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Evanstan】一级警戒与一见钟情(小甜饼,一发完)

世界上最甜蜜的包包生日快乐🎂🎂,希望这个宝贝永远被赞美和鲜花包围,事事顺遂。

以及生贺文怎么能不开车

..................

1. 

我要把Sebastian列入一级警戒了,Chris又一次NG之后心想到。但实际上Sebastian无辜极了,他只不过是坐在片场旁的椅子上,两眼放空的发了一会儿呆。

 

但显然在Chris眼中并不是这样的,演员休息区的位置刚刚好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甚至不用转头,眼尾的余光就能把Sebastian的所有动作都收入眼底。

 

他的头发被自己揉的蓬松,还有一些不怎么听话的从额前垂下来。Sebastian悄悄地吸了一口气,嘟起一点嘴试图把那几根头发吹回去,毫无疑问他失败了,于是耸了耸鼻尖,任由它们去了。

 

Sebastian很快就察觉到目光,抬起眼皮往这边看过来,抿着嘴冲他笑了一下。

 

Chris被击中了。

 

这是他见过最清澈的眼睛,最漂亮的笑。他笑起来很干净,就像因为成熟而纷纷落下的合欢花,被风从树梢吹散,带着甜蜜的香气纷纷扬扬的,落到草丛,仓谷;落到森林,麦田;落满人间。以至于让他一下子绊住了舌头,忘了台词。

 

“hey,你演的很棒。”Sebastian看着Chris走过来,递给他一瓶水。

 

“谢谢Sebastian,但我得承认我不在状态。”Chris有点郁闷的接过那瓶水坐下。

 

“Ummm…….谁都有不在状态的时候。”Sebastian说。“但刚刚你那一条演的很棒,没错,我是说,你不必在意。”

 

他绞尽脑汁的想说出一些什么话想安慰一下失落的Chris,焦灼的伸出舌尖,飞快的在唇边舔了一圈,模样可爱极了。

 

他还穿着冬兵的作战服,防护面具拿在手里,手指摩擦着边缘。

 

Chris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他看着Sebastian垂下的眼睛,睫毛乖巧的在眼下打出一片盈盈的光影,他敛住的唇边,他温软的嗓音。

 

“也许我能和你对对戏Seb?”他恍神的时候听见自己的开口问道。

 

“当然。”Sebastian因为突然拉近的称呼惊异的挑了挑眉毛,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随时都可以。”

 

是命运,这是命运,Chris心想。

 

从那之后,Chris总是拿着剧本跟Sebastian黏在一起,他们谈论美国队长的信念和理想,谈论Steve和bucky之间密不可分的感情,谈论片场的盒饭难吃,谈论宾馆的睡床过于柔软,谈论罗马尼亚的天空,谈论波士顿的大街小巷。

 

Chris时不时假装正经的抛出一两个段子,看着Sebastian轻易地被他逗笑,眼角眉梢都爬上欢快的细纹。

 

两个人握着手里永远停在第三页的剧本,在各种角落里对戏,断断续续的,不着痕迹的流露自己的小心思。

 

 

 

 

2.

“Bucky?”

 

“Who the hell is bucky?”

 

没有正式开拍,他们站在道具的阴影后对词,Sebastian开口还带着懒洋洋的小尾音。

 

Chris爱极了这种撒娇一样的尾音,就像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有人送来了一支冒着冷气的草莓冰棒,冰冰凉的,带着成熟果实的清香。

 

爱情的味道,他想,这是爱情的味道。

 

“你觉得这个时候Bucky想起Steve了吗?”为了掩饰自己的走神,Chris正经的问道。

 

“也许吧。”Sebastian笑起来。“或者他还没完全想起来,但他肯定一眼就看出来这个男人跟他有过紧密的关系。Ummm…..你知道,我是说那种,嗯…..灵魂上的契合感。”

 

“没错。”Chris紧紧地盯着Sebastian的认真思索的眼睛。“灵魂上的契合感。”

 

Sebastian低下头摩擦着手里剧本的纸张,Chris把目光游移到一个摄像师的鞋子上,两人陷入了一点冒着粉红泡泡,羞怯又朦胧的氛围。

 

“我一会儿要拍一场戏,从这边跑过去这样。”Chris率先打破了沉默,兴致勃勃地开始了新的话题。他把手里的剧本卷起来拿在手里,手舞足蹈的跟Seb比划着。

 

“这可真有点滑稽,他们要我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他大笑着拍拍Sebastian的胸口,被硬邦邦的作战服硌到了手。

 

“你能帮忙拦住我吗Seb?”他收回手解释道。“我觉得我会跑出片场去。”

 

“饶了我吧Chris。”Sebastian忍不住和他一起大笑起来。“我们俩会一起摔在地上,抱成团滚出去的!”

 

“试试吧Seb,就试一试。”

 

“好吧,这取决于你的速度。”Sebastian假装为难的答应,眼睛里都是狡黠的笑意。“要是你跑的太快了,我就闪开让你扑在地上。”

 

“小坏蛋。”Chris摆出一副天塌脸,忍不住伸手戳戳Sebastian因为微笑鼓起来的脸颊。

 

两个人因此再次陷入了奇怪的小气氛,这恋爱的酸臭味。

 

等到开始拍摄,Chris在原地热身,他果然看到Sebastian徘徊着去了远处终点的地方,他抬着小鹿似的眼睛四处观望,企图想看看自己是不是成功的悄悄溜过来了。

 

很可惜,冬兵是整部电影的小公举,他的一整个造型团队都跟如临大敌似的跟在他的身后,时刻准备着冲上去替他补妆整理造型。

 

Sebastian看到呼啦啦跟过来的团队,像个做错了事生怕被发现的孩子,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嫣红的舌尖从嘴唇边上翻出来一点,又隐没在口腔里。

 

Seb真是这个世界上最甜蜜的小孩,Chris心想。

 

接着他开始跑了,这大概是他此生跑过最快的速度了,他朝着终点跑过去,朝着他的Sebastian用力跑过去,腿部的肌肉线条划出流畅的弧度。

 

Sebastian才没有像他说的那样闪开,他结结实实的让Chris冲进了他的怀里,两个人因为冲击力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来。

 

“你可真重!”Sebastian笑着抱怨,把Chris推开一点。

 

Chris笑的眼睛都弯起来,他摇晃着伸出食指在唇上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重新把Sebastian拥进怀里,在他耳边留下一个带着火热气息的吻。

 

Chris露出一个得逞的表情,对着Sebastian眨眨眼睛。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没有人注意到。

 

Sebastian低垂着头,冬兵半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目光,但Chris能看到,他的眼睛里带着笑意,带着某种光亮。

 

这让他想起前两天他在房间自己看的《列王传》,小王子眼波流转,眼里带着湿润的水汽,濡湿了他的心,让他整个人暖洋洋的,暖到心坎儿里,丘脑里的苯基乙胺和其他神经递质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来,势不可挡。

 

 



3.

他和Sebastian陷入了暧昧的游戏,他们在媒体面前夸赞对方,试图用上这世界上最甜蜜的词;他们拥抱,谈笑,暗搓搓的穿上相同款式的衣服,仿佛有一朵红粉色的云彩围绕在他们身边,味道就像蛋糕上的霜糖酱。

 

但谁也没有率先捅破这层搁在两人中间的薄纸,他们都是在好莱坞浸淫许久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暧昧的底线在哪里。

 

这是暧昧吗?这是爱情吗?谁敢先站出来说呢。

 

拍摄结束后的庆功宴,所有的主创成员围在一起。他们喝酒、跳舞、游戏,像每一个剧组都会有的,开始最后的狂欢。

 

Chris不是真正的美国队长,没有四倍的血清,没有灌不醉的特殊能力。他是主演,在轮翻上阵的推杯换盏中败下阵来。他红着脸喝下又一杯酒,恍惚地看着坐在沙发上脸色不怎么好看的Sebastian,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拉进了下一轮游戏。

 

“你的搭档们都这么火辣,简直不像个惩罚。”Anthony大笑着撞撞Chris的肩膀。“快挑一个吧,献上美国队长热辣的吻!”

 

火辣,当然,我有世界上最火辣的搭档,Chris含混的心想。他的目光飞快的扫过Scarllet、Emily,停在Sebastian的身上。

 

“来吧Sebastian!”Chris大声的叫道。

 

Sebastian听到自己的名字甚至呛了一口酒,咳嗽起来。他胖了一些,腮上多了一点软软的肉,让他看起来像个二十几岁的大学生。

 

“快点Seb~~”Chris没有得到回应,不太满意又叫了一次。他的声音因为酒精变得沙哑,拖了长腔的尾音竟然显得有点委屈。

 

“得了吧,Chris…….”Sebastian撑起一个夸张的笑,但Chris没让他说完,就像一只嗅到主人回家的金毛一样,摇着尾巴扑了过来。

 

Sebastian感受到Chris柔软的嘴唇碰上他的,两个人一起倒在沙发上。

 

“太狡猾了!Chris!”

 

Anthony大笑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但Sebastian什么都听不到了,他仿佛被Chris推到了湖心,船在水面上晃着,喘息间都是那人身上的香气。他抬头,只能看到层层阴影,只能看到Chris睁开眼睛,湛蓝的眼眸中全是自己的倒影。他听到Chris附在他的耳边,小声的低喃。

 

“My Bucky,My Sebby。”

 

 

 

 

4.

后来的事他总觉得记不太清了,Chris一直黏在他的身边,直到庆功宴结束。

 

他们一起回了酒店,在酒店的花园里游荡。

 

“你想说点什么吗?”Sebastian在一个花坛前停下脚步,他抬头看着缀满繁星的天空,目光又移回Chris的脸上。

 

“或者换个问法。”他耸耸肩,坐到花坛的台子上。“你准备怎么处理这段关系?”

 

Chris心跳如擂鼓,他的脸开始发烫,他知道有些事不一样了,他得做出选择,他必须现在就作出选择。他在月光下看着Sebastian的脸,这是一张毫不显女气,英俊又成熟的面容,他从没对一个男人产生过这种感情。

 

Chris不知道,但这段日子他每天都很快乐,就像吃了太妃糖一样,甜腻的夹心包裹着他。

 

“看来我得帮帮你。”Sebastian笑了笑,他环顾着四周,伸手从花坛的边上扯下一朵小野花。

 

“就用最简单的方法。”他抬头看了一眼Chris,眼里流露出一点疲惫,风把他梳理好的头发吹散了,让他整个人显得有点冷清。

 

“结束它,或者换一种方式。”Sebastian轻声说着,伸出手扯掉一片花瓣,看着它打着转儿落在地上。

 

“由你选择Chris。”

 

他把野花的花茎揉搓在一起,手指上浸染了汁液。

 

Chris低头看着他,觉得Sebastian像一只鹿,一只蕴含力量又天真至极的鹿。它在马尾松下驻足,流连在溪水边,是整个森林宠爱的珍宝,由着他肆意妄为,不畏世事。

 

但现在它来了,带着剪夏罗缠绕编织的花环,带着甜腻多汁的花揪树浆果,带着它的爱情和传说,穿过整个森林来到他面前。

 

它伏在地上,用布满柔软绒毛的鹿角靠近他,等着他的选择。

 

我根本不能拒绝他,Chris心想,因为我才是那个在林边一见钟情的人,迷恋他的躯体,沉醉于他的灵魂。

 

我才是那个费尽心思,苦苦等待这一刻的林外人。

 

“Seb。”Chris开口叫道,先他一步抽掉了那朵小花。

 

Sebastian抬起头,正看到Chris俯下身来,吻住了他的嘴唇。

 

“我爱你,我的Sebastian。”

 

 

 

 

5.

后来Chris把他送回房间,在房间门口跟他道别。

 

“再见Sebastian。”Chris说。

 

“再见Chris。”Sebastian回应。

 

但两人谁也没有动,他们站在已经打开的房门前看着对方,这么近,又这么远。

 

夜晚总是让人兴奋,黑暗怂恿着人兴奋,白天里抑制住的那些情感,到了夜晚就倾泻出来。

 

他们吻在一起,跌跌撞撞的进到房间里,门在他们身后关住,隔绝了走廊里的光。


上车!!!都上车!!

评论(32)

热度(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