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新生(小甜饼,一发完)

还是一个送给 @林十三 (我超喜欢的仙女)的小甜饼,希望我们不被年末的各种琐事缠身,多为盾冬产粮。

食用愉快。

...............................

1、

一切得从他拒绝咬上那个橡胶口枷说起,冬兵把子弹用尽的枪托狠狠砸向朝他扑过来的士兵后颈,顺势夺了他的枪,又一波人变成尸体倒在地上。


他从前可能也这样失控过,皮尔斯在一队人马的掩护下熟练地撤出了他的攻击范围。


“制服他,然后给他洗脑!”他最后听见皮尔斯气急败坏的喊道。


我认识桥上的那个人,他提起一个士兵的衣领把他拉到身前做掩体时心想,我不想洗脑。


更多的人朝他涌了过来,冬兵也不确定到底能不能从这个地方逃出去。他受了很多伤,肩胛骨脱位,后腰和大腿都中了枪,一道是贯穿伤;另一道子弹还卡在里面,血流个不停。最要命的是还没完全修理好的金属臂,调试电流顺着电线来到他的对接神经处,火烧火燎的疼痛差点让他跪下。


他的视线模糊,但战斗的本能让他保持着肌肉紧绷和动作的灵敏,他在操作台上夺回了自己的戈博军刀和一把蝎式冲锋枪,踉跄地将摇摇欲坠的大门撕了开来。


“请求支援!”


“我们拦不住他了!”


叫喊声和哀嚎声最后都变成一道蜂鸣消失在他耳边,明晃晃的日光刺的冬兵缓慢地眨了眨眼。


“你看上去很痛。”不远处那个身影模糊金发小个子对他说道。“快过来吧,我得帮你擦点药。”


冬兵睁大眼睛看着这团幻影,手指有些发抖,他想问你到底是谁,但还没发出声就被喉咙里涌上来的血哽住了。腥味儿让他暂且回过神来,他重新看向那个身影出现的地方,那儿有一辆军用吉普。




2、

冬兵从九头蛇基地逃了出来,他开着吉普车沿着一条河开了一段,又扔掉车藏进了树林里。他走了很久,仔细听着四周的一切响动,直到确定甩掉了那些粘人的追兵,才筋疲力尽地在一棵树下停住脚步。


他几乎立刻脱了力,歪歪斜斜地坐在一堆枯叶上。被忽视的疼痛排山倒海的涌了上来,他沉重的喘息着,鼻尖都是血和树叶的味道。他疼的太厉害了,抬了两次手才反握住军刀送到嘴边想要咬住。


“下次别再为我打架了,”那个金头发的人又出现了,他半蹲在他面前皱着眉,满脸的不赞同。“其实你再晚到一会儿我就赢了。”他说着顿了顿,身形缓缓增大了些,成了美国队长的模样,还冲他笑了一下:“Hey,我当然不是说你在多管闲事,我只是……不想让你受这些伤。”


“你是谁?”冬兵茫然地望着他,低声问道。


“别再跟我开玩笑了,Buck.”那个身影无奈的哼了两声,离他更近了一些。“你不记得我了吗?”


“是,”冬兵浑身都是血,他手里的军刀落在地上,大脑一片混乱。“不……我不知道。”


美国队长看上去有点伤心,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臂把他环了起来。冬兵没有挣扎,他透过宽阔的肩膀向上望着,阳光和风从林间越过,半明半暗的云和摇曳的树枝凌乱相接。


“我是Steve.”他听到一声轻轻的叹息,很快又被淹没在风声和虫鸣声中。


冬兵虚抬了下手,像是真的从这个幻像中感受到了跳动的脉搏和皮肤的温度。他静静地在这个怀抱里等着,直到它消失不见。


冬兵回到现实中来,他神色麻木地捡起地上的匕首刺进大腿,咬紧牙剜出了一枚追踪芯片。之后他潦草地处理了伤口,勉强修好机械臂。


冬兵在纽约的角落露宿了几晚,最后找到了一个能短暂停留的安全屋。





3、

Steve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了旧时光和鲜血。他从噩梦中惊醒,粗喘声和心跳声震耳欲聋。


他迷失在过去的断壁残垣中,望着卧室的壁纸花纹发了一会儿愣才完全清醒过来。他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杯子,一口喝掉了昨天晚上剩的咖啡,又凉又涩的味道让他轻微的反胃。他才发觉自己的手指抖得厉害,浑身冷的像一块冰。


愤怒和痛苦在他的胸中里发酵,Steve后背撞到床头上,几经克制还是将手里的杯子用力扔了出去。玻璃杯砸到墙上发出尖锐的破裂声,连带着几天前Natasha送给他的一幅画也一起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Bucky……”他低声叹了一句,话音又因为哽咽哑在嗓子里没了声息,半晌才按住眉头松了口气,换下浸着冷汗的睡衣去洗漱。


这一切结束后他赤脚走到客厅里,摊在桌上的那些残忍的真相让他更加的怒火中烧。他迫使自己打起精神,把散落在茶几上关于冬兵的最新资料整理好塞进双肩包里。


上帝也许终于在这一天记起了人间这位陷入苦闷而需要被奖赏的战神,在他门前放下了棕枝和玫瑰。


Steve面无表情地从鞋柜上抓起摩托车钥匙打开门,目光穿过花园和栅栏,看到了刚刚在他梦中跌落深渊的人。 


黎明堪至,空旷的街道上路灯还未熄灭,灯光照着灰蒙蒙的地面,Steve耳边的一切事物都失了声,一时间只觉得头重脚轻,怀疑自己还被留在那个模糊的梦中。


“Bucky?”Steve先开了口,他轻声问着,眼睛里都是血丝,一动也不敢动。


“Captain American,”冬兵没有逃开,栗色的头发散在他的面颊边。他只是低喃道:“我认识你。”


Steve将背包和钥匙都扔到地上,试探着走下了台阶。冬兵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专注的凝视着Steve的眼睛。他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但等Steve真的走到他的跟前,他全身都变得僵硬极了。


“别怕我Bucky,”Steve竭力扯出一个不像样的笑来,抑制住自己抬起手抚摸这张脸的冲动。“我绝不伤害你,我不会再跟你动手了。”


冬兵闻言怔了怔,微微摇了摇头。“我不怕你。”他说着,抬起眼时灰绿色的眼珠转了一下。“你认识我吗?”


“我们几乎认识了一辈子。”Steve只觉得鼻腔发酸。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超过50公分,他甚至可以闻到Bucky身上晨霜凌冽的味道,想念和渴望终于在此时聚集到了让他难以忍受的程度。


“我可以抱抱你吗?”Steve松开被他攥的骨节发白的手,掌心向上朝他抬了起来。


冬兵克制着想要逃走的欲望,他在Steve的眼睛里看到了他读不懂的情愫,他恍惚间想起了树林里那个带着松树气息的拥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右手放进Steve的手里。


Steve像早有准备似的,立刻将他紧紧地抱进了怀里,力道大的让他感觉到了痛。“我爱你,Bucky,我爱你。”Steve执着的、不停地在他耳边说着。


这次在他身边的人是真的了,冬兵被他炽热的鼻息烫的哆嗦了一下,有点头晕目眩。你为什么这么难过?他心想着,伸出手轻轻附在Steve的背上。他不懂这种将绝望和欣喜混在一起过于浓烈的感情,但胸口不明不白的酸涩像巷口的树枝一样四处延伸着。




4、

Steve带他回到屋子里,看着他乖乖地把一整杯热牛奶都喝了下去。


他引着冬兵来到客房,把窗帘和窗户都打开好让初升的太阳光照射进来,窗边婆娑的灰暗树影倒映在实木地板上。


“一棵樱桃树。”Steve顺着冬兵的目光看过去,“我买这栋房子的时候它就在这儿了,说不定今年可以看到它开花。”


冬兵神色略微软化下来,他点点头,把背包放到椅子上,Steve伸手去拿,被他一把厄住手腕。


“我只是想把它放到柜子里。”他指指墙角的两个立柜,等着冬兵想了想作出决定,才打开这个背包。


他的行李就只有这个包,里面装着作战服和武器,几件衣服,还有一只印着广告语的杯子。Steve把衣服和作战服塞进门口的洗衣篮里,杯子放到床头柜上,看着包里剩下的五花八门的武器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将拉链拉好,放进了柜子的角落。


“你可以先穿我的衣服,”Steve掩上柜门开口道,“我还得给你换一下床单和枕套,你需要抱枕吗?”他弯着眼睛笑了,看到冬兵并没有理睬他的玩笑也不在意,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开了一个玩笑。“你现在要泡个澡吗?”


“泡澡?”冬兵重复道,想到在安全屋门缝里见过的一张洗浴中心的广告,脸上看起来有了一点期待。“热水吗?”


“当然,”Steve闻言笑容淡了几分,喉结上下滚动几次才让语气继续保持平稳:“我们有热水器Bucky,任何时候你都可以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


“任何时候。”他跟着重复,眼前有些模糊。他用力眨着眼睛,把视线从Steve脸上移到窗外的那颗树上去。那些琐碎断裂的记忆又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耳鸣。


“快点Steve,别再画了,一会儿这该死的热水器又要罢工了。”


“你就不能停止唠叨吗?”


“别逼我去把你抓过来,Stevie。”


“你尽管来试试看!”


“Bucky?”他回过神来,Steve紧张的脸回到他的视线当中。


“在哪里?”他快速打断了想要张口的Steve,“浴室,在哪里?”


他们对峙着,Steve紧紧地盯着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先软下来,脸上重新露出些笑容。“好吧,跟我来Buck。”


他把浴室的热水放好,睡衣叠在洗手池边的架子上,最后还倒进浴缸一点安神的精油。“我猜你还没有吃早饭,我可以出去买……”他的话音戛然而止,顿了顿才继续开口。“我可以做点早饭,等你洗完澡就可以吃了。”


“我不会再对你用那些东西了。”Steve转身后突然听到冬兵开口说道,他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那些武器,”冬兵躲开他的视线,垂下眼睛硬邦邦的解释道。“你放在柜子里的那些,我不对你用。”他说着停了下来,微不可闻的继续开口。“对不起。”


“我并没......”


“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把柜子锁起来。”冬兵截住他的话头儿,加重语气让他听他说完。“也可以把我锁起来。”


Steve的笑完全僵在了脸上,他忍受着这句话带给他的痛苦,几乎要咬碎了牙齿。他尽量放松下来,转过身不让Bucky看到他又开始发红的眼眶。


“我永远也不会把你锁起来Bucky,”他说,“也不会让人再把你锁起来。”


冬兵隐隐听出他语气的怪异,但他并没有来得及思考。


“好了,享受你的热水澡吧。”Steve故作轻松地说道,帮他关上了浴室的门。


冬兵这个热水澡着实泡了很久,他太久没有这样全身心的放松过了。他整个人浸在大号的浴缸里,让热水一遍遍地打在皮肤上。他被热气蒸的昏昏沉沉,险些在里面睡着了,直到Steve第二次敲门来催,才慢吞吞的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他身上冷冽的气息仿佛都被刚刚的热水冲刷走了,就这么任由着Steve把他的头发吹干,用一根新鞋带绑了起来(Steve没有找到皮筋儿,他承诺明天出门会买一整盒回来)。他坐到在餐厅里吃了两个煎蛋火腿三明治,又喝了一杯热牛奶,被Steve赶回房间里睡一个回笼觉。


“你会走吗?”冬兵看着他拉上窗帘时突然开口问道。


“我保证哪儿也不去,”Steve笑起来,转身走回床边,把手轻轻附在他的额头上,掌心温热的触感让他几乎哆嗦了一下。“如果你醒了,我最远在楼上的书房里,只要你叫我一声我就会立刻来到你身边。记得吗?我可是有四倍的听力。”


你是我的任务,冬兵心想,但我真的认识你。他望着Steve的眼睛,那些被忽视的、累积的疲惫和莫名的委屈一下子全涌了上来,他闭上眼睛感觉到有眼泪流出来,他没有出声,就只是想流泪,很快它们又被轻轻的擦去。


我认识你,他在心里念到,随即陷入了沉沉的睡眠当中。





5、

冬兵在美国队长的家里住了下来。


他沉默寡言,也不喜欢出门,过分的警惕让他很难真正放松下来。低质量的睡眠和不规律的饮食让Steve着实担忧了一阵子。但他有的是耐心,他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心怀感恩。


冬兵想起了很多事,儿时的,参军时的。他总是不自觉的想要扮演记忆中的那个Bucky,看着Steve沉浸在回忆里舒展开眉头,而后又看穿他的心思,握住他的手一遍遍的说着爱他。


他觉得自己也许真的就是Bucky。


美国队长总是要去出任务,为了守护这个有很多神经病的世界而焦头烂额。冬兵尾随了他几次,看到他们救了很多人,有很多民众跟他说谢谢。他突然觉得曾经的任务是不该被执行的,复仇者联盟都是好人,他们才是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Steve烦透了这些成天想着毁灭世界的混蛋。他用盾牌锋利的边缘割破了身前敌人的大动脉,侧扑出去避开一小颗榴弹,又徒手捏碎了一个人的颈椎骨。他刚把盾从地上捡起来,一颗子弹就擦着他的耳边射了过去,他回过头刚好看到偷袭的人倒在地上。


“谢了,Clint。”他压住耳麦说道。


“不客气队长,但我发誓刚刚那不是我。”


Steve愣了愣,心跳有些加快,突然敏锐地看向了某个方向,眼睛里带着朝朗的喜悦,他勾起唇角敬了个军礼,重新投身到战斗中去。


不远处的Natasha皱眉和Clint对视了一眼,目光也转向了那个隐蔽的狙击点。Clint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被Natasha摇头打断。她看着浑身充满生机的Steve,侧身避过一块落石,心里松了口气。


“Jesus,他怎么了?”Sam姗姗来迟,看到本来急于结束战斗的队长突然热情高涨,他越发漂亮的招式让他微微有些羡慕。他必须得承认,他儿时的幻想中队长就是这么帅气逼人。


“你知道雄性孔雀什么情况下会开屏吗?”娜塔莎看着盾再次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回到Steve手中后开口道。


“求偶?”Sam思考了一下答道。


“说的很对。”


Sam匪夷所思的看了看装甲车上年过四旬的恐怖分子。


晚上Steve回家之后,Bucky仍然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Steve也没揭穿他,拿着路上买的新鲜牛腩转进厨房炖肉汤,Bucky被香气引的坐不住,跟在Steve身后团团转。


“别再加盐进去了Buck,”Steve眼尖的看到银光闪过,一把抓住了Bucky的手腕。Bucky掀开眼皮瞧了他一眼,用力的抖了抖,将半匙细盐洒进了锅里。


Steve连忙拿了勺子撇出一部分,剩下的早就融进了汤里不见踪影。他叹了口气,只得把汤搅匀:“我保证它足够咸了。”


Bucky哼了一声算回答了他。


“我接下来还要做别的菜,请你出去等着,谢了。”Steve回到案板旁边重新拿起刀。“如果你拒绝,晚上我们就取消甜点。”


Bucky犹豫了一下,退出了厨房坐回沙发上。


“下次出任务的时候和我一起去。”Steve突然开口道,“你可以找个看得更清楚的狙击点。”


Bucky在炒牛柳的香气中发了一会儿呆,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九头蛇……”


“没有九头蛇了,”Steve打断他低声道,“再也没有了,就像我曾说过的一样,我终有一天会踏平他们,这一天已经来了。”他关掉天然气管道的阀门,把炒牛柳倒出来装盘。“但我们可能还会遇到双头蜥,遇到塞壬,遇到芬里尔狼。所以你得帮帮你的队长,你可是他最得意的副手。所以下次跟紧我,行吗?”


Bucky眼里似有笑意闪了闪,小声低估了一句:“行吧,我得照看你的后背。”


“谢了Bucky,”Steve手下动作顿了一顿,清了清嗓子还是哑声道:“你知道我一直爱你。”


“什么是爱?”Bucky问。


“这很难形容,”Steve把盘子放到餐桌上,转过身来靠在桌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池塘像碧绿的上好猫眼石,落叶像焦黄的鸡蛋卷,刺槐花像红丝带,蛛网像蝴蝶;阴天的时候我觉得云彩轻盈自由,晴天的时候又觉得它像煮开了的奶泡,空气里都是新鲜草莓和炼乳的味道。”他说着为自己抽象的形容感到好笑,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回到厨房端下一道菜:“我每时每刻都想和你在一起Bucky,像个傻瓜一样。”


“我爱你。”Bucky舔了舔嘴巴,声音温热又清晰。“我也爱你,Steve。”


Steve在厨房重重的放下手里的盘子,急不可耐地出来拥抱了他。他们倒在沙发垫上,Steve扣住他的后脑扔掉那个碍事的靠枕,两人亲吻在一起,热烈的、亲密的,像是要把这七十年间落下的吻都补上。





6、

新的一天到来了,Bucky在刚刚晒过,蓬松柔软的被子里醒来。他看着窗外的樱桃树发呆,发现那棵树真的开了满树的花,光线斜倚着红色花团和树干,两只麻雀站在细枝上叽叽喳喳的叫。


他看了好一会儿,直到Steve来叫他起床。


“我有任务吗?”他缩在被子里问道。


“有。”Steve试图把他从被子里捞出来,但由于他越缠越紧而失败了。“立刻起床给我去吃早餐。”


“明天呢?”


Steve好笑的直起身子想了想,佯装正经地开口道:“跟我一起修剪草坪,给金鱼换水,清理游泳池,然后打扫车库。”


不想干,Bucky嗤笑了一声,翻身给了他一个屁股。


“你也可以坐在旁边看着我,”Steve这下笑出声来,将他连人带被子一起抱住,在露出的头顶上亲了一口。“就只是陪着我。”


“如果你不再把我的匕首藏起来我就跟你一起干。”


“你睡觉的时候也离它这样近,我怕它误伤了你。”不正当行为被发现了的Steve有点脸红,而Bucky眼里都是Steve的睫毛和眼睛,一时间忘了该怎么反驳。


“那后天我还有任务吗?”


Steve听到问题隐隐觉得不对,但思考片刻也没发现什么,只好凑过去靠近他的脸,两人鼻尖挨着鼻尖。


“有,”他说,“明天的,后天的,往后每一天的任务就是跟我生活在一起,能做到吗士兵?”


“能。”Bucky弯了弯眼睛,伸手回抱住Steve。“开花了。”


“什么?”


“那棵树。”他说,“我已经看过了。”


Steve怔忪了片刻,把吻落在他发红的耳边:“既然已经看过了,那你可以搬来我的房间吗?我的窗边有株多肉植物,我们可以一起给它浇水。”


Bucky应了一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吃早饭,他希望今天能吃到一份刚出锅的培根熏肉卷。


他再次有了新任务,任务目标没变,他的生活没变。就像那个博物馆的解说里讲的那样,Bucky Barnes和Steve Rogers一直形影不离,一切再也没有变过。


                                                                                        END



评论(71)

热度(1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