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Take Me Home(上)

本来想写一个小甜饼,结果前史交代太多,所以分成两篇或者三篇写完。

1.时间线从队2吧唧把队长救上来开始。
2.只会写小甜饼,结局一定HE

……………………………………

冬兵把美国队长从水里捞起来拉到岸上,然后坐在他的身边瞧着他。有这么一会儿冬兵觉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在哪儿。这些天他经历了太多事,多到让他不知所措。

你执行的所有任务都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这是他的长官告诉他的。

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美国队长不是个坏蛋。冬兵现在不想杀他了,当然也不想回九头蛇那里。

我得先离开这里。冬兵想着,伸出手探了探躺在地上的美国队长的鼻息。

我至少向他开了三枪,也许我应该把子弹弄出来。他瞄着美国队长的腹部,举起他的金属手臂又放下,最后把人类的那只手慢慢放到被血染红的制服上。他摸到了血,温热的,手心下还有Steve Rogers因为呼吸轻轻起伏的小腹。

冬兵愣愣的感受着这些,他不想走了。他的大脑,破损的大脑隐隐的,断断续续的向他传达这些情绪,什么狗屁任务,九头蛇都去他的。他很累,也太困惑了,任务、Bucky、神盾局、Steve Rogers,这些信息徘徊在他的脑子里狠狠的敲打着他,他头疼的快炸了。但他更想要抓住它们,明白它们,这也许很重要。就像在黑暗中摸索前进就快撑不下去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亮晶晶的石头,他们很碎,分布的毫无规律,可是却让人相信只要跟着它们走,就可以找到黑暗的出口,他可以爬出去,永远的离开那里。

总之他想偷走美国队长,跟他一起,干什么都行。

这当然不可能,他不能偷走正在昏迷的美国精神领袖。他已经听到了远远传来的人声。他犹豫了一下,立刻站了起来,走之前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美国队长。

“他们会修复你的。”冬兵小声说。他踉跄着走远了一点,隐身在阴影里,看着大呼小叫的人群发现美国队长,把他抬上担架,一番折腾之后离开了。

如果你认识我,你还会来找我吗?冬兵盯着水边遗留下来的血迹悄悄的想着。

但实际上他还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冬兵只知道那是美国队长Steve Rogers ,他的任务,非常棘手但必须完成的任务,不然他会被惩罚,加大体能训练的强度,洗脑或者回到那个非常冷的盒子里去。

美国队长像血清失效了一样。他很厉害,但也没有任务资料里写的那么强。

他让着我。这是冬兵想了一会儿后得出来的结论。

他有点不明白,在九头蛇的时候,每次他从冰冷中恢复清醒,接管他的长官都会派出很多人和他对打,以确定他恢复的状态。那些人每次拼了命的想要置他于死地,最后被他扭断脖子扔在地上。而美国队长几乎没有跟他动手。他只是看着他,喊他Bucky,求他别这么做。

谁是Bucky?是我吗?那你是谁?冬兵想这些的时候已经离开了纽约市区。物资,衣服,冬兵需要这些,他浑身都湿透了,还穿着作战服。他不能光明正大的走在路上,那样太容易被九头蛇发现。

几分钟之后冬兵在偏僻的郊外发现了一栋独立的别墅,没有监控,窗台和大门甚至墙壁都脆弱的不堪一击。冬兵悄悄翻进栅栏,在墙边上观察着一切。也许是个陷阱,也许还要用武力解决,运气好点的话他会遇到只有枪械的队伍,他的机械臂在刚才的战斗中受了点损伤,但他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干翻他们,然后得到物资逃走,但如果运气不好,也许会有手榴弹或者火箭炮,那么他成功的几率只剩下五成。他制作好了作战计划和逃跑路线,把仅剩的武器——一把匕首紧紧握在手里,然后慢慢往前走。

什么都没有。九头蛇,神盾局,敌人,武器,什么都没有。

冬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前咩咩叫的几只羊,把匕首收了起来。

他顺着墙边来到别墅的正门,看见有一对老夫妻正坐在门口晒太阳。老妇人的脚边趴着一只猫。

冬兵恍惚了一下,他脑袋里出现了一个画面,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大的自己穿着白衬衫和背带裤,躺在阳光下的草地上睡的团在一起,另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孩靠在一棵大树下的阴凉里,正在画板上写写画画,他好像身体不太好,时不时的就要咳嗽。

冬兵突然意识到这是他的记忆,他没有面对过这些,或者有但是后来忘记了。他握了握手,金属手臂发出页片的摩擦声。

妇人脚边的猫敏锐的坐起来朝冬兵所在的方向看过来,喵喵的叫了两声。

冬兵立刻隐没在阴影里,他握紧了别在腰边的匕首。

老妇人坐起来仔细的瞧了瞧,动作缓慢的把地上的猫咪抱起来搂进怀里。

“怎么了?”老妇人的丈夫刚刚从一次浅眠中醒过来,他耳朵不太好使了,大声的问到。

“没有事,我们的lucy寂寞了。”老妇人伸出手熟练的挠着猫咪的下巴,让它发出舒服的“咕噜”声。

冬兵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人冲出来试图制服他。

他绕回侧边的窗户,那甚至没有锁。他推开窗户,轻松的翻了进去。

冬兵在二楼找到了一些男士的衣服,它们显然是属于一个老人的,太过于宽松。他把它们放回去,在打开第三个柜子的时候找到了几件还算合身的衣服,还有一个背包。

他拿了两身衣服塞进包里,还有卧室桌上的一盒甜甜圈。又在卫生间找到一条毛巾擦干了身体,换上了套头衫和牛仔裤。准备离开的时候,冬兵想了想,把自己身上的那把匕首留了下来,放在桌上。

他记得这次任务前他得到这把匕首的时候,那个人看起来很得意,他说这把匕首是用最锋利的金属的做的,可以割开任何东西。

那它应该很贵,可以交换他拿走的这些东西。冬兵把背包背在身上,悄悄的下楼离开了别墅。

翻出栅栏离开后,冬兵穿着宽松的衣服,背着一个背包,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舒服的眯起眼来。他举起左手挡在眼前,露在衣服外的金属手掌在太阳下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他的眼前再次突然出现了那个金色头发的小个子,他长大了一些,他的头发和太阳一样耀眼,他面目模糊而柔和的望着他笑。

“你要去参军了,Bucky,我本来应该和你一起去的。”小个子说。“等我去了再打胜仗。”

冬兵有点着急的想要看清楚他的脸,他飞快地揉了揉眼睛。眼前的小个子却更加模糊起来,他渐渐拉长了一点,又长了一点,最后变成了美国队长。

“Bucky,你认识我,我们几乎认识了一辈子。”美国队长穿着他的制服,他蓝色的眼睛里包含了太多东西,他的睫毛又长又浓密,好看极了。

冬兵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他眨眨眼睛,发现他的眼前只有空无一人的路。

我认识他。冬兵想着,抓紧了背包的带子,有一点点开心。他舔了舔干涸的下嘴唇,露出一个勉强称之为笑的表情,沿着这条小路慢慢的走着。

……………………

墓园

Steve的手上拿着刚刚Natasha送来的冬兵资料。

他紧紧的拿着它,只看到第一页。

被冷冻的冬兵,和barnes中士的一张照片,他戴着军帽,漂亮的笑着。

猎鹰站在他的身后。

“cap,他打了你三枪,在要命的位置上。”

Steve没有回话,用手指摩擦着照片上的冬兵。

“他不认识你。”

“他会的。”

“听我说,cap,你不能总是这样公然反抗政府,你是美国队长。”

Steve终于抬起头来,他没有穿制服,但他的眼神凌厉到让人想对他敬礼。

“我保护这个国家。”Steve说,“我为了自由和人民战斗,不是政府。如果他们需要,可以找任何一个人当这个美国队长。”

Steve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资料。

“他是Bucky ,我是Steve。”

猎鹰笑着伸出手使劲儿拍拍Steve的肩膀。

“好吧,Steve。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不,sam。你不需要牵扯进这件事来。我是说……”

“嘿!别鬼扯了cap!那可是咆哮突击队的Barnes中士!冬兵!你不能拦着我去找他!”

“谢谢你”

“也许你可以帮我可以要张签名什么的。”

“Sam……”

“oh,come on ,Steve。让我们出发吧,去寻找美国队长的老情人。”

“不!”美国队长又变回了Steve,他的脸都红了,刚刚凌厉的目光变得飘忽起来,着急的辩解着。

“我们不是……”

Sam忍不住揶揄的笑起来。

“噢好吧,我是说,谁知道呢。”





评论(24)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