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The Future (2)

(三)

出不来,进不去,那道坚固的门隔绝了他们。 


Bucky就在与他相距不到十米的地方被折磨,他的嘶吼声通过门缝或者管道传出来,像长着尖牙的蛊虫,顺着他的耳膜钻进去,游经血脉,蛰的他身上每一寸都在疼。他的神智被一点点挤出去,几近窒息。 


Steve用力砸着那扇门,盾磕在金属面上发出刺耳的巨响,他听不清自己是不是随着Bucky的呻吟也发出骇人的嘶喊,只觉得像被绑在光天化日的地方凌迟。那把刀钝的生锈,还是剥开他的皮肉,挑断他的筋骨,把他的心挖出来层层割断。 


恍惚间他又记起凌晨那个梦,想来早有预示。 


梦里他全身受缚,Bucky就在几步远之外,在他眼前坠下雪原;现在他被门阻隔,生生听着Bucky竭力挣扎,碰不到救不了。 


废物!废物! 滚烫的眼泪滴下去,混着磨破手掌的鲜血,隐没在指间。 


他后退了两步,用上所有的力量,把盾砸到门上,金属面终于不堪重负的发出一声响儿,在他眼前裂开了一道缝。 


Steve几乎庆幸的笑出来,他颤抖着举起盾猛击着那条缝隙,试图以此作为突破口。但很快他停住了,怔忡在原地。

因为透过那条缝隙,他看到了Bucky。 他以为这个世界带给他的苦境已经足够多了,却没想到真正的噩运,给他致命一击的地方等在这里。 


他看到了,他明白了,他清楚了。


 Bucky就在里面,被绑在冰冷的机械台上。他躺着,遍体鳞伤,被漠视,被折磨,被一遍遍的拖到地狱里,忍受无尽头的酷刑。 


那是他的Bucky啊。 


是他呕心泣血一笔一划刻在骨血里的爱人,是他善良忠诚生死相依的爱人,是他在这七十年间清醒轮回都印在心上的爱人啊。 


Steve的肺像被火灼烧了一样,疼的他两手发抖,几乎拿不住那面盾。他双膝发软,扶着金属门跪下去,呜咽着看着自己满手的眼泪和鲜血。 


那是他的血,也是Bucky的血。是他七十年前没有抓住那双手,是他亲手把Bucky送进了这些恶魔的手中。 


肝肠寸断,五脏俱焚。 


他凄恻的心里陡然生出一股恨意,针对这个世界存在的本身。

Bucky做错了什么,要把他困在无边无际的苦海之中,让他在满是尖刺的牢笼中受此磨难。他痛恨这个世界,痛恨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 


“Jesus……”Natasha和Sam解决完正门的敌人赶过来,就看到Steve像死了一样跪在那扇坚固的金属门前,健硕的后背弯下去。


 “给我十秒。”Natasha查看了那道缝隙后松了口气,掏出了一个小型的榴弹装上去,sam扶起Steve向后退着。


 门在他们眼前被炸开了。 Steve愣在原地一秒,也仅仅是那一秒,他的眼睛红的充血,浑身的筋肉都隆起来,他听着耳边嘈杂的叫喊声,迎着指向他们的枪口冲了进去。


 他本以为滔天的恨意会让他杀死屋内的所有人,但是没有,他的所有目光都聚焦在洗脑台上浑身都在颤抖的冬兵身上。 


没人能阻挡暴怒的美国队长,他无心恋战,爆发的本能让他将一切送上门来的敌人挫骨扬灰。他用力的拦腰斩断了洗脑器械,打破了束缚,让它们变成了一堆破烂。 


冬兵嘴唇蠕动,发出细小的呜咽,奋力地在洗脑台上把自己蜷缩成一团,险些摔在地上。


Steve接住翻下来的冬兵滑坐下去,扔掉手里的盾牌,脱力的靠在报废的仪器上,把他抱进了怀里。


 他一时间觉得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但怀里痉挛着靠近他的躯体又在真切的提醒他,那些钻心的事儿不过才刚刚发生过。


他看着冬兵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只能小心的擦过他汗湿的头发,轻轻的拍着他紧绷的背安抚,然后更紧的把他锁进怀里,亲吻他的额头和眼角的泪痕。 


Sam等人识相的没有过去打扰,事实上他们都不太敢去看Steve脸上的表情,他带着哽咽的呼吸声粗重的让人无法忽视,看上去像被铰链扼住了喉咙,刑台下憔悴的受戮者,紧抱着临刑前最后一杯温水。


 直到战斗结束,Natasha才走过去蹲下,小声的叫着Steve的名字。


 “Natasha。”Steve身体僵硬的如同一块墓碑,把目光转回到Natasha身上,机械的回应。 


Natasha叹了口气,从腰间的战术包取出一只药剂,她刚刚拆开塑封去找冬兵的胳膊,就被Steve一把抓住了手腕。 他没有说话,只是眼睛通红的看着那只注射针。


 “听我说Steve,他不记得你……”


 “他会的。”Steve沙哑着嗓子打断。 


“但现在没有。”Natasha快速的解释。“如果你想安全的把他带回去,就必须给他打一针镇定剂,防止意外。”


 “和九头蛇的追兵。”她补充道。


 Steve紧紧地盯着她,缓慢地放开了手。他让出冬兵的右手,重新把吻落在了他皱起的眉头上。



(四)

检查是在Bruce家的地下室进行的,那个地方十分隐蔽,但医疗设施齐全。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电击来清除记忆。根除Barnes先生记忆系统中固有的的行为模式,对大脑进行新的编码,阻止记忆再现,性格的重构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为了清除行为模式,他们恐怕在这七十年中采取了多次的电击,同时伴随了剥夺感官的药物注射。”Bruce合上手中的分析表,叹了口气。


 “这样禽兽不如的魔鬼手法,我不敢想象Barnes先生在这七十年中遭遇了多少苦难。” 


Steve只是看着Bruce,脸色泛红,眼神毫无波澜,带着一股子近乎绝望的平静。

Natasha率先发现了不对,她快步走到Steve身边,握住了他的手臂。他的小臂上暴起青筋,微微的颤抖着。


 感觉到Natasha的手,Steve像是回过神来,耳畔一阵嗡嗡作响,他晃了一下,一把撑住桌子,目光环视着,模糊的越过所有人,最终在躺在手术台上的冬兵那里聚了焦。 


他开口想说什么,就觉得血气上逆,喉咙一阵腥甜。他剧烈的咳起来,高大的身躯撑着桌面弯下去,血顺着指缝溢出来滴在桌上。


 “Steve!”Natasha拨开他捂住嘴的手,递过去几张纸巾。


 Steve目光阴戾的有点瘆人,他站直身子,挥开Natasha的手,用纸巾一点点的擦干净沾染在脸上的血。 


“我没事Nat。”他把纸巾攒成一团扔到桌子上。“我会踏遍每一寸土地,亲手把他们送进地狱。”


 “但是现在,我带他回家。”他走到手术台前,低头看着还在昏睡的冬兵,每一条神经都蹦的疼痛。

“我要带他回家。”

TBC


……………………

感谢提供梗的蜡蜡。

假装能艾特到,最厉害的@白蜡,每次讨论完梗,都对盾冬有了新的创作激情。

我可能要追在你后面蹭梗了(๑•̀ㅂ•́)و✧

评论(34)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