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失眠 (小甜饼,一发完)

大概是一个吧唧失眠后,两个人唧唧歪歪找到了解决方法的故事。

食用愉快。

………………

Bucky最近变得很嗜睡,Steve看着怀里的人想到。

十分钟前Bucky抱着盾坨从沙发上蹭过来缩进他怀里,和他一起看一部动作类型片。


电影刚开始,他还认真的指出了里面几处不合理的格斗技巧,并发动了技能“来自冬兵的鄙视”,可爱的让Steve恨不得亲他几口,但没过一会儿,这位战术指导专家就没了声音,蜷缩在Steve和沙发之间的空隙里睡着了。


他小心的调整了姿势,让Bucky的头能更平稳的靠在他胳膊上,伸出空闲的手关掉了电视的声音。

Steve仔细打量着怀里的睡颜,Bucky轻合住的眼睛下面明显带有浓重的黑眼圈,让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拂过。

“Steve.......”Bucky哼哼着躲闪,把脸埋进他的胸口。

“抱歉Buck。”Steve安抚的摩擦着他的头发。

“你想回床上睡吗?我可以把你抱过去。”

“不。”有几分钟过去了,Bucky才模糊的意识到Steve是在问他,他小声的回应,然后丢掉盾坨,伸开修长的四肢缠住Steve。

“我就想在这里躺一会儿。”他顿了顿。

“行吗?”

“当然,你想躺多久都行。”Steve笑着开玩笑道,干脆把他搂紧了扣在怀里。

“你知道美国队长的怀抱永远向你敞开。”

不过玩笑归玩笑,Steve对于这件事还是很上心。晚饭的时候,他把最后一盘披萨摆上桌,才再次开口提起。

“你最近休息的不太好吗?”

“不。”Bucky拿起披萨的手停了停,又若无其事的把它放进嘴里。

“我睡得还不错。”

“那是最近任务有点多?”Steve拉开椅子坐下,忧虑的提出另一个猜想。

“确实,这段时间你的单体任务增加了不少,我想我得去找寇森谈谈,他不能.....”

“不。”Bucky把手里剩下的半块披萨塞进Steve嘴里,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

“我没事Steve,如果有问题我会告诉你的。”

“嗯.....好吧.”

间接接吻,Steve悄悄地想,忘记了自己本来要说什么。

直到晚上十一点,Bucky在Steve的坚持下不情愿的喝掉了一整杯有助于睡眠的温牛奶,才被放过,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Steve躺在床上,隐约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一点悉悉索索的动静儿,他打开床头灯坐起来,仔细辨别着,准备去看一看。

但当他轻轻的打开隔壁的卧室门,只看见Bucky蜷在被子里安静的睡着。他走过去帮他把遮住头的被子拉下来一点盖好,才犹豫着离开。

第二天清晨,Steve像往常一样起床晨跑。走之前,他不放心的再次拉开Bucky卧室的屋门,果然还是看到他熟睡的身影。

很正常,但直觉告诉他有点不对劲儿。

此后几天,Bucky白天总是很困倦,他的黑眼圈就像冬兵时期涂上的油彩一样浓重到让Steve无法忽视。因此,他不得不在Bucky再一次出任务的时候跟其他复仇者们提及这件事。

“所以你怀疑他晚上失眠但不肯告诉你?”Sam纠结的问道。

“那你为什么不跟James一起睡?”

“我真不敢相信你们居然分房睡?”Tony夸张的耸着肩。

“我认为Bucky需要一些属于他自己的空间。”Steve解释道,他的眼神有点飘忽。

“而且我还睡着一张单人床,我是说....嗯....我还没来得及去换一张大点的床。”

“瞧瞧,寇森把他最爱的队长忙成了什么样子?”Tony受不了的扔掉自己手里的工具钳。

“快点Jarvis,给我们兢兢业业的美国队长订购一张豪华双人床,记住,一定要结实的。”

“好的,sir。”

“不,Tony....”Steve有点脸红的挣扎着。

“不要关注这些无关的问题......”

“好吧,让我们来正面解决一下你的烦恼。”Natasha说着,隔空扔给他一个小小的金属物件。

Steve伸手接住,看到一个微型电子监视器。

“不行,我不能监视Bucky。”他摇着头把东西扔了回去。

“得了吧,这是一点情趣。”Natasha翻了个白眼。

“Bucky会发现的。”

“那就把它放在他发现不了的地方,别告诉我你连这个都做不到Captain。”Natasha把玩着手里的金属球。

“说不定你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比如.........”她语气暧昧的转了个弯。

“够了Nat。”Steve好像想到了什么,红着脸说道。

“比如他在做噩梦,你在想什么Steve?”Natasha用一种得逞的语气,笑着把东西重新抛回来。

“总之拿着吧,只有你能看见监控画面,等搞清楚他有没有失眠,你再拆下来。”

Steve接住监视器思索着,这回没有把它扔掉。

当天晚上,他辗转反侧,总也睡不安稳,第二天一早,Steve就起来打开电脑查看监控画面。

十一点,Bucky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他躺在那儿,像熟睡了一样毫无动静。

十二点半,他从床上坐起来,对着窗户发了一会儿呆。

一点,他来到书桌前,打开台灯翻开一个本子。

从一点往后,Bucky就没有再上过床,他坐在椅子上写点什么,或者对着窗户发呆,直到凌晨五点,接近Steve起床晨跑的时间,才把本子放回原位,回床上好好的躺下。

这就是不对劲儿的地方,Steve皱着眉想。

Bucky总是很警惕,哪怕发出一点声音都会被惊醒,更何况是他打开门走进他的房间?如果他毫无反应,只能说明他对Steve足够信任,而且一直保持清醒。

他必须得做点什么。但他总不能去跟Bucky说,嘿伙计,我昨天晚上偷窥你,发现你失眠了,不如来跟我一起睡吧。

他发誓Bucky会徒手拆掉他们的家。

直到吃早饭的时候,Steve都在思考这件事。

“Steve?”

“怎么了Bucky?”他回过神来。

“我一会儿要去交一个任务报告。”Bucky说。

“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不。我想做一些松饼,在上面浇蓝莓酱的那种。等你回家就可以吃了。”

Bucky咬着叉子回忆了一下那些松饼的味道,愉快的接受了这个理由。

目送Bucky离开,Steve松了一口气。他快速的潜入Bucky的卧室里,拆除了那个微型监控器,然后找到那个本子,翻开看着。

里面字迹潦草的写了一些不太好回忆和梦境,让 Steve忍不住皱起眉来。

Bucky果然做了很多噩梦,见鬼的他应该早点去买一张大床,让他搬进自己的房间。

他又伸手翻了几页,看到一些外文的句子,俄语和德语的占多数,还有一些他根本不能分辨的语言。他隐隐的读懂俄文开头的那篇有自己的名字,但时间来不及让他多想了,他还得去做蓝莓松饼,Steve拿出手机,把那几页外文拍了下来,将本子放回原位。

等到他把装满松饼的托盘放进烤箱,才挤出一点时间去翻译那些看不懂的外文。他倚靠在厨房的料理台上,一点点的查找着它们的意思,翻译着。

但很快,他就停止了项活动。

Steve红着眼伸出手指磨擦着手机上的图片,那本子上潦草的语言,其实都是送给他的,一首一首散碎的情诗。

那大概是九头蛇训练他语言的时候强迫他读的文章,他的 Bucky,是怎么想着他,一点一点的回忆,在无数次洗脑之后留下了这些关于爱情和思念的诗篇?

Steve的手颤抖的拿不稳手机,直到手机铃声拯救了他。

“Rogers先生吗?stark先生为您订购的床到了,麻烦您开一下门。”

Bucky回到家觉得气氛不太对。

他狐疑的看着Steve恨不得把他抱进怀里又不太好意思的扭捏表情,犹豫的伸出手,把自己面前的那盘松饼往那边推了推。

“你,你也吃?”他试探着问道。

“不Bucky。”Steve把那盘松饼又推了回去。

“我想说,你吃过松饼后想不想睡一个午觉?”

“午觉?”Bucky抬头看了一眼客厅的挂钟,上面的指针堪堪指在十点半。

Steve也立刻发现了这个bug。

“不,我的意思是,我是说.......Tony送给我们一张床,你想去躺躺看吗?”

“好。”Bucky沉默了一会儿,放下手里的叉子。

接着他们来到Steve的卧室里,看着那张巨大的豪华双人床。

“那是什么?”一片寂静之后,Bucky指着床上绣着牡丹和鸳鸯的大红床单问道。

“Tony说那是来自中国的一种丝绸,非常舒适。”Steve解释说。

“你想来试试吗?”

Bucky慢吞吞的走过去,躺到床上,忍不住伸出手划了两下。

“真软。”

“我也觉得。”Steve走过来躺到他的身边。

“这么滑小心晚上滑下去。”

“那我们可要抱紧点了。”

Bucky闻言睁大了眼睛看着他,Steve忍不住红着脸看向别的地方,比如那个雕着繁复花纹的床头,那个花纹真好看,让人分不清到底雕的是个什么东西。

“你能跟我一起睡吗Buck?”他犹豫着开口。

好一会儿Bucky都只看着Steve,好像透过这双清澈的蓝眼晴,就看清了一切,看清了他满腹的担心,他的忧虑,他的心疼和忐忑。

“jerk.”Bucky小声说。

“你总是做这些傻事。”

Steve知道这是一个代表同意的讯号,他笑着伸手握住Bucky的手。

“怎么会punk?真正的傻事早就被你做尽了。”



后记

“不知道James的失眠治好了没有?”Sam打着哈欠瘫在沙发上。

“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件事?”Bruce笑着问道。

“说实话,最近气温变化太快,我也有一点点失眠。”Sam耸耸肩。

“你不会想知道的。”Tony说。

“为什么?”

“你自己问。”Tony抬抬下巴,意识Sam看向门口,Steve正从那里走过来。

“cap,James的失眠治好了吗?”

“谢谢关心Sam,Bucky已经没事了。”Steve笑着回答道。

“那太好了,告诉我你用了什么方法,快把它传授给我。”

“恐怕不行Sam。”Steve为难的皱起眉。

“得了吧,为什么不行?快告诉我!”

“好吧,如果你一定想知道.......”

“和Steve一起睡,我就不失眠了。你想试试吗?”一个带点杀气的声音插入了他们的谈话。冬兵靠在门边,转着一把铮亮的双刃匕首,阴森森的说道。

完全不想,Sam心塞的想,如果他真的尝试了这种方法,恐怕他就要真正“长眠”了。

Tony摆出一脸“我就知道谁让你不听劝。”

“Sam。”Wanda忍不住开口说道。“如果你需要帮忙,我可以催眠你,你想睡多久都行。”

她说着,接过一条幻视递过来的毯子,舒舒服服的盖在身上。

“谢谢,不用了。”

今天,也是想自戳双目的一天,猎鹰心想。

评论(31)

热度(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