启事之类的东西。”

Peggy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叹息,又堪堪止住,她凝视着Steve垂下去的眼晴,朝他伸出干枯的手指。

“别放弃,Captain。”她用力握了握那双抓住她的手。“Barnes中士可能迷路了,他等着你,你得带他回来。”

“是,”Steve说。“我绝不会放弃,在我的生命结束之前,我都不会放弃。”

他们不再说话,Steve看着桌上的百合花发怔。

“Steve,过来Steve,”Peggy叫他,等着他调整好心绪,凑过来听她讲话。“别再迟到了,你应该和那个正确的舞伴去跳舞,别让他等了。”

Steve喉咙哽的疼痛,像有火在烧,他紧紧的盯着不远处木门上螺旋的纹路,听见自己模糊又哽咽的声音。

“我会的,我会找到他,我会的。”




3.
命运像一张绝大的网,把世间万物都网在其中,是虚幻的,也极清楚。在漫长且无处诉说的无望日子里,总有一些你所渴求的东西看似近在眼前。它让你在这一天得到惊喜,那么就只能是这一天。

接到Sam电话时,Steve正在阳台上给仙人掌浇水。

“找到冬兵的落脚点了,但我不敢一直在这里监视。”Sam的声音从听筒处传来,带着一点得意的兴奋。“那可是冬兵,你懂的Cap,我会暴露的连裤子都不剩一条。”

“谢了Sam,把地址传给我。”Steve抓紧手里的手机,把洒壶放到窗台上。

“当然,”Sam说。“但我得提醒你,我们不能确定他现在的状态,他是Barnes中士,但他现在同样也是冬兵,所以.......”

“我知道你的意思。”Steve打断他的话。“我有分寸。”

我必须有分寸,我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Steve在安全屋对面的咖啡馆里坐到下午四点,才看到那扇紧闭的门动了动。

Bucky带着棒球帽,穿了一件暗红色长袖套头衫,左手塞进衣服口袋里,严严实实的被遮住。

他站在马路边张望了一会儿,看上去不知道该要往哪里去,只舔了舔下唇,顺着大部分人流沿着街边往下走。

他跟着人群等红灯,过马路,途中给一个在街边拉小提琴的流浪艺人放下了零散的钱,Steve猜那大概有五美元,随后那位艺人停下了演奏,朝Bucky行了脱帽礼表示感谢,还送给他一把小小的提琴模型。

他等着Bucky走得远一些,来到那人面前,在他的小提琴盒子里留下了五百美元,艺人惊讶的抬起眼,Steve只冲他笑着摇摇头,继续跟上Bucky。

一半为了他的艺术,一半为了他刚刚的谢礼。

他恨不得护在骨血里的宝贝,却被命运拖到世人跟前鞭笞,他护不住,只能看他挨着,只能感谢所有善待他的人,感谢所有能看到他温柔本质的人。

Steve跟在他后面,不敢太近,目光也不敢停留太久,只能远远地看着,像一个真正散步的路人一样。

冬兵没什么目的,也许他只是想重新认识认识这个世界。他走的很慢,目光里带着审视和探究打量着每一样东西。

几分钟后他在一家冰淇淋店门外停下了脚步。他抬头看着色彩鲜艳的广告牌,使劲儿嗅了嗅。

Bucky总喜欢这些味道甜腻的食物,Steve心想,水果派也好,松饼也好,焦糖布丁也好,他只要一看到这些,就像幼鹿看到还滴着晨露的鲜草,眼睛发着亮的跑过去。

他看着Bucky把右手伸进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又有点失望的拿出来,垂到裤子边上。Steve的太阳穴崩得发疼,他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没有冲过去带Bucky去吃那些冰淇淋。

不能吓到他,他告诉自己,控制着自己的呼吸重新变的均匀。他抬头记住这家店的名字,发誓等他把Bucky带回家,一定让他来这儿吃个够。

他跟着Bucky继续向前走,看着他路过玩具店的橱窗,驻足在美国队长海报下。

Bucky凝视着海报上美国队长的脸,把手指点在玻璃上,嘴唇张动小声的嘀咕了句什么。

他看着Bucky路过一支垃圾桶,弯腰捡起地上一株快枯死的多肉植物,他把小花盆捧在金属手掌里,右手探过去捏捏植株的叶子。


 

 

4.
Steve靠在墙后,意识到自己必须结束这次跟踪,哪怕再多呆一分钟,他都会忍不住冲过去把他抱进怀里。

他一步一步地往回走去,离开了那片街区,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两个小时才回家。

Steve掏出钥匙打开门,看着冷清的客厅,换好鞋子走进书房里。他在书橱的最高层拿下被翻得折了角的剪贴本,一页一页缓慢地看着。

醒来的这两年,他不时地从一些宣传画或者故事书上看到Bucky的身影。美国队长孩童时代的挚友,战场上的左膀右臂,人们或者记录或者编撰出一些Barnes中士的英雄事迹,再从各种角落里找出连他都没有见过的照片。


这些时候,他总是暗搓搓的把它们留起来,等闲下来就把它们小心的裁好,粘到剪贴本上。

Steve靠在桌子前翻了一会儿,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脚下的地毯,那是一块纯手工编织的羊毛地毯,棕色打底,上面绘着白色的菱形图案。

半年前的一次任务结束后,他甚至没来得及换下制服,就在一家商店的橱窗里看见了这块地毯。他愣了几秒,带着沾满鲜血的星盾走进去买下它。

为此Natasha还嘲笑他有一颗隐藏至深的少女心。

Steve抱着包好的地毯笑了笑,没有反驳,但他知道不是这样。

七十年前他曾经和Bucky一起靠在客厅的沙发垫子上,两个人在寒冷的冬天缩进被子里靠在一起。

“这天可真冷sweetie。”

“别这么叫我。”Steve嘀咕着挪远了一点,被Bucky一把拖住拉回怀里。

“好,好。”Bucky敷衍着回应,把他往怀里按了按。“我们以后必须得买一条长毛的地毯,等冬天到了,我们就躺在上面打滚。”

“地毯?”

“对。”Bucky说,“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在William先生家见过的那块,有菱形图案,我打赌它们一定舒服极了。”

“我打赌它们也一定贵极了。”

“所以我说的是以后,我们以后要买。”

Steve怔忪的看着脚下的地毯,剪贴本上的Barnes中士扬起唇角冲他笑着。

眼框有点发疼,呼吸也变得时浅时深,Steve半闭上眼睛,暗暗抑制住模模糊糊涌上来的泪意。

你找到他了,他对自己说。




5.
Bucky像往常一样捡起扔到门缝里的那叠广告单,在里面看到了一张寻人启事,没有照片,只有短短的几行字。

寻人启事:本人走失一位挚友,男性,具体特征如下,

棕色头发,微有弯曲,眼睛很大,湖绿色。

我的挚友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不管别人承不承认他都是,我知道他是)。他曾与我在家乡布鲁克林度过童年,我们一起长大,捉过红松鼠和白兔子,折下松树的树枝打枪战;我们在剪夏罗花圃里写生,也在秋雨生寒的夜晚一起看星星。

如果你见到他,请转告他,让他在原地等等我,求他等等我,我已经在接他回家的路上了。

重要线索拨打电话:xxxxxxxx,定有重谢。


Bucky皱着眉看这张寻人启事,在窗户的倒影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容。

是不是找我的?他悄悄地心想,或许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记得我是谁?

这不可能,很快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把手里的寻人启事揉成一团扔到桌子上。如果有人记得他,也只会记得他是冬兵,是九头蛇臭名昭著的杀人机器,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别的,什么人。他暗暗的咬着这几个词,好像抓住了几个一闪而过的画面。

想不起来。

Bucky放弃的捡回那张纸,把它铺平夹进自己的日记本里,然后继续翻着手里的那些宣传单。

幸运女神今天仿佛是眷顾他的。他在那堆花花绿绿的彩色纸张里发现了两份有用的东西,一份是订着两张50美金代金券的餐厅宣传单,他想去这家店已经很久了,他们在广告语上说会做全纽约最好吃的肉丸意面。

他有点高兴的把两张代金券放起来。

还有一份是一张面包店的宣传广告,上面印了几个模样精致的水果蛋糕,价钱还算划算,但它的左下角用小小的字写着:新店大酬宾,前十位顾客可享一美元换购蛋糕活动。

一美元,他可以支付这个,Bucky看着宣传画上的蛋糕心想,这些蛋糕看上去比下午的冰淇淋要好吃。

十分钟后,他出现在离安全屋最近的电话亭里,拨通了商家的电话。

“你好?”

“你好,”Bucky舔了舔下唇回答。“我想问,嗯……我是说,我看到你们的宣传广告。”

“是的先生,前十名只要一美元。”

“那我……”

“您在其中,恭喜您,您想订购一个蛋糕吗?”

“如果可以。”

“当然可以,请您告诉我们地址,我们的派送员马上就到。”

Bucky没有告诉他们安全屋的确切位置,只指明了一个地点,如果这是个阴谋,他可以立刻脱身。

没有阴谋,只有热乎乎的蛋糕。二十分钟之后,一个打扮极为哥特式的姑娘从哈雷摩托后座跳下来。

驾驶摩托的男人带了头盔,身形隐在黑夜里看不太清楚,但Bucky觉得有点眼熟。

他没有多想,从阴影里走出来接过蛋糕,还说了谢谢。

姑娘抿着嘴对他笑,跟他说不客气。

但回到家Bucky打开蛋糕盒的时候觉得自己被骗了。这个蛋糕看上去完全是新手做的,和图片严重不符,甚至连奶油都抹的很不均匀,蛋糕上面的图案仿佛是一个笑话。

味道还不错,他吃下第一口的时候心想,就像他曾经吃过的一种甜品。

是哪一种呢?

想不起来。

TBC

 


评论(71)

热度(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