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Together (小甜饼,一发完)

时间线接队2.

我总想着如果Bucky刚刚脱离九头蛇开始恢复记忆的时候,这段最难的日子Steve能陪在他身边就好了。

...............................

1.

Bucky,那是我的Bucky。

 

Steve腰脊挺直的站在一个冰淇淋广告立牌后面,眼睛泛着红,看着十几米以外长椅上的一个背影。


看起来就像让这个世界绑起来狠狠地揍了一顿,然后被扔到西伯利亚的雪原上吊了几天,憔悴的不太像那个总是极为注重自己仪表,绅士一样的美国队长。


他的目光穿过可笑的推广立牌,穿过一条算是宽阔的小路,穿过嬉闹的人群,穿过那片草木葱郁的绿化带,穿过这七十几年间从未停止过的思念和梦境,紧紧地锁在那个熟悉的背影上。

  

有一会儿,Steve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世界和时间都在他的眼前被割断,揉碎了扔进垃圾桶里。他从头皮到脚趾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发热,在持续的叫嚣,想控制着他冲过去,像上次一样抱住他的Bucky,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有没有吃饱,然后领着他回家去。

 

没错,像上次一样,这个“上次”发生在两周前。

 

这一整年,他除了出任务,就是通过各种方法寻找洞察计划之后消失的冬兵。他做了多少计划,走了多少路线,失败了多少次,才终于在两周之前,找到了冬兵的落脚地。

 

他在那个安全屋四周守株待兔的蹲守了好几天,因此当冬兵谨慎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中,颤抖的劫后余生的喜悦,让Steve的身体在他的大脑做出决定之前,就冲过去抱住了他的Bucky。

 

冲动的结果是冬兵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他们在安全屋后狭窄潮湿的巷子里打的难分难舍,冬兵的战斗本能让他狂风骤雨般的进攻,直到Steve结结实实的挨了几下之后,把他按在了墙上。

 

“Bucky!”

 

“我不是!”

 

“你是Bucky Barnes,我是Steve Rogers。”Steve紧紧地钳住金属臂,感受着掌心下的冰冷和挣扎,眼泪挤上来聚集在他的眼眶里。

 

“你认识我。”

 

冬兵听到美国队长哽咽的声音,僵硬的转过头,他脸上眼泪的痕迹让他困惑的抿了抿嘴,试探着放松了作战状态下紧绷的身体。

 

他动了动,这次Steve放开了他,让他能转过身来和自己对视着。

 

“我不认识你…….”

 

“你认识。”Steve摇摇头。“我们来自布鲁克林,我们一起长大,几乎认识了一辈子。”

 

“我不…….”

 

冬兵四处飘散的目光一聚回来,就被美国队长眼里流露的痛苦刺痛了,他的脸上还带着刚刚打斗中的伤痕。

 

这无时无刻都提醒着他,自己是一个不受控制的武器的事实,他几乎立刻想起了一年前,他是怎么把眼前这个,这个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与他有联系的人打得半死送进了医院。

 

“求你了,Bucky,求你了。”

 

别这样叫我,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冬兵急促的喘息着。

 

“我不是Bucky!”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把美国队长甩到对面的墙上,踉跄的往外走去。

留下Steve脱了力的顺着墙滑坐到地上。

 

他恍惚的看到冬兵离开的背影,与七十年前那个帮他赶走小混混的Barnes中士的背影重合在一起,然后一起消失在巷子口。

 

冬兵再次失去了行踪,一切都得重来。

 

Steve扔掉那些可笑的追踪计划,再次踏上了他的行程。或许还得一年,也可能得两年,五年才能再找到他的Bucky,但谁在乎呢?

 

好在命运对美国队长是眷顾的,两周之后,他再次找到了冬兵。

 

这次慢慢来,总有办法的。

 

 

2.

冬兵已经连续几天看见美国队长了。

 

他有时候出现在他吃饭餐厅的另一张桌子上,不来跟他搭话,但走的时候帮他结好了帐。

 

有时候他出现在安全屋附近的公园里,笑着给一群欢呼着“是美国队长!”的孩子们递过来的笔记本上签名,空隙里抬头对他眨眨眼睛。

 

也有时候,他轻轻敲着安全屋的窗户,等他看过去,就把一朵盛开的玫瑰插在窗户的锁梢上。

 

还有些时候,他送来一个小小的纸箱子,把它放在安全屋的门口就离开,里面通常是一些非常合身的柔软衣服和数额不少的钱。

 

他们在马路上偶遇,在餐厅里偶遇,在公园里偶遇,在水果市场偶遇,在博物馆里偶遇…….

有一次,他起床时甚至在窗户上发现了一张便条。便条上画了一个小小的心,还有一行字。

 

【今天得去出任务,我猜我可能会出现在电视上:-D】

 

冬兵犹豫着打开了客厅里从未使用过的电视,果然看到了正在纽约市区大战外星生物的复仇者们。他蜷缩在沙发上,目光追随着那个蓝色的身影,在看到他从背后被一只外星狗扑倒的时候,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如果我也在就不会这样了,他突然想到。他为这个想法愣了愣,然后模糊的想起了一些画面,一个队伍,一把老式的狙击枪,还有一个美国队长的军礼。

 

第二天,美国队长也没有出现。

 

冬兵在安全屋附近的街上走了好几圈,才有点失落的走向了下一个地点。

 

他在水果市场的入口处,被一袋子颜色鲜艳的,新鲜的草莓吸引了全部目光,让他不由得想离它们近一点。

 

也许我能买几个,就算它们很贵。他心想着。

 

“它们好吗?”他犹豫的开口,伸出带着手套的左手拿起一个问道。

 

“我想非常不错。”

 

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冬兵立刻抬起头,果然看到了金发的Steve正冲着他笑。

 

“你想买点吗?送货上门。”

 

他扔掉手里的草莓,却被一把抓住了手。

 

“你不能因为我有一份别的职业,就歧视我的水果。”Steve得意的说。“你还能在这里找到比我这儿更好的草莓吗?”

 

这个水果市场除了他没有人在卖草莓,冬兵果然犹豫了一下。

 

“多少钱?”

 

“一美元,全部给你。”他顿了顿。“如果你能让我送货上门,我就给你便宜一点,只要五美分。”

 

“不。”冬兵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一美元的纸币放在Steve手上,接过那一整袋草莓。

 

“谢谢。”他想了想低声说道,然后转过身离开了。

 

“一早空运来的新草莓,你一美元卖了一小箱。”Sam揶揄的笑着从一旁走过来拍拍Steve的肩膀,把手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想打个折还被拒绝了。看看我们痴情的美国队长,得有多少姑娘想要取代我们的Barnes中士。”

 

“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他Sam。”Steve严肃的说。“从我认识Bucky的第一天起,就没有人能取代他了。”

 

“你真棒。”Sam僵着脸收回自己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

 

“而且他对我说了谢谢。”美国队长带着诡异又兴奋的笑容看着手里的纸币,仿佛上面有一封来自Bucky的亲笔情书,然后他把它小心的折起来塞进了钱包的夹层。

 

“我觉得我进展很快,说不定很快就能把buck带回家了,你说呢?”

 

“是这样。”Sam干巴巴的回答。

 

是这样才有鬼,他偷偷想,恋爱里的神经病。

 

 

3.

冬兵整整两天才吃完那袋草莓,虽然真的很甜,但最近一段时间他都不想再看到这个东西了。

 

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压低了帽子,看着一群孩子笑闹着围住一个穿着笨重玩偶服的“维尼熊”,那个工作人员稳稳的站在孩子的中间,给他们每个人分发着漂亮的氢气球。

 

那把氢气球的中间有一个不怎么好看的高高的飘在空中,被印上的图案是一只展翅的鹰,黑白的,没有色彩。

 

孩子们着急的拿走了那些印着迪士尼动画人物的氢气球,留下它孤单的抓在“维尼熊”的手里。

 

但冬兵觉得它很熟悉,他好像用它做了不少事,他慢慢的靠在长椅的靠背上,回忆着那些画面。

 

“Steve,是背面,我赢了。”

 

“让我看看。”

 

“别看了,我真的赢了,快点跟我回家。”

 

“可是……..”

 

“没有可是,快点Steve,我妈妈做的苹果派趁热才好吃。”

 

那只鹰小小的,被刻在一个银色的圆片上。那是…….一枚属于他们的硬币。

 

他和Steve,用那枚硬币决定了很多事。

 

直到“维尼熊”走到他的眼前,把最后的那个气球笨拙的绑在长椅的扶手上,冬兵才回过神来。

 

他透过头套眼睛的空隙,一眼看到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Steve……”他小声的叫了一声。

 

“维尼熊”摘下巨大的头套,露出美国队长被汗水打湿,惹眼的金发。他的眼睛正因为惊喜而闪着醉人的光。

 

“你想起我来了Bucky。”

 

“没有。”

 

“你想起来了。”Steve肯定的说。“你只看到眼睛就认出我来了。”

 

他尝试着坐到长椅上,和Bucky靠在一起。

 

感谢上帝他没有立刻给我一脚,Steve愉快的想着,假装没有看到冬兵僵着身体挪远了一点。

 

“我没想起来。”

 

“好吧Bucky。”Steve笑着说。

 

冬兵看上去有点紧张的站起来,走的时候试图带走那个气球。但见鬼的它被Steve死死地绑在了扶手上,怎么也解不开。

 

“需要我帮忙…….”

 

“不用!”他恶狠狠的打断了美国队长善意的问话,耳根有点泛红的用力扯断那根绳子,牵着气球飞快的离开了公园。

 

Bucky总是这么可爱,Steve想。

 

 

4.

冬兵回到安全屋把那个氢气球拴在了床脚上,晚上睡觉之前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它。

 

这段日子美国队长总是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让他觉得安全。他能感觉到,一些出现在安全屋四周的杂碎,通常还没有接近,就永远消失在这片街区。Steve很少主动靠近,他总是费尽心思的弄来一些过去的东西,帮他一点一点的回忆着。

 

雨水拍打在窗户上的声音让他的思绪回到现实里,冬兵把被子拉起来盖在鼻子下面,望着窗外被闪电照亮的夜空。

 

很熟悉,就像在布鲁克林他经历过很多次

 

“我真是讨厌下雨天!”Bucky嘟囔着关上卧室的窗户。“每次都又潮又闷。”

 

“而且我的身上变得黏糊糊的。”他说着,伸出手去抓Steve正在画画的胳膊,把自己整个人都贴到他的身上去。

 

“快回家吧buck,你妈妈会担心的。”

 

“不,我出门的时候告诉过她今天在你这儿睡。”Bucky得意的翘起嘴角,伸手扯掉Steve的画笔扔回调色盘里。

 

“以后每次下雨我都来你这里睡。”

 

“Bucky……”Steve叹了口气。“你不必这样做。”

 

“闭嘴Steve,我比你大,你要听我的话。”

 

冬兵陷入这些浮现在脑海里,有颜色有声音的记忆里好一会儿,才带着点说不清楚的期待走到窗户边上,接着他睁大了眼睛看着窗外。

 

Steve撑着一把伞站在安全屋的马路对面,他看上去有点惊讶冬兵会出现在窗边,但他很快对他扬起了一个笑,在伞下冲他摆摆手。

 

Bucky把窗帘放下来了,Steve有点失落的想,他唇边的笑意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撤去,就看到安全屋的门在他眼前打开。

 

冬兵站在门口,两个人远远地注视着对方。

 

“你想进来吗?”冬兵犹豫的开口。

 

“当然。”Steve穿过那条小小的马路,走进了这个安全屋。

 

5.

Steve盘腿坐在沙发上,悄悄地看着Bucky飞快的揪起被子角,盖住了下面一个盾牌图案的抱枕。等他回过头来,Steve赶紧垂下眼,假装认真的研究沙发上细小的纹路。

 

“你跟着我。”

 

Steve听到声音,笑着抬头看着他。

 

“我只是碰巧也喜欢在这块地方走动而已。”

 

冬兵瞪着眼,脸上写满了“你骗鬼呢”。

 

“好吧,我跟着你。”Steve妥协的说。“我其实想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家?上次是我太鲁莽了。”

 

“不。”仿佛一个世纪都过去了,Bucky才开口回应。“那是你的家。”

 

“不Bucky。”Steve轻声说。“那是我的住所,如果你回去了,它才是我的家。”

 

“我没有理由跟你回去。”Bucky移开视线。

 

Steve敛起了脸上的笑意,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冬兵的床前,低头看着他。

 

“我爱你。”他说。“我爱你,这能成为理由吗?”

 

“我犯了很多错。”

 

“那不是你。”

 

“但我做了。”

 

Steve叹了口气,试探着把手放在冬兵的脖颈后,轻轻的摩擦着。

 

“那你愿意弥补一下吗?”

 

“我该怎么做?”

 

“去找九头蛇的余孽,送他们去跟那些人道歉,让他们去赎罪。”

 

“可以吗?”

 

“可以buck。”

 

“好。”Bucky小声答应着,把头靠在Steve的腰上。

 

6.

他们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聊天。其实大部分都是Steve在说,Bucky认真的听着。

 

“我们当时还说好了一起去看大峡谷。你现在还想去吗?”

 

“嗯。”

 

“那我们就去。”

 

“可是你要拯救世界。”

 

“得了吧。”Steve夸张的笑着转过头来,在月光下看着Bucky。“美国队长活了九十多年,他保护这个国家,现在他只不过想要一个假期,想要一个吻而已!”

 

正直的冬兵给了他这个吻,然后他们决定去看大峡谷。

 

 

后记:

 

“什么?你说我的Captain被拐走了!”寇森把他纪念版美国队长的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不敢相信的看着带来这个消息的Natasha。

 

“没错。”Natasha耸耸肩。“他今早发短信告诉我他要去休一个假。”

 

“到什么时候?”寇森生无可恋的问道,从今天开始,他不能每天都见到新鲜的,会动的Captain了,想想就绝望。

 

“他没说。”Natasha顿了顿。

 

“不过他说,他把上次博物馆给他的那套二战时期绝版表演服签上名给你寄过去了。”

 

“噢!”寇森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假装正经的拿起一份文件打开。

 

“美国队长是应该有一个长假了,神盾局什么时候这样苛待过员工?”

 

Natasha翻了个白眼,神盾局什么时候给过她长假?

 

当天下午,Steve收到了一条来自寇森的短信。

 

【衣服收到了,谢谢队长:-D,如果资金上有困难就告诉我,我在神盾局的经费里拨给你。玩的愉快。】

 

“怎么了?”听到短信铃声,Bucky紧张的僵直了身体。

 

“没什么。”Steve笑着把手机扔进书包里,抚了抚Bucky半长的头发。

 

“看来除了大峡谷,我们可以多去几个地方了。”


评论(49)

热度(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