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戈

【盾冬】我不听,我要写小甜饼。

【盾冬】One Step Forward(一发完)

大概是写一个恢复好的吧唧和一个固执的史蒂夫。

十三点的游乐园梗,一个大甜饼,虽然有大纲但还是写的飞了起来,对不起十三。

...................................................................

1、

身不由己、全副武装的战斗好像已经离他很遥远了。


Bucky在一家新开的VR体验馆门前驻足,看着色彩夸张的宣传海报和全情投入战争游戏而手舞足蹈的顾客发呆。激烈的电子乐从音响传到耳边,让他想起不久前参加的一场热闹的小型演唱会。Sam几个做音乐的朋友把设备搬到天台,歇斯底里的为他们带来了最新创作的歌曲,这首歌朝气蓬勃,架子鼓和电吉他交织的震耳欲聋的乐章让他有些发懵。

他们在那儿喝了几捆啤酒,靠在栏杆上看整个街区。那时路灯堪亮,天还没完全黑下来,远处隐隐看到布鲁克林大桥支架的尖端,近处所有的道路和民居被橙色的光雾拢住了,很美,颜色就像打芒果汁时液体表面的那层浮沫。

Steve支着腿坐在他身边,眉头全舒展开,眼里含着柔软的笑意,终于有了些二十七八岁年轻人该有的样子。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罐装啤酒,懒懒散散的讲话,又笑的垂下眼睛,伸手扶住Bucky的肩膀。音乐的声音太大,他只隐隐捕捉到几个关键词,大抵是在讲些生活中的小事,最后他们约好了要一起去佩拉葡萄园参观,这当然也是一个由于各种任务被无限推后的小计划。

他们的旅行范围怕是只能像今天这样,趁休息的时候来市中心的商场采购点生活用品,Bucky想到这里,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Bucky,”有个声音贴在他耳边轻轻说,“你想吃一份炸鱼或者薯条吗?”

Bucky回过头,看到Steve站在那里。他带了棒球帽,帽檐低低的压着,把他的面容匿在阴影中,只露出雕塑一般轮廓分明的下巴。他手上捧着一盒炸鱼和薯条的拼装,番茄酱像是淋了三人份的,红艳艳的盖在食物上面厚厚一层,那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即刻就开始萦绕在他的鼻尖。

你都买了还问我?”他接过那盒东西,拎起一根薯条塞进Steve嘴里。

“因为我总能十分准确的猜到你的想法不是吗?”Steve咽下食物笑着开口,他微微抬了头,让那张英俊的脸回到光亮中来,“像是一种奇妙的精神连接。”

Bucky嗤笑了一声,有些不自在的移开视线。Steve也不拆穿他,跟他一起打量新开的店铺。


“发现了什么?”他问。

“这些年他们已经造出了这么多东西。”Bucky耸耸肩,抬起下巴示意Steve去看那些沉浸在VR游戏中的顾客。“我是说,很神奇。”

Steve看着显示屏上换成了海底世界的游戏,想起他们无数次约好又被无数次推后的旅行计划,有些沉默的抿住嘴巴,收敛了笑意。

“Hey,队长,”Bucky察觉到气氛变得不太对,伸出手肘碰了碰他的胳膊,“你皱起眉头让我觉得自己犯了什么事。”他重新拎出一根薯条,把番茄酱全部涂在Steve紧闭的嘴巴上。

Steve忍俊不禁,舒开眉头叼走了那根薯条,唇边残留的番茄酱蹭到Bucky的手指上。他来不及撤回去,就被Steve一把捉住手递到嘴边,探出舌尖舔掉那点红色。

“你想挨揍吗?”Bucky抽回手退了两步低声呵道,听见Steve沉着声音轻笑又忍不住耳根发痒,渐渐红了一小片,他移开脚步把最后一条小炸鱼飞快的塞进嘴里用力嚼了嚼。

“我在想我们该休次假了。”Steve跟上他,两人并肩往外走着。

“希望那些搞破坏的混蛋能好好考虑下美国队长的建议。”

“时间久了可能不行,但一天总能空出来。”Steve牵住发凉的金属手指,Bucky下意识挣了挣,但他握得很紧,牢牢地将这只手握在手心里。他愣了愣,随即松了力道随他去了。

“你想用一天的时间去哪儿?”他小心的控制着金属臂回握住Steve的手掌。

“主题乐园怎么样?”

“没想到美国队长童心未泯。”

“队长和他最得意的狙击手凑在一起时,他俩就永远十六岁。”Steve哼哼着反驳了他。

“得了吧,”Bucky说,“希望你还记得科尼岛上的云霄飞车。”

“我吐了?”

“如果我没记错。”

“你当然没有,”Steve笑着停下来,把Bucky拉近建筑物阴暗的背影里:“说真的Buck,现在的游乐园比原来好玩多了,Wanda说那里有可以环游世界的巨幕影院,效果十分逼真。也许我们真的去过这些地方,但我们从没好好看过它们。”他说着顿了顿,表情有几分懊恼。“噢,我回去得问问她是跟谁一起去的。”

Bucky终于被他讲的也笑起来,松树汁一样葱翠的眼睛被垂下来的睫毛晕影挡住,他笑的低下头,显出柔韧坚实的脖颈。Steve神色动了动,觉得自己的心成了夏天晒在太阳底下松软的棉被,棉絮胀起来清软喷香,塞满了整个胸膛。他靠过去把嘴唇贴在温热的皮肤上轻轻吻着,低声叹道:“别拒绝我Bucky,你可以看看我这次坐云霄飞车的表现。”




2、
Bucky也没想到他们真的来到了一个主题公园。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绕满了城堡样式的大门,门口嬉笑打闹的孩子,气氛暧昧的情侣以及热情叫卖的商贩让这片地方充满了人气儿。他俩无措的往门口走着,狼狈的拒绝了一个要在他们脸上画美国国旗或者南瓜怪兽的摊主,混在人群中通过了检票台。

“我仍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来往的密集的人流让Bucky有些紧张,他绷紧了肌肉,谨慎地打量着形形色色的路人,最终把目光定格在Steve没什么遮挡的脸上:“我打赌你会被认出来。”

“停下伙计,放松点儿,”Steve伸手按住他的后颈揉了揉,让他离自己更近了一些。“脱下制服,我们就只是布鲁克林两个享受生活的年轻人,别紧张。”说着他又仔细想了想,“不管有谁发现了什么,我们就抵死不认?”

“好吧,”Bucky应了一声揶揄道,“谁又能想到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真的会来骑粉红色的旋转木马呢?”

Steve听后挑起眉梢,伸手虚揽了一下他的腰,在分叉口选了一条相对人少的路慢慢走着,逐一挑选那些他们感兴趣的项目。




3、
“情况比我想象的还差一点,”Bucky从贩售机拿出两罐可乐,将其中一罐的拉环打开递给正锁眉查看地图的Steve。

“为什么这么说?谢了,”Steve接过可乐,发愁的把目光从地图上移开,“根据地图我们应该已经来到了卡丁车场地的入口。”

“但如果我没有看错……”Bucky抬眼瞅了瞅头顶上红皇后尖酸狰狞的笑脸和她身后蜿蜒的绿墙迷宫:“没想到我们除了旋转木马还要游览爱丽丝仙境。”

“既然来了我们就不该错过任何一个项目。”Steve脸上浮起一丝尴尬,一本正经的干咳了两声握住Bucky的手。“我猜出了迷宫就是卡丁车场地的大门。”

迷宫很大,但结构并不复杂,两旁种满了树杈横生的柏树和雪松,是个纯观光项目。两人毫不费力的找到出路,在出口的一个南瓜马车处让清扫卫生的老婆婆帮忙拍了合照,他们有些不好意思,直挺挺的坐在南瓜里,像在开什么重要的国际会议。

出了迷宫,卡丁车的标志果然近在眼前,他们转进场地选车,一路上都遥遥领先,到达终点时漂亮的漂移让围观排队的人群发出几声喝彩。

“感觉怎么样?”Steve把挽起来的衬衫袖子重新放下,开口问道。

“慢极了,”Bucky远远盯着一个卖棉花糖的小摊子说。

“比我的摩托是慢了不少。”Steve想了想,“但对于普通群众来说,这个速度是相对安全的。”

“跟云霄飞车比呢?”

“云霄飞车有到位的保护措.......”他说着愣了愣,意识到这是一个带点嘲弄意味的小玩笑,无奈的摇头。“Buck!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可别再提那件事了。”

“没有问题,”Bucky慢吞吞的收回目光哼笑了一声,“如果你愿意拿点别的东西贿赂我。”

几分钟之后,他们俩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开始分享一只彩虹棉花糖。云霄飞车的轨道从他们眼前的绿化带间穿过,每每有车经过,都伴随着游客尖锐的惨叫声,Bucky锁着眉,眼神中隐隐有些担忧。

“怎么了?”Steve探出膝盖碰了碰他。

“老实说,我觉得不是很安全,”他侧头低声说道,“他们被紧紧绑在上面,万一出现特殊情况,我认为这不好逃生。”

Steve呆了几秒才明白他的意思,觉得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可爱极了,他抿唇想笑又觉得这样不好,连连干咳几声才把笑意压住,没想到中间咳岔了气,又爆出一连串中了毒似的咳嗽。Bucky不明所以地瞧着他,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帮忙顺气。

Steve稍有赫然,跟他讲了讲过山车的安全系统,而后又拿出手机搜索了一番事故新闻。之后的两个人都一脸担忧的望着疯狂工作的过山车,画面有些好笑。 

 

 

 

 

4、
复仇者联盟合影馆,这个项目说来有些微妙。如同现在,他们像两个最普通的民众一样,手里端着全是色素的水果饮料,在美国队长专区排起长队。

“你的粉丝可真多。”Bucky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说道。

“Oh,Buck,拜托了。”Steve讨饶似的哼了两声。

“你是他们的英雄。”Bucky顿了顿又轻声说道,“也是我的。”

“你说什么?”Steve凑过来问,“抱歉,刚刚音乐的声音太大了。”

“说你是个傻瓜。”Bucky干巴巴地说。Steve也不追问,只注视着他脑后的发揪勾起唇角,揉了揉自己正在变红的脸。

队伍虽长,但流动的速度还算快,不多时就轮到了他们。

“哈,金属手指!我知道你!”’队长’大声道,“冬日战士,James Barnes,队长的好朋友。”

可不止好朋友那么简单,四倍听力的Steve得意的心想到。

“不瞒你说,我每天会遇到五个以上的Bucky来合影,偶尔也会有一个猎鹰。”换姿势的时候队长说道,“你这金属手指是我见过仿的最像的了,我猜它肯定不便宜。”

在心里默默估算了一下振金价格的Bucky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大概从未成为过主动合影的那个人,轮到Steve的时候他还有点紧张,僵硬的走到”美国队长”的身边,竟有些不知所措。倒是这名工作人员业务熟练的很,一把揽住他的肩膀,感受到掌心下的块头还开心的拍了拍。

“你长得可真像队长,”拍照结束后那人小声对他说道,还伸手比划了两下,“说不定队长都没有你身材好!”

“谢谢,”Steve忍着闷笑开口,“你长得也很像队长。”
两人离开合影区后他才接过Bucky手机翻看着照片,忍不住有点新奇。

“和Cap合影的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Steve弯着眼睛回道,“但是希望他们能让他换身制服,那身见鬼的演出服颜色过于鲜艳了。”

“你那套潜行服就很不错。”Bucky舔了舔嘴唇回忆了一下。

“你记得很清楚。”Steve正色道。

Bucky“啧”了一声,面不改色的转过头去。



5、
他们从馆中出来正赶上傍晚的花街巡游,仿古的街道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工作人员穿的花枝招展,不时有几个独具慧眼的姑娘从涌动的人头中准确的识别到这两张英俊的脸,报以灿烂一笑的同时还会附带一个迷人的wink。可惜两人全部屏蔽,随着巡游队伍慢吞吞的走着,人流挡住他们交握的手。

Steve觉得有些恍惚,像是回到了七十年前的那场展览会上,一切都变得平静、不真实。但Bucky看着还有些紧张,对陌生人的身体靠近十分不习惯,他僵着脸走在Steve旁边,身体摆出容易攻击的姿势。

Steve骤然被拉回了现实,紧了紧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加快了脚步,讨巧的在人群中找到了每一个往前走的空隙,渐渐和人群拉开了距离。


等Bucky回过神来,巡游队伍早不知拐到哪里去了,两人也懒得再回去找,就顺着道路慢慢散步。

“关于宇宙魔方,我们找到了幕后操纵的人,很棘手。”一段日常话题结束后Steve突然说道。“非常危险。”

“看来又要出个大任务了。”Bucky说。
但Steve像是没听到他讲话,笑意黯淡,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Steve?”

“假设我在战争中……”Steve仿佛在思量什么,中断了话音后迟迟没有开口。


Bucky犹疑地将这句话在心里转了几遍,顿时气息一滞略有所感,加快脚步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这是童话城堡后面一条崎岖狭窄的小路,不时有曲折向上缀着棕红卵石的石阶,通往一个名叫绿野仙踪的户外项目。项目由于整修临时关闭了,这条上山的路也开始廖无人烟。

Steve锁着眉头,跟在他身后一起走着,沉声道:“灭霸的实力深不可测,我想这也许是一次终结之战…….”


他的意有所指,Bucky算是清清楚楚地听了出来。


“我觉得旋转木马也不是不能坐,我们可以坐在马车里,别人很难发现我们。”他仓皇地笑了一下,飞快地说道。


“Buck,宇宙魔方带给他的力量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两人来到转角处,Bucky突然手肘用力,将Steve一把抵到墙边上。他脸色沉得厉害,艰难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的指尖沿着Steve的颈动脉划过,掐住他的脖子微微用力,眼里闪过难以抑制的痛苦和哀求神色,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后才哑声道:“旋转木马,我们去吗?”

Steve就着这个姿势略等了片刻,不动声色地附上他温热的手臂。迫使自己硬下心肠捉住这只手腕,将它轻易的拿开了。

“复仇者们会集结,也会聚拢很多朋友,但这次任务中可能出现任何情况,比如人员伤……”

“Steve,”Bucky开口打断他,声音有些含混,“就该死的停下吧!”
方才那些幸福感终于如潮水般褪去了。他敏捷的闪开一步,挣脱了Steve的手。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但最终没再说出话来,又重新抿住嘴巴,神色防备。

“我们不能回避这个问题,在这次行动中每个人都有危险。”Steve重新伸出手去,就察觉一道银光破空而来,身体先于意识,让他条件反射侧了身出手挡住,以奇快的速度一别,将金属臂推了回去。

Bucky顺势后退半步,全身都拢上气势汹汹的战意,压低嗓音挤出一个他没听过的词,估摸着是句俄语。


“Bucky!”

Bucky看着Steve固执的脸觉得忍无可忍,眼睛里爬上血丝,像是要往外冒火。他攥紧拳头,手背上青筋突突的跳,寻了一个Steve晃神的空隙,长腿如鞭的攻了上去。

Steve心事重重,不欲与他在这里大打出手,只守不攻地避了两下。Bucky却不依不饶的跟上来,攻势又急又猛,他被迫连连接招,腰腹上还是挨了一脚,踉跄着退了几步,后背“砰”地撞在树干上。

Steve心中骤然也起了火,按捺几番没有压住,松了松皱起来的衣领,卡住又向他脸上袭来的拳头,巧劲儿一拧,将Bucky箍在怀里。他锁的极紧,饶是冬兵也没有挣开,他气得喘气,干脆用力向后一倒,两人连体婴似的抱团滚进了绿化带里,毫无章法连滚带爬地打在一起。

两人只顾乱打一气,Steve一个没留神,被手肘打了正着。Bucky今天穿了一件皮夹克,是Sam上周推荐给他的。这件衣服赶着潮流,好看是好看,就是浑身都是金属拉链。这一下Bucky用了七分力道,Steve没躲,着实挨得不轻,被狠狠打在下颌骨上,破了道口子。

弥散在空气中极淡的血腥味让两人彻底停了手。Steve喘着气擦了一把脸,颇为无奈的看了一眼Bucky。他用来扎头发的皮筋儿不知道掉哪儿去了,头发散乱着贴在脸上,盯着那道伤口有些不知所措。

“没事Buck,这下我们俩可真是16岁了。”Steve笑着伸出手去,将他翘起来的头发重新理顺别到耳后,“是我的错。”

Bucky喉头一动,声音有些颤抖,半晌轻轻说了什么。Steve没听真切,只知道又是那句俄语,于是开口问道:“什么?”

Bucky怔了怔,突然意识到对方听不懂俄语,手指在草地上动了几下,凑过去附在他手边,几不可闻地说:“求你了。”

Steve立刻意识到不能再向下说了,他叹息着,轻轻伸手揽住Bucky,把他抱了满怀,鼻尖埋进还僵硬着的脖颈间。他头皮发麻,一时间口干舌燥。这股扑面而来无孔不入的战栗和绝望,像一把火燎到身上,将他的心肝脾肺都焚成了灰烬。

“我发誓,”Steve说着,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我发誓我绝不会轻易地离开你。”

Bucky没答他,但神色略微平缓了些,他偏了偏额头抵住Steve的侧脸,目光落在不远处玻璃上,那儿有一盏路灯的反光点,折射着白晃晃、冰冷的光,刺的他心里发冷。让他万箭穿心的假设,被强压住的恐惧,它们就像几截甩不掉的钢钉,粘着皮肉钉进骨头里,疼得要命。

“抱歉,我不该提这个,”Steve松开手时略叹了口气,“至少不是今天,我想我搞砸了约会。”

Bucky沉默的摇摇头,两人从绿化带里爬起来回到路上慢慢走着,气氛僵灼。傍晚已过,云层将最后一团橙色光线也收拢起来。依山而建的整修项目近在眼前,在肃青的山间突兀的展示着它繁多的色彩和浮夸的建筑线条,像一幅怪诞的水彩画。

万籁都离他们远去,此刻阒寂无声,唯剩下寒风将路灯间的星条旗吹的猎猎作响,徘徊在山间。

前面没路了。

Bucky停住脚步,盯着施工检修的牌子看了一会儿开口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活了下来,你知道吧?”

“我…….”这问题来得猝不及防,Steve一时间没说出话来。

“你知道吗?”Bucky再次问道。

他飞快的敛了心神,一偏头正对上Bucky的目光,心中瞬时转了无数念头和答案,最终还是都按捺住,皱眉道,“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Bucky闻言强笑了一下,神色有些晦暗,呼出一口气才生硬地继续开口,“就......别留下我自己。”

Steve眉心一跳,心里疼了一个激灵,手指都微微蜷曲起来。从他醒来算起的很长一段时间,只要他一闭上眼,都能想起七十年前Bucky失踪那天的情形。他怎么忍心让Bucky也深陷那种噩梦和泥沼?他自己尚不能承受这种剜心之痛,又如何能要求Bucky无坚不摧呢?

他算是明白过来,一时间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又讲不出来,只能紧紧握住Bucky还有些发凉的手。

“你想让我怎么做?”Bucky看着疲惫极了,低头抵住Steve的肩膀沉声问,“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想让我怎么做?”

“活下去,”Steve将嘴唇贴在他耳边喟叹道,“活下去。然后永远记得,我爱你,舍不得你,身陷囹圄也会尽全力活下去。倘若我死了,也要存一息一神凝血塑肉,引魄聚魂,想方设法的活过来。假使我来得晚了,你且再等等看,我总能找到你,不让你满身风霜独自活着。”


Bucky心中郁结消散几分,伸手回抱住Steve崩的坚硬的脊背,不由得红着眼眶嗤笑了一声:“你的体检报告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假。”

“我没骗过你,”Steve哑声说道,“我不骗你。”

Bucky点点头,低声应了句好,缓缓松了口气。

Steve将手臂收的更紧了些,他眼睛一酸,却极轻地笑了。

他从前不想与天地命运争锋,七十年前也好七十年后也好,有人的地方就不太平。虽复生不由己,但只要他还在,就艰难的护着这世界的和平。可战场上谁不是拼着命踏血而来?活便活着,死也就死了。

可现在不同,枯木逢春,又叫他尝到生活中戳了心窝的甜头儿,心生期望。别说此生此世,他只恨不得生生世世都与Bucky活在一处。既然如此,管是什么人鬼蛇神,天地命理,谁拦他他都要搏上一搏。

园区已经被夜色包围,两人说开了话,又重归于好,这才往山下走去。




6、
“不敢相信我们竟然这样出来了。”Bucky轻巧的跃下墙头,看着Steve冷声道。“都怪你一直胡说八道。”

“是你选了一条死路,还走到了尽头。”Steve拍拍身上的土回呛道。

“是谁他妈的突然跟我打架?”Bucky咬牙切齿地握紧金属臂。

是你先打我的,而且你当时一副要哭的表情,我怎么能下山呢?Steve想了想,但不敢说,干脆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都是我的错。”

“见鬼的!”最后那丁点恼怒也烟消云散了,Bucky假装凶狠的撇了撇嘴,飞快的往停车场走去。

Steve笑弯了眼睛,几步追上去捉住他的手。Bucky晃了两下没挣开也就作罢了,两人肩并肩的走在回家路上。

“你的伤,抱歉。”

“这没什么,你知道的。”

“我下次不会这么做了,”Bucky仍然开口说道,“你也别再突然提这些事。”他听着Steve的回应,紧紧回握住那只手,顿了顿道:“我爱你,Steve。”

“我知道。”Steve摩擦着那只手,又举到唇边轻轻吻住。

如果亡者灵魂不死;如果不灭忧恼苦,不断喜念牵;不得平静,不得安宁;不被掏空,也不被引领,那么能不能不入轮回,还他肉体,还他的心,继续回到漫长流离的人生中去?

能,Steve心想,这个世界上连神都出现过了,还有什么不能呢?


评论(45)

热度(588)