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非法同居 (小甜饼,一发完)

实际上是一个从非法同居走向合法婚姻的故事。(不,我在胡说八道。

忙得团团转,还是想给盾冬撸小甜饼,我爱盾冬。

................................

1.

闹钟响的时候,Bucky还沉浸在他的梦里,他梦到十几岁光景,他们在布鲁克林老房子后的庭院里写生,那墙的边上种了些宽叶常青藤,花枝延伸生长,把斑驳的墙壁淹在绿叶里。

 

Steve站在那堵墙前面,在画板上涂涂画画。

 

而他就坐在后门的一把旧椅子上打盹,数着地上搬家的蚂蚁,或者瞧着太阳光线穿过那些繁密的叶子落在地上形成光斑。等无聊了,就溜过去看Steve画了什么。结果他面红耳赤的想捂住自己的画板,被Bucky依靠身高优势锁在了怀里,那方形的画板上画的果然是他,垮着肩躺在椅子上,衬衣的扣子从领口打开两颗,露出修长的脖子和分明的锁骨。

 

小Steve红着脸去捂他的眼睛,两个人打闹着滚成一团。

 

他不太清楚这些到底是个梦还是曾经真实发生过,但是温存的画面让他心里亮堂堂的,留在里面不愿意清醒过来。

 

“Bucky?你醒了吗?”Steve伸手按掉被彻底忽视的闹钟,伏过身去摸摸Bucky的头发。

 

“完全没有。”Bucky低声嘟囔。

 

“我们差不多该起了。”Steve伸手戳戳他挺直的鼻梁,结果自作自受的被一口咬住。

 

“去钓鱼Bucky,我们说好的。”

 

“我知道,我知道。”Bucky不满的睁开眼睛,从床上跳下来,踩着拖鞋去盥洗室洗脸。

 

他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里自己四处乱飞,卷翘成奇怪形状的头发,狠狠地吐掉嘴里的牙膏沫,叼着牙刷走出来,含糊的开口。

 

“Steve,我说过头发不能那样吹………”他站在盥洗室门边,神色古怪的看着Steve单手撑在书桌上,正摆出一个扭曲的造型。

 

“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Steve默默地收回伸到一半的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我…..我想重新摆摆这些书,让它们按照首字母排序。”

 

“按照首字母排序?”Bucky狐疑的看着他。

 

“没错。”美国队长露出了一个诚恳的微笑,看着Bucky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回去刷牙,才松了口气,从一些巧妙摆放的书本中间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飞快的塞进口袋里。

 

尽管Natasha批评了他是个不懂情趣的老古董,并全面否决了他的计划,但Steve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想想看,按照Natasha的建议,Bucky在烛光晚餐下听他唱歌,收到一大捧玫瑰,然后吃蛋糕的时候吃到一枚戒指,他绝对相信Bucky会掀翻桌子,把他送到Bruce那里去检查脑子。

 

而他计划的显然更合适一些,今天他们要去钓鱼的那片水域人不多,而且景色也很不错,他准备在这个地方向他的Bucky求婚。

 

简直完美。

 

 

 


2.

但是整天想着毁灭世界的混蛋们可不在乎今天是周末这种事,更不会按着你的计划行事。搞破坏还要挑工作日进行吗?当然不,看心情。

 

Steve和Bucky刚刚把新鱼竿放进车的后备箱里,就接到了Natasha的电话,不消停的九头蛇余孽又来纽约街头蹦迪了,他们只好搁置钓鱼的计划,匆匆换上作战服,赶往现场出任务。

 

在这期间,Steve还要心惊胆战的把那个藏在裤子口袋里的婚戒盒子悄悄放回原位,天知道这一切就发生在Bucky的眼皮底下。

 

等他们到的时候,复仇者们已经和九头蛇开始了混战,Bucky甚至没有等车停稳,就翻了下去,控起枪打爆了几个向这边跑过来的喽啰。

 

Steve也很愤怒,他化愤怒为力量,把近身的每一个敌人打的屁滚尿流,一时间振金敲击肉体的闷响和惨叫声不绝于耳。但尽管是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一些与众不同的声音还是被他的四倍听力捕捉到了。

 

“我的冬兵宝贝儿呢?”

 

Steve顿了顿,斩荆披棘的干翻一路喽啰,势不可挡的朝那个声音杀过去。

 

滚你的,那是我的宝贝儿!

 

“很久不见,我还有点想他了。”

 

Rumlow,我看你也想我的盾了。Steve看清了站在武装车上指挥作战的人,黑着脸把盾甩出,把他从车顶撞了下去。

 

“美国队长!”Rumlow吐掉口中的血,从地上爬起来。“狗娘养的,我一直等着你。”

 

Steve接住飞回来的盾,闪身避开Rumlow一记急促的勾拳,狠狠地踢上他的小腹,反手把盾牌砸上侧颈,盾牌锋利的边缘擦进皮肉,又被一把抓住。

 

Rumlow的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他感受着肩胛骨传来灼热的疼痛,空气里冷硬的火药味,平民的惊呼和鲜血被祭祀的惨叫。

 

从来没有哪一刻让他觉得这么美妙过。

 

“美国队长…….”他看着Steve英俊而正直的脸。

 

“你找到冬兵了?”他扭曲的笑着,声音断断续续。“可惜,可惜他…..永远…….变不回你的Bucky了。”

 

“你知道他都被怎么对待的?你想知道吗?”

 

Steve紧紧地握住手里的盾,剧烈的喘息着。他下意识地吞咽了不存在的口水,喉结缓慢地上下滚动。

 

不能否认,这让他想起那些他曾看过的录像,就像被火烧的滚烫的烙铁,时刻准备着在他的心上,眼里,狠狠地烫下去,一瞬间肝胆俱裂,疼的他瑟缩。

 

“我猜你见过了。他被带上口枷,绑在洗脑台上,他们给他循环播放伟大的美国队长英勇殉国的广播……….”

 

“别说了!”Steve艰涩的开口,四倍的自制力这时候似乎不太够用,他像被打中了四肢,僵硬的不能动弹。

 

“你不想知道?哈?他哭的可伤心了…….”

 

“我叫你住嘴!”Steve觉得自己呼出的每一口气都夹带着刺骨的寒气,从他的肺腑,延伸到他的大脑,疼痛像一只游走在神经里的蛊虫,处处都是。

 

Steve扔掉手中的盾,掐住Rumlow的脖子把他从地上拎起来,他的怒气从身体的每一个关节,每一条神经相连接的地方爆发出来。

 

“同归于尽吧,美国队长。”Rumlow扭曲的露出一个笑脸,伸手往自己的腰间探去,Steve甚至还来不及反应,一颗子弹已经破空而来,精准的打穿了Rumlow的手腕,阻止了这一切。

 

他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卸掉Rumlow的胳膊,将他制住,才喘息着抬头看向解决完战场,扛着大狙走过来的冬兵。

 

“谢谢Bucky。”

 

Bucky歪了歪头,算是回答了他。

 

“冬日战士。”Rumlow沙哑着开口,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你记得我吗?”

 

“闭上嘴!”Steve皱着眉呵斥道,联络不远处的Sam来带走人质。

 

“我记得你。”Bucky摘下防护面具,上下打量着他。

 

“你负责给我递枪捡枪。”

 

闻讯赶来的Sam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的嘲讽已经明显的摆在脸上。

 

“你会下地狱的冬兵。”Rumlow嘶哑地说道,被怒不可遏的Steve再次揍翻在地上。

 

直到他被神盾局的特工小队带走,Steve都沉浸在愤怒当中,他把制服的头盔一把扯下来扔到地上,胸膛剧烈起伏着。

 

“Hey。”Bucky站在一片狼藉中,安抚的拍拍Steve的手臂,而Steve少有的没有答话。

 

“好吧。”Bucky粗暴地把大狙放到地上,凑过去给了他一个吻,还舔了舔他嘴角被打破的伤口。

 

“这样你心情好点没?”

 

Steve僵着脸低头看着Bucky,脸色没怎么好转。

 

“他说你……”

 

“鬼才在乎他说了什么。”他有点不耐烦的打断了Steve的话。

 

“我在乎,Buck。”Steve深深的皱起眉,语气里还带着一点没掩藏住的阴戾。“没人能这么说你。”

 

“我不在乎Steve。”Bucky说。“我做了那些错事,就应该承担责任。我会尽我所能去弥补,但不是见鬼的去下地狱。”

 

“那根本不是你的错!”

 

Bucky撇撇嘴,不再与Steve争论这件事。

 

“如果我下地狱,你也会把我找出来的Steve,像每一次一样,别担心了。”他硬邦邦的说道,抓过Steve的手,把手指塞进他指间的缝隙里,慢慢的合拢,和他十指紧扣着。

 

Steve叹了口气,用力的回握着Bucky的手,把盾从地上捡起来放回身后。

 

两个人慢慢的在满是战斗残骸的街道上走着。傍晚冗长的阳光从云层里铺出来,照在他们回家的路上,整条街都变成暖橙色,坎坎坷坷的,敞敞亮亮的。

 

“Steve。”Bucky突然开口。“我告诉你怎么才能把我从地狱里救出来。”

 

“你说。”

 

“给我买一大块松茸蛋糕。”

 

“再加上一块芒果班乾怎么样?”Steve问道。

 

“好吧。”Bucky装作勉为其难接受的样子,眼睛里闪着细碎的,柔和的光。

 

“要是再来一点蓝莓松饼就更好了,我一定头也不回的跟你走。”

 

“都买。”

 

Steve终于笑起来。

 

有谁能把他们分开吗,艰险的过去?不定的未来?还是那些苦海和地狱?

 

都不能。

 

他若陷了进去,他就把他渡出来,若渡不出来,他就陪他去。

 

 

 

 

3.

晚饭过后,Steve把一盘洗干净的葡萄放到桌子上,推到正在看电视的Bucky面前。

 

“吃点水果。”

 

Bucky斜下眼来审视那盘剔透的葡萄,目光又回到电视屏幕上去。

 

“你挡着我了Steve。”

 

他只得让开身,挤到沙发上坐下,把葡萄一个一个的揪下来,挨个塞进Bucky的嘴里。Steve心里想着今天的任务和他夭折的求婚计划,忍不住长吁短叹。

 

“你有话说?”Bucky把葡萄的果皮吐掉,皱着眉转过来看着Steve。

 

他一直透彻,不管是七十年前稚气未脱的中士,还是七十年后活在隐秘里的冬兵,Steve没什么能瞒过他的。

 

“没什么大事。”Steve犹豫着开口,伸手握住Bucky的手掌漫无目的地摩擦。“但是你知道,美国现在通过了同性婚姻的法案。”

 

“噢--”Bucky像是没懂Steve话里的意思,故意拖着长腔应了一声,注意力重新回到电视上去。

 

“你没想过,嗯….结婚什么的?当然我是说,和我。”Steve紧张的脸都红了,说话也没了次序,偏偏眼睛一直看着他。

 

Steve看着他,坚定地,切慕的,清亮的。这种目光笼罩了Bucky,让他不得不关掉电视,正视这个问题。

 

“现在这样不行吗?”Bucky凑过去,啃上Steve的下巴,两个人一起倒在沙发上,让沙发垫发出不堪重负的一声怪叫。

 

“非法同居。”他正经的嘟囔,从盘子里揪下一颗葡萄塞进Steve嘴里。

 

“胡说,什么非法同居?”Steve伸手揽住Bucky,哭笑不得反驳。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在笑,大概是很久没有这么幸福过,心里平静的像一片泛着细小波澜的湖面,而这个湖面是在树林里的,是在阳光普照下,暖暖和和带着雨后杉木的潮湿气。

 

Bucky的头发上散发出残留的洗发水香波味,混着衣服上的肥皂味,一阵阵的浮在空气里,在他的呼吸间流动,家的味道,总是这样熟悉又感人至深。

 

“如果你把你的小蛋糕再分给我一半,我就同意和你一起合法同居,当然,你得先把你藏在书后面的戒指拿出来给我戴上。”Bucky说着,忍不住笑起来。

 

“你是故意的吗?藏在我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

 

“当然不是。”Steve正经的回应道。

 

“怎么样,Steve,我的条件你同意吗?”

 

“非常划算Bucky,成交。”


评论(35)

热度(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