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生日 (小甜饼,一发完)

队长生日快乐🎂🎂🎂

时间线接队2🍭

生贺文,食用愉快🍺

……………………

冬兵是一个活在传说里的杀手,九头蛇对于他的管理一直十分严格,因为一旦冬兵脱离管制,他们无疑将立刻失去这个王牌秘密武器。如果他不想现身,那么就算你使出所有手段翻遍整个纽约,也只能堪堪跟上他的脚步,找到他离开后的最后一个落脚点。

就如同现在,洞察计划失败,冬兵消失,没有留下一点线索。

至少有两对人马在寻找自己。冬兵穿着一身宽松的棕色连帽衫,压低了帽子坐在商店二楼的咖啡厅里,他的身侧放着一个背包。

他靠窗坐着,望着马路对面不显眼的安全屋。

一群蠢货。冬兵心想。二十分钟,从他坐到这里开始,前后已经有三个人翻进了自己临时落脚的房子。

九头蛇,神盾局。这三人中无疑有这两个组织的探子。那么剩下的那一个人是谁?他的身手矫健敏捷,在窗边一闪而过,让冬兵不能确认。

Steve正站在冬兵临时落脚点的客厅里。他的肩膀垂下来,显得有点沮丧。

“Sam,Bucky不在这儿了。”他对着对讲机说道。

“噢显而易见的结局。”

“Sam……”Steve显然不太满意同伴的回答。

“Bucky一定受了很多苦。”他环顾着四周。这是一间很小的屋子,光线很暗,但有利于隐蔽和撤离。冬兵的单人床摆在房间的角落,被子散乱的堆在一起。

整个屋子采光最好的地方是正对着窗户的一张桌子,那上面堆积着几袋薯片和吃剩的一盒甜甜圈。

“他不该吃这些垃圾食品,非常不健康。”Steve嘟囔着把桌上的纸盒丢进袋子里。

“hey,我猜你现在不会想给冬兵落脚的安全屋来个大扫除吧,擦擦玻璃再留下一顿丰盛的午餐?”

“这也没什么不可以。”

“得了吧田螺队长,这里暴露了。冬兵不会回来了。我想我们最好快点走,说不定他现在已经离开美国了。”

“我这就出来。”Steve关掉对讲机,把桌子上的垃圾全部装进袋子里系好提在手里。他有点想把被子也叠起来,但是Sam说的对,Bucky不会回这里了。他盯了被子好一会儿,放弃了这个想法。

冬兵注视着安全屋焦虑的舔了舔嘴。第三个人到现在都没有出来。但他必须要走了,否则行踪暴露的可能性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而提高。他伸手拿起背包,看到自己家的房门动了。

见鬼的,冬兵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是Steve。

金发的美国队长正提着一袋子垃圾从安全屋的正门走出来。他关好房门,把袋子扔进街边的垃圾桶里。若有所感的抬头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咖啡厅,窗边的位置上空无一人。

“全世界都在为美国队长庆祝生日,而我们的队长却在给别人倒垃圾。”Sam从一旁走过来开着玩笑。

“Natasha让我们晚上务必到场,总统先生要在你的生日会上亲自致辞。”

“很荣幸。”Steve僵着脸回应道。“也许他们可以找一个人穿上我的制服代替我去参加,我想带上头盔不会有人看出来的。”

“这绝不可能。”

“我还没有找到Bucky。”

“也许你可以在吹蜡烛的时候许个愿,说不定晚上你的Bucky就被扎上蝴蝶结放在客厅里了。”

“这一点都不好笑Sam。”

“别担心,我们有的是时间,在这之前,为什么不先好好的过个生日呢?”Sam拍拍Steve的肩膀。

“也许你说的对。”

有些时候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因为往往它们更容易被人忽略。

夜晚的纽约灯火通明,市中心的巨大的屏幕上正在转播美国队长的生日宴会。当红明星和政府要员悉数到场。他们甚至在宴厅门口铺开了红毯。

冬兵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看着屏幕。今天全世界都在讨论美国队长的生日,报纸,电视,网络,无处不在。

“他可真是个幸运的家伙,注射血清,成为美国队长。”冬兵转头看着走到他身边坐下的一个流浪汉。他拿着酒瓶,全身脏兮兮的,说话有些含混不清。

“他是独一无二的。”冬兵说。

“他是独一无二的。”冬兵重复着,觉得这句话有点熟悉,他脑海中有画面一闪而过。点着蜡烛的蛋糕,Steve微笑的脸,扎着蝴蝶结的画笔和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噢,又一个美国队长的超级粉丝。”流浪汉大声的嘟囔着靠在椅背上。

冬兵危险的眯起眼睛,克制着自己不要捏碎座椅的扶手,然后把眼前的人扔到河里去喂鱼。他站起来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继续抬头看着屏幕,现在已经进行到采访环节。

“战争总会使人遭遇不幸,但它终究会过去。”

Steve穿着合身的西装,腰背挺得很直。价值不菲的袖口在闪光灯下折射出亮眼的光。

“我会永远保护这个国家,保护人民,为了自由而战。”Steve说道。“这很难,但我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他顿了顿,镜头配合的扫到了复仇者联盟成员所在的地方,Tony大声的吹了一声口哨。

“你在生日的这天许了什么愿?”一个黑色头发的女记者冲出重围大声的提问。

“许愿?”Steve低下头想着。

“二十岁以前我的生日总是伴随着各种病痛,你知道我有好几次差点以为自己活不到下个生日了。”Steve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但我仍然记得那之前的每一个生日。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是因为有什么人陪着你吗?”

“是的。”Steve几乎立刻承认了。“最重要的人,他说我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是在我没有注射血清之前。那时候我一无所有,我只有他。”

Steve抬头看着摄像机,其他相机闪光灯快把他给闪瞎了,但他还是望着镜头,这是他今天为什么同意来参加宴会的原因。全美转播,也许他的Bucky会看到。

“愿望,如果它真能实现的话,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再见他一面。”在场的众人发出一点唏嘘声,没人不知道美国队长沉睡了七十年,他说的那个人恐怕也早已经随着时间逝去了。

“我想再见你一面。”Steve对着镜头轻声说道。

镜头外Natasha的脸都绿了,她看上去想冲到演讲席上,一记手刀批晕美国队长把他带走。

“别这样Nat。”Tony安抚的拍拍Natasha的肩膀。“他至少没对着镜头深情款款说出Bucky,我爱你。”

Natasha翻了个白眼,甩开Tony的手。

“你得给他时间,他最近累坏了。”Tony耸耸肩说道。

接下来一直到宴会结束Natasha一直跟在Steve的身边,生怕他说出什么更加大胆的“愿望”。

Steve有点无奈,但默许了她这样做,直到Natasha开车把他送回了家。

“快上去吧,说不定你的愿望就实现了。”

Natasha熄灭发动机,对Steve说道。

“你知道这不可能。”Steve疲惫的靠在车座上,伸手挡在眼上。

“听着Steve。”Natasha转过身来。“冬兵需要时间,你也需要。如果我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现在你需要上楼去脱下这身衣服,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同意吗?”

Steve放下手,给了Natasha一个拥抱。

“谢谢你。”

他走下车,看着Natasha离开,才慢慢的走上楼去。

屋里有人。Steve站在门口皱着眉头想。他把手放在门锁上,以最有利于进攻的姿势猛地推开门。

“Bucky?”黑暗中,他看到冬兵一脸不爽的站在房间角落。

“关上门Steve。”

Steve把门好好的锁住,拉上客厅的窗帘,才把灯打开。

“快来坐下Bucky。”Steve说着。

冬兵警惕的侦查了四周,才快速的走到沙发前坐下,陷进去的柔软触感让他不安的动了动。

“你找我有什么事?”冬兵尽量让自己凶狠的问道。

“你吃饭了吗Bucky?”Steve看上去高兴极了。

“没有。”你扔了我的食物。冬兵有点委屈的想着。

“都这么晚了!我想我可以给你做一点。”Steve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你想喝点什么?”他打开冰箱门。“我有牛奶,草莓汁和芒果汁。”

“嗯……牛奶。”冬兵犹豫着回答。

“好的,但我要先给你热一热,这太凉了。”Steve说着,拿出一瓶牛奶把它倒进小锅里,打开天然气煮着。

冬兵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茫然的看着Steve在厨房忙碌,然后把一杯温牛奶递给他。

他接过牛奶,看着Steve提起手里的一个袋子。

“速冻饺子,吃点这个怎么样?来自中国的食物,你还可以喝点汤。”Steve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往厨房走回去。

冬兵慢慢的喝完手里的牛奶。Steve的家里太温暖了,这里到处充满着生活的气息,这是一个家,而不是一个安全屋。

但我不能留在这里。冬兵心想。九头蛇在找我,他们会找Steve的麻烦。

也许他们现在就在路上了。他烦躁的把杯子放到茶几上。

“你找我什么事?”

Steve回过身来看着站在厨房边上的冬兵有点发愣。

“我只想见你一面。”

“现在你见到了。”冬兵粗声粗气的回答道,他使劲儿盯着Steve身后冒着热气的锅。

“你要走吗?”

冬兵飞快地抬眼看了Steve一眼,发现他不能说出“没错”这两个字。

“留下来Bucky。”Steve往前走了两步,试探着把冬兵抱在怀里。他没有反抗,顺从的把头搁在Steve的肩上。“九头蛇的余孽掀不起波澜了。我会保护你。”

“值得吗?”冬兵好一会儿才发声问道。他听起来很疑惑。“你的Bucky也许永远回不来了。”

他顿了顿。

“只有我了。”

“你就是Bucky。”Steve反驳道。

“我不是。”

“现在在你眼里,我还是独一无二的吗?”

“嗯……”

“你也是Bucky,永远是独一无二的。”Steve发出低低的笑声,把冬兵搂得更紧了些。“留下来Bucky,留下来。”

Bucky犹豫着把手放到Steve背上回抱了他。

“你会陪着我吗?”

“我会永远陪着你。”

“你会永远陪着我。”Bucky小声的说,他看着Steve身后那锅饺子已经翻腾起来。

“我留下。”


后记:

那些饺子被Steve用一个奇怪的勺子捞起来装进盘子里。

“这是漏勺,Wanda推荐给我的。”

他把满满一盘饺子推到冬兵的跟前。看着他慢慢的吃着。

“生日快乐Steve。”冬兵低着头说道。

“谢谢你Buck。”

“但我没有礼物。”

“我已经收到了最好的礼物。”Steve笑着回应道。

他们坐在桌前分享着一盘饺子,也许未来有更多的麻烦等着他们,但是谁在乎呢?他们总会一起走过去。

评论(17)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