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安全屋 (小甜饼,一发完)

前天的点梗,关于田螺队长暗搓搓的帮吧唧收拾安全屋的梗。

送给点梗的@风筝有风

食用愉快。

………………

有人来过,Bucky站在客厅角落沉默的环视着安全屋的四周。

其实这很明显,从他躲到这里来,从未打扫或者整理过,不仅因为这只是一个落脚地,而且在一个地方投入过多感情,一但需要撤离,多余的不舍会阻碍他的行动,扰乱他的作战思绪,所以这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而此刻,这间不大的安全屋被彻底的打扫了一遍,木质的地板亮的可以映出他的影子,窗户上贴的报纸被换成了完好纸质的优惠广告。他的被子和床单也被换过了,现在整齐地叠放在床的一角,最上面规整的摆放着一个盾坨。 他甚至不用想,恐怕连那个狭小浴室里的边边角角也都被擦干净了。 


不管是谁,追捕方的陷阱也好,管闲事的好心人也罢,都代表这个地方已经不再安全,他需要立刻撤离。


冬兵一拳砸碎地板,从下面拿出自己的背包,而后焦虑的看着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食物和一整叠钱。 


他略略考虑了一下,把那叠钞票塞进背包的最外层。临出门前,顺手带走了正在冲着他笑的盾坨。 


“他出来了。”Sam站在安全屋对面的马路上对着电话说道。 二楼的窗帘微微拉开一点,Steve通过玻璃悄悄观察着冬兵。

“他带上我了!”


“那不是你。”Sam抽着嘴角反驳到。


“那代表我。”


我可能疯了。冬兵黑着脸站在马路边上,举起手中柔软的盾坨打量着它。这玩意儿里面可能有窃听器,可能有定位仪,甚至可能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但出门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的把它带上了。

可能跟它的颜色比较瞩目有关系吧,冬兵想着,僵硬的抬起手把盾坨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把你扔了cap.”Sam幸灾乐祸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

“那不是我。”Steve正经的说道。

“它代表你。”

“闭嘴吧Sam。注意Bucky的动向。”Steve红着脸说道,他看着冬兵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快速的消失在人群里。

几天后,冬兵找到了新的落脚点,不得不说,那叠钞票让他的生活质量提高了一点,但仅仅只隔了一天,他就发现了一件麻烦事。

有人跟上他了。

Bucky打开安全屋的门,僵在门边看着再次变得整洁的客厅。

他走近餐桌,看到桌上丰盛的午餐在向他招手,最中间盘子里的三明治上,用番茄酱画了一个小小的心。

他犹豫着伸出手指沾了沾放进嘴里,酸甜的滋味从舌尖处绽开,一些关于食物的熟悉感从他身体的各个关节里争先恐后的涌出来,占领了他警惕的大脑,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甜的,Bucky心想。他在桌边坐下来,小心的开始尝试每一道菜。

已经被切成一块块的小牛排,挤满了千岛酱的蔬菜沙拉,被摆成一朵花的黄金虾,还有一例溢着香气的奶油浓汤。

这个人没有恶意,Bucky一边喝汤,一边思索。

直到他的余光看到房间墙角再次出现的盾坨。

一个金色头发的身影快速闪过他的脑海。

Bucky没有离开这个落脚地,他留了下来,每天早上出去散步,或者买些什么小东西,等他回来,这个安全屋就会多出那么一点不同。

第一天,整个房间都被彻底打扫干净。破旧的床单和桌布被换成了崭新且柔软的棉布织品。

第二天,桌上多了一盆花。茶几下铺上了一块长毛地毯,上面绘满了几何图案。

第三天,厨房料理台上的调味品几近齐全,冰箱被塞满,还出现了一个榨汁机,里面盛满了各种口味的鲜榨果汁。

第四天,墙上出现了线条流畅,色彩明艳的油画,Bucky觉得这种画风很熟悉,但他想不起来。

第五天,那个人开始给他留言,写在一些小巧的便利贴上。

“今天天气很好,可以晒晒被子,当然我也可以帮你晒。”

“你不喜欢千岛酱吗?你几乎没有动它,这次我换成了沙拉酱。”

“记得关冰箱门。”

“冰淇淋一天只能吃一盒。”

Bucky把这些便条撕下来,认真的看完,按照上面说的去做每一件事,然后在睡觉前把它们都夹进了日记本里。

说实话他睡不太好,从脱离九头蛇以来,他总会做梦,这些梦的内容通常都很糟糕。总是伴随着实验,鲜血和利刃。

他挣扎着从梦里醒来,然后蜷缩进被子,让后背紧紧的靠在墙上。这种时候,喘息间闻到的,从被子上散发出来的阳光的味道会让他暂时得到放松,回归到现实里。

如果Steve在就好了,有几次平静下来之后他恍惚的想着。

Steve,他想起了一些,这要归功于为数不多的几个美梦,那是部分散碎的从前的画面,是在他坠入泥潭之前的记忆。

布鲁克林明朗的天空,母亲做的苹果派,妹妹穿的花裙子,107步兵团的军装和训练。

还有没有注射血清的Steve,他金色的头发,湛蓝的眼睛,他的画板和倔脾气。

Steve对着他笑,叫他Bucky,朝他伸出手。

这些梦太过美好,让他舍不得醒来,舍不得打扰,就像现在他的生活。

但从第六天开始,那个人再没有来过。冬兵每天早上早早的出门,然后隐蔽的徘徊在安全屋的附近,希望能看到有什么人再次潜入他的家里,就像有几次他隐约看的身影。

但是没有。

第七天,桌上的花枯萎了,他舍不得扔掉,就让它在那里摆着,光秃秃的留下一个花茎。

第八天,第九天,第十天。

那个人再没有出现。

第十一天,Bucky打开门,一眼就看见了桌上盛开的花朵,他的家里恢复了整洁,桌上重新摆上了午餐。他的眼眶有点红,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第十二天,Steve和往常一样,从后窗熟练的翻进Bucky的安全屋。满意的看着被改造的越来越像个家的房间,开始了每天的第一项任务,阅读Bucky的日记。

Steve从桌上拿起日记打开,仔细的看起来。

日记:我梦到了一个女孩叫我哥哥,她穿着碎花的裙子,我想她可能是我妹妹,但我想不起她叫什么了。

“Aym,那是你最小的妹妹Amy,小Amy长大了之后漂亮极了,你忘了你揍跑了多少守在你家门口的傻小子?”

日记:也许,我想也许她知道我的事会很难过,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

“她快崩溃了,在得知你……得知你失踪的消息之后,但你一直都是她的骄傲Bucky。前两年我找到了她的孩子,他们说后来她过的很好,嫁给了一个工程师,走的时候也很安详。”


日记:Steve……Steve

“我在这里Bucky,我一直都陪着你。”

Steve用手摩擦着本子,轻声的回应Bucky的日记,直到他察觉身后有气息出现。

他回过头,看到冬兵远远的站在门口看着他。

Steve匆忙的放下日记,忍着想冲过去抱住他的欲望,堪堪的停在那里。

“Bucky?”他顿了顿。

“你认识我吗?”

“我认识你。”冬兵说。“你是Steve。”

“我是。”Steve试探着走到冬兵的面前,立刻察觉到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别紧张,你知道我绝不会伤害你。”他柔声说着,耐心的等眼前的人放松了肩膀才再次开口。

“对不起Bucky,前两天有个紧急任务,走的很突然,没有来得及给你留下一点消息。”

冬兵听着他的解释,像是暂时接受了这个理由。

“你受伤了吗?”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问道。

“没有Buck。”Steve笑的眼睛弯起来。

“那你以后还来吗?”

“我想我不会来了。”Steve说。“这太不方便,我什么事都没办法通知你,你也不愿意给我你家的钥匙。”

冬兵舔了舔有点干涸的嘴唇,失望而且委屈的撇开了目光。

但Steve从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把亮晶晶的小钥匙。

“不过我愿意,我愿意把家里的钥匙给你。这是个好办法不是吗?”

“你能和我一起住吗Bucky?”他把钥匙往前递了递。

冬兵看着眼前的钥匙,犹豫了一会儿才缓慢的抬起手臂,Steve把钥匙扣进他的手里,连带着抓紧了他的手。

“好了,现在那里也是你的家了。”Steve笑着说。

“那么现在你想回家看看吗?”

“嗯。”

Bucky从地板下再次拿出自己的背包,带走了盾坨,还试图摘下墙上的油画,但被Steve拦住了。

“这是我画的Bucky,不是什么珍贵的画,我们不拿它走了。回去我再画给你。”

“很珍贵。”Bucky低着头小声说道。

Steve愣了愣,伸手摸摸Bucky的头发,笑着答应了。

最终他们摘下了那幅画,Bucky把他抱在怀里,Steve背着他的背包,手里拎着盾坨,从安全屋搬回了他们的家里。

家里有柔软的法兰绒毯子,有宽敞明亮的飘窗,有二十四小时供应的热水和吃不完的番茄酱。

还有Steve。

流浪的久了,就是时候回家了。

评论(43)

热度(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